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薇薇是云南玉溪人,从上海交大毕业后,成为了美丽中国支教2011—2013届的一名项目老师,支教地点在临沧市云县大寨中学。当时她只是想着“人生何必太匆忙,要做一件很酷的事”。等到了支教学校,她才知道了事情并不那么简单。首先是观念转变。她原本以为山区学校条件艰苦,孩子们都睁着大眼睛求知欲很强,后来才发现其实学校硬件也不差,有多媒体教室,但孩子们厌学的不少,课堂管理难度不小。其次她发现,除了教授知识,改变孩子们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意义更大,但支教老师能做的有限,“在学校纠正半学期,放个假又照旧”。

图片 1

她介绍,两年支教经历最大的改变其实是自己。“我明白了许多乡村表象背后的原因。”康瑜说,“同时也了解了自己的边界,更看重个人的价值实现和自我感受,内心想做什么越来越清晰、强烈。”不到一年,康瑜和小伙伴们就让诗歌课程走进502所偏远地区中小学,影响了4万多个孩子。她觉得做公益项目最重要的是“打磨产品”,而不是盲目跟风,“拒绝社会热点诱惑相对容易,但坚持初心更难”。

他们的心中有星辰大海,他们的征途也必将是星辰大海!

育人遇到更好的自己

从民族服装上得到灵感,画了两幅变化万千的花,个人风格已经非常浓烈!

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邵庆晓自豪地说,“我曾经问过他们,为什么现实主义流行之时,你们选择了如此付出,每个人回答不同,但共同的目标是‘给更多孩子更好的教育’。”(记者
徐元锋)

他决定送孩子们的画去比赛、去展览。

在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落地大理巍山以前,只有县城两所小学开设英语课程,通过支教老师的补充,2016年增加到9所。为让更多孩子接触英语教育,项目方与巍山县教育局合作培训当地老师,2017年实施小学英语教育“清零计划”。截至目前,巍山开设英语课程的小学达到58所,48名当地老师教英语。如今当地正打算复制“清零计划”,在更多小学开设机器人课程。

春天桃花开了,大家去户外踏青,老师们会教给孩子写桃花的诗词;

“我想和你自由地好着,就像风和风,云和云”。

杨雪芹老师在云南支教的课堂上

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倡导“以学生为中心”“相信可能”和“创新求变”等,这些理念,通过项目老师的努力已在乡村开花结果。

图片 2

不过对现在的支教老师来说,他们的困惑或许会比李薇薇当年少些——项目对支教老师的培训和支持越来越完善。

一如他们的性格,战战兢兢、缺乏自信、不敢表达。

范雪飘是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下设的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一员,现支教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老营中学,她想用自己的长途跋涉,架起留守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桥”。10年来,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先后派出超过1900名怀揣梦想和情怀的青年菁华,到教育资源匮乏的乡村支教,覆盖了5个省区的299所中小学校,影响了超过43万人次的农村孩子。

于是,两年支教生涯结束后,杨雪芹选择通过公益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

正是在磨合与融合中,乡村教育得以拓展

爱国、进步、民主、科学,至今仍是激励着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

除了授课,改变孩子的思维和行为习惯意义更大

图片 3

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能做什么

还有许多孩子的艺术天赋被发现了。

腾冲市界头镇中心校2013年开始和美丽中国支教项目合作,镇中心校校长熊国朝感慨:平静的乡村教育需要支教老师的“鲇鱼效应”。他介绍,支教老师们的青春活力和大胆创新,感染和影响了当地教师,弥补了山区英语、艺术教育的短板,融合当地教育生成新的理念和教法。目前,由美丽中国引进或者建立的图书管理系统在界头项目学校广泛应用,“睡前故事会”四处开花,项目老师创立的舞蹈队和家校共读已由当地老师接手……

在书中,他提出一个概念:自然缺失症儿童。

平静的乡村教育需要支教老师的鲇鱼效应

如果你心中也有一个支教梦

李薇薇坦陈,这些年来工作的一个收获是:做社会“痛点”的行动派。“抱怨社会现实太容易也不高明。”她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能做什么。”一个年轻人到偏远异乡支教,也会增强“面对压力和解决难题的能力”。记者发现,以2017—2018学年项目申请老师为例,八成为应届毕业生,一成有海外留学背景,投简历较多的学校有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南开大学等。入职项目老师中,“90后”占了绝大多数。

图片 4

在项目式学习中,美丽中国的老师们还把科学和艺术课程整合起来。比如带孩子们认识一堵墙:墙是怎么修建的?红砖怎么烧制的?如何装饰墙面?上面有哪些民族风格元素?在民族地区,老师们还带领孩子访问消逝的风俗习惯,认识民族服饰等。不过这些偏重艺术和副科的改变,有时也会引起学校的顾虑。“有些校长会认为这么做偏离了学习主业,外出活动也有风险。”李薇薇说,“但正是在磨合与融合中,乡村教育得以拓展。”

男孩不服气,每天抽一个多小时,花了一周多终于画出一条《怪鱼》,画上的点都是他用圆珠笔一点点点出来的。

一年前结束在保山市昌宁县耈街乡支教的朱博文,为培养孩子的卫生习惯,和一名专业口腔医生发起了“8020护齿计划”。他们录制了刷牙歌和教学视频,为镇中心完小的500名多名学生检查口腔,还联合当地卫生院为学生们做了牙面涂氟和窝沟封闭。半年后,八成学生口腔健康改善明显,如今护齿计划已在多所学校推广。

图片 5

这句青涩的诗,写在康瑜从校园里捡到的一张纸条上。康瑜是美丽中国2015—2017届项目老师,支教地点在云南省保山市昌宁县漭水初级中学。2015年从人民大学毕业的她,放弃了本校和香港大学的研究生资格,用“心思盒”、补课、兴趣社团和骄人的班级成绩等,陪伴了山里孩子们两年。但最用心的,还是“四季诗歌课程”,她想让孩子们通过写诗“发现自己”。支教结束时,孩子们舍不得她,说她是“天上的星星,抱不到”。2017年9月,她毅然停止国外研究生的申请,发起“是光四季诗歌教育”非营利机构,“从星星上跳下来,变成了丛林里的萤火”。

女孩的父亲因为犯罪进了监狱,随后母亲也离家出走了。

在昆明市五华区护国街道一栋写字楼里,记者找到了云南思益爱教育支持中心,它是美丽中国支教项目云南片区的管理机构。2009年,20名支教老师奔赴云南省大理州鹤庆县,美丽中国支教正式开启第一届项目。美丽中国支教项目云南地区执行总监李薇薇,带着一股子沉稳干练,谈吐不凡。“美丽中国的支教模式,契合当今国家发布的教育精准扶贫策略。”她说,“年轻人在贫困地区扎根两年,就是在参与社会建设和治理。”

支教期间,由于教学能力突出,孩子们的成绩节节攀升。

范雪飘说,多年后都会记得2018年的暑假。一个多月里,她从学校出发,走访了芒市、昆明、东莞、广州、上海等12座城市,走进包子铺、火锅店、货运场、模具厂、皮革厂和手工作坊,替自己的学生们看望在外打工的父母。她带着孩子们的家信,和劳动之余的家长们聊孩子和老家,短暂的会面总让人嘘唏又不舍……

云南临沧勐库完小有800多个孩子,只有一个美术老师——曲兵。

活力和创造带来鲇鱼效应

通过开发课程及教师培训,“是光”为全国偏远地区3-8年级的学生提供诗歌课程,帮助大山儿童和留守儿童获得平等的诗歌教育和自由的情感表达。

为了乡村孩子的未来和心中的教育梦想而努力拼搏,他们来自美丽中国支教项目。

成为照亮孩子生命的一束光

在一个月时间里共同阅读一本好书,每周通电话、写信,交流阅读心得,也分享自己的生活——

2018年11月,孩子们的作品被印在普洱茶饼上,在亚洲微电影节展出,现场所有人都赞叹不已!

2018年4月和6月,孩子们的作品两次在杭州展出;

图片 6

让陪伴和善意

“你能画一条很复杂的鱼吗?全世界最独一无二的鱼。很难的,估计你画不出来。”

对这些几乎从未走出过大山的孩子而言,书本另一头的哥哥姐姐,就是照进生命的一束光。

不同于单一学科,“校园里的自然课堂”把语文、数学、艺术、体育、历史、地理等多学科融合在一起,培养的是学生的综合能力。

自然课堂处处是学问

春天正是读书天。5月,美丽中国的陪读项目又要开始了。

刚来到勐库完小,曲老师就发现,孩子们画的画竟然都一样,完全没有儿童应有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一块屏幕、一段网络,连接了成千上万孩子们的激情与梦想。

一位女孩对康瑜说:

杨雪芹是孩子们追梦路上的引路人,更是乡村学校职业素养教育的开拓者。

相比如何教学生学好每一门课程,让学生们明白为什么而学、找到学习的动力更加重要!

一个男孩,是全班最皮的,屁股在凳子上坐不住一分钟就要弹起来。

“致我一生中最好的姐姐:一个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快乐幸福的时刻就好比流水,想留也留不住。姐姐,以后我还能给你写信吗?”

那之后,他一直鼓励孩子们去做生活的留心人,认真观察,画画自然成竹在胸;有了自信,就能自由表达;然后把特点放大、夸张,直至形成自己的风格。

那些城市儿童自然体验营,动辄花费上万,我们大山孩子却触手可及!

一个学年下来,孩子们的自信和创造力一起被激活了!

“哥哥,我们家乡有茶叶,欢迎你来我家玩!”

但是相比在大城市忙碌地工作、为房子焦虑的同龄人,康瑜更容易获得幸福感和成就感。

图片 7

图片 8

有个孩子说:海洋也许是绿色的呢,像大山一样!于是画了一片绿色的汪洋:

图片 9

一百年后的今天,中国也有一群90后,舍弃了大城市的发展前景,前往贫瘠的大山。

图片 10

追随内心,做认定有价值的事,这一种人生,康瑜乐在其中,千金不换!

这些孩子,很多都是从小就缺少关注和陪伴的留守儿童。

在广东潮汕地区支教的徐嘉诚老师,清明时节给孩子们上了一堂“艾草与家乡”自然课。

美丽中国2019-2021届项目老师正在招募中

秋天菊花开了,大家一起赏菊,又会一起学习咏菊的诗句;

图片 11

一个男孩写给陪读导师的破冰信,还画了一幅自己脑补的陪读哥哥的画像~

她本以为,有了支教这段回忆,她的青春已经画上了完美的句点。但是那一年教师节,她忽然收到一个大箱子,里面都是漭水孩子寄给她的诗和信!

“我想考姐姐你上的那所大学!”

带着对孩子们满满当当的思念,康瑜回到城市,开始准备材料,申请留学。

他们可以循着这束光,一步步走向更光亮的世界!

一百年前,中国有一群生于1890年代的“90后”,在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像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给社会带去了新希望,名之“新青年”。

从前上数学课,比例尺是一大难点,现在通过绘制自然笔记,难点变得简单了,连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学生都多了20%……

只要有一份热,就要发一分光,他们坚信:终有一天,这点点微光,会变成满天繁星,点亮大山孩子的璀璨未来!

这应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教育公平!

图片 12

她在自然课堂上的成就感,也会迁移到其他课堂,帮助她变得更自信了!

图片 13

而接受过良好自然教育的孩子,在学习能力、语言能力、行为能力、自信心、想象力、创造力等方面都更有优势。

他最爱画鱼,曲老师有意磨炼他的耐性,就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那之后,这个男孩学习、上课果真变得有耐心了很多。

原来一份真诚的关心和善意,可以带给一个孩子这么大的能量!

2005年,美国记者理查德·洛夫,写了一本引起极大关注的着作《林间最后的小孩》。

她教会5万多大山孩子写诗

姐姐每次给她写信打电话,都会无微不至地关心她的生活,叮嘱她要按时吃饭、天冷了要注意添衣保暖,也肯定她让她自信,鼓励她要开心、要勇敢……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在项目结束后都依然保持着联系。

1919年,鲁迅先生在《新青年》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写道:

2012年,杨雪芹从南开大学毕业后,参加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成了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朝山中学的一名支教老师。

一提起“城乡教育的差距”,很多人就会直观觉得城市教育比乡村教育好。

2017年夏天,康瑜结束了在美丽中国的两年支教,离开了云南漭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