起侮辱性绰号,属欺凌!上传被欺凌者受欺凌图像,属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12日,广东省教育厅等13部门联合出台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对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随着全国各地治理校园欺凌的方案不断推出,对欺凌的界定也愈加清晰。

由于少有立等可见的实质性伤害,所以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常常被学校、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忽视,成为防治校园欺凌的盲区。

近年来,一些地方发生了中小学生欺凌事件,让人触目惊心。有的校园欺凌事件中,不仅有打耳光、强脱衣服等暴力行为,还录下视频在网上传播,让被欺凌者深受其害。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学校本该是最安全最阳光的地方,但校园欺凌与暴力事件的发生,不仅让青少年身心健康受到伤害,在网络的发酵下,也容易形成舆论热点,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因此,教育部门高度关注校园欺凌事件,2016年4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在全国开展了为期九个月的专项治理。2017年11月,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旗帜鲜明地表明了积极防治校园欺凌的态度。为促进中小学生欺凌防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2018年定为中小学生欺凌防治落实年。《实施办法》也正是积极落实中小学生欺凌防治的应有之举。

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等广东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校园欺凌的预防、种类、治理等问题做出了明确规定。校园欺凌的治理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校园欺凌现象之普遍,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201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了校园欺凌报告,其中收录了18个国家10万年轻人的数据,显示全球学生中25%的人曾经历过欺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一项针对10个省市中小学生的抽样调查显示,32.5%的人偶尔被欺负,6.1%的人经常被高年级同学欺负。可是,在此之前为什么校园欺凌并没有引起重视呢?一是对校园欺凌的定义不清,很多时候都被认为是同学之间的打打闹闹和开玩笑。就在半年前,网上传出湖北某中学女生遭同学轮流掌掴的视频,当地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回应仍是:同学之间并无矛盾,是开玩笑的行为。有的时候,在学校受到欺凌的同学回到家里,告诉父母自己受欺负了,家长们也会觉得是同学之间的小事情。什么是开玩笑?什么是欺凌?什么是暴力?没有明确的标准,没有统一口径,在处理上会出现很大的偏差,很可能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埋下隐患。二是对校园欺凌的责任主体规定不清。是学校的责任,还是家长的责任?对于有的恶性事件已经构成犯罪的,司法机关如何介入,对未成年人案件应该怎么处理,并没有特别清晰的规定。

与其他省份的相关文件相比,广东对校园欺凌的分类更具现实针对性。该《实施办法》细化了校园欺凌的类别,如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在社交媒体上传被欺凌者的图像等被列为欺凌行为,前者为轻微欺凌行为,后者则被列为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行为。

给人起侮辱性绰号也属欺凌,在社交媒体上传欺凌图像的属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行为!学校在进行批评的同时给予惩戒,严重者可以给予留校察看、勒令退学、开除学籍的处分。11月12日,广东省教育厅官网挂出13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对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广东出台的《实施办法》中,值得关注的两个点,一是从孩子心理的角度明确了校园欺凌的分类。就拿起绰号来说,以前被人叫侮辱性绰号,许多学生只能吃哑巴亏,一些学校和家长也大多认为是学生太调皮,但是,对青少年来说,往往会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所以,现在明确了这样的行为就是欺凌。二是加重了惩戒的分量。学校对于屡教不改或者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中的欺凌者,在进行批评的同时给予惩戒,严重者可以给予留校察看、勒令退学、开除学籍的处分。现代教育理念中过多强调爱与自由,学校和家长对于孩子以批评教育为主,很少惩戒。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并非犯错时不惩戒,不追究责任,让他们明白违法违纪必究,欺凌和暴力害人害己,才能引导他们不参与欺凌,反抗欺凌,让校园欺凌没有滋生的土壤。

惩戒方面,《实施办法》也出重拳,其中规定,学校对于屡教不改或者情节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中的欺凌者,在进行批评的同时给予惩戒,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可以给予留学察看、勒令退学、开除学籍的处分。该办法自2018年12月1日起实施,有效期3年。

在学生时代,不少人都有被同学调侃甚至起侮辱性绰号的经历。正因为其司空见惯,许多人认为,起绰号没有任何身体损伤或痛苦,压根儿算不上校园欺凌。

《实施办法》的出台让校园欺凌防治有据可依,但要加强执行力度,将防治工作落到实处,还需要政府、家庭、社会、学校等各方面长期、细致的工作和共同努力,在适当时候完善相关立法,这样才能减少和消除暴力,让青少年健康成长。(谭敏)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导程方平对记者表示,治理校园欺凌的方案越详细,越有利于治理的成效,详细的界定和分类,能够让学校和家长对欺凌有个清楚的认识,从而进一步管理和教育。

其实不然,相比身体上的暴力欺凌,起侮辱性绰号等精神欺凌的危害同样不容小觑。这类欺凌容易让被欺凌者产生被孤立的感觉,进而造成性格孤僻、敏感,影响其正常的学习与生活。青少年处于三观形成的阶段,精神欺凌会在其稚嫩的心灵中留下深刻烙印,甚至伴随他们终生。

一场治理校园欺凌的全国行动正在进行,除了广东,全国多个省份也都在校园欺凌治理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一份针对北京中小学生校园欺凌情况的调查报告显示,46.2%的学生有被故意冲撞的经历,40.7%的学生有被叫难听绰号的经历。起侮辱性绰号等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不仅危害巨大,而且发生频率高。由于少有立等可见的实质性伤害,所以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常常被学校、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忽视,成为防治校园欺凌的盲区。

贴近现实细化分类:

在过往的校园欺凌防治中,着力点聚焦于殴打、索要财物等显性的暴力伤害行为,而忽略了精神层面隐性的校园欺凌行为。隐性欺凌往往是暴力欺凌的前兆,不彻底消除隐性层面的欺凌行为,校园欺凌就很难被根治。

能否改变社会和学校对欺凌行为的认识

将以往被认为是小事与玩笑的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等定性为校园欺凌行为,不仅能让遭受隐性欺凌的学生理直气壮地伸张权益,也能让学校防治校园欺凌更有针对性,对实施者产生威慑作用,避免隐性欺凌升级为暴力欺凌。

韩薇的女儿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属中学读初中二年级,因为身体肥胖,从小学开始就常常被同学们起侮辱性绰号,韩薇曾多次和班主任反映,却收效甚微。因为很多人觉得就是个玩笑,包括老师也觉得无法避免,但这个绰号对孩子的伤害很大,越大越内向、自卑。

广东省出台的校园欺凌综合治理方案,不仅对欺凌事件按照严重程度进行了准确分类,同时对不同性质的校园欺凌制定了差异化的处理措施。此外,还规定了学校、政府部门治理校园欺凌工作中的责任,以及落实不到位的处罚机制。方案走出了针对校园欺凌精准施策的重要一步,期待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实实,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创造和谐的校园环境。

这种情况让韩薇苦恼,当她看到广东制定的上述《实施方案》,第一时间就转到了班级群里,家长们都觉得政策很好。我觉得尤其是起绰号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明文规定出来,应该能够改善。

韩薇希望,《实施办法》的落地实施,能改变家长和老师对校园欺凌的看法和态度,不是只有打人了才叫校园欺凌,言语上的攻击也是无形的伤害,每个家长和老师都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样才能管理好学生。

除了将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列为欺凌行为,广东的《实施办法》列出的其他欺凌行为也均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并对欺凌行为的严重程度分级。

如将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损坏他人财物,价值较低的等欺凌者恃强凌弱给被欺凌者身体和心理造成轻微痛苦,其行为没有违法的,列为情节轻微的一般欺凌事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