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理科生,我本以为自己不会与文学历史有什么交集,但是上了一学期的人文社科经典导引课之后,我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并且开始思考一些曾经想都不会想的问题。”武汉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大一学生郑中天说:“这种感觉很棒,我身边的理工科同学也都非常喜欢这门课。”

通讯员:许湛一

本网编者按:2018年10月17日,《中华读书报》以整版篇幅介绍武大通识教育新理念及新实践。版面总标题为“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大改革:两大《导引》课程,能推进中国通识教育纵深发展吗?”。共包括三篇文章:《通识课的意义:文化“成”人》(文学院教授李建中)、《解密两大<导引>教学法》(武汉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熊淦校友)、《通识教育改革:目标与教学实现》(赣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学生家长吴中胜)。

自2018年秋季学期开始,武汉大学面向全校本科新生开设两门基础通识课程——《人文社科经典导引》《自然科学经典导引》。两大导引课程精选了古今中外22部伟大著作,并采用“大班授课、小班研讨”的教学模式,形成了良性的“师生交互主体”,大大激发了学生的积极性与创造性。

2018年9月,武汉大学开全国高校之先,在全体新生中开设两大经典导引课,推行“大班授课、小班研讨”教学方式,标志着武汉大学通识教育进入新的3.0阶段。伴随着这一学期的结束,也为通识教育3.0的第一学期运行画上了圆满句号。

《中华读书报》是光明日报报业集团与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主办的中央级专业报纸。核心读者群为全国出版界人士,文化界、学术界的专家学者,以及广大读书人群。

“以‘成人’教育统领‘成才’教育,这是武汉大学始终坚持的通识教育办学理念。两大导引标志着武汉大学通识教育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武汉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文学院教授李建中表示:“通识教育应打破专业学习的藩篱,致力于打开学生视野,激发学生兴趣,培养学生博雅品味,养成学生君子人格,并为接下来的学习打下良好基础。”

2018年7月,随着录取通知书一同被寄到武汉大学2018级新生手中的,是两本厚厚的新课本——《人文社科经典导引》与《自然科学经典导引》,那时他们还并不知道,这是武大为他们精心准备的一份“精神大餐”。如今,陪伴了他们一学期的两大经典导引课成为他们大学“绘本”里极有意义的“第一笔”。

以下为版面图及内容:

据统计,第一学期的两大导引课共计有48个教学大班、152个人文社科研讨小班与142个自然科学研讨小班,覆盖了全体大一新生。讲授两大导引课的教师有100多位,其中不乏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351人才计划”各个层次的专家、多次获得教学成果奖的中青年教师,此外还有88名教师与200余位研究生助教参与到小班研讨的策划与主持当中。(丁雅诵
许湛一)

这是武汉大学建校125年来首次开设全校共同的通识必修课,也是整个湖北省乃至全国领先的“通识教育改革”风向标。从通识教育1.0到2.0,再到如今的3.0,武大通识教育一步步打破专业学习的藩篱,始终致力于打开学生视野,激发学生兴趣,培养学生博雅品味,养成学生君子人格,并为接下来三年的一般通识课程及专业课程的学习打下良好基础。

皇家88平台 1

2017年8月,在第三届大学通识教育联盟年会上,副校长周叶中教授介绍,“以‘成人’教育统领‘成才’教育,这是武大始终坚持的通识教育办学理念。”他认为,只有同时重视“人”的教育和“才”的教育,才能构成完整的“人才”概念,而通识教育则综合了对“人”的价值观的塑造、知识的培育、思维方式的拓展与学习能力的提升。

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大改革:

2018年7月,在“全球通识教育与亚洲文本”研讨会上,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武汉大学通识教育中心主任、文学院教授李建中在开幕式报告中说:“两大《导引》便是‘武大读本’,它们体现的是武汉大学通识教育理念的核心关键词:‘人’——何为人,成为何人,如何成人,这是每位学生在专业教育之外需要解答的问题。”

两大《导引》课程,能推进中国通识教育纵深发展吗?

而这次精选了古今中外22部伟大著作的两大《导引》课程正是针对大一新生的以“成人”为核心主题的“启蒙教育”。同时,两大《导引》课采用的“大班授课、小班研讨”的教学模式也形成了良性的“师生交互主体”,成功激发了学生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提高了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在“全球通识教育研讨会”上,大会主席、ACTC执行主席凯瑟琳·柏克(Kathleen
Burk)教授就指出,武汉大学的两大《导引》在核心文本的遴选、核心观念的提炼以及核心方法(师生交互主体)的尝试等方面,皆具有典范意义和推广价值。

编者按:已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在 2018
年做出具有历史意义的教学改革:首次设置通识教育必修课(以往都是选修)。经过两年多时间的酝酿与准备,2018年9月,武汉大学举全校之力,正式面向全校本科新生开设两门基础通识课程——《人文社科经典导引》和《自然科学经典导引》。建设高品质的经典通识课程,这标志着武汉大学通识教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也必将对国内外大学通识教育产生深远的影响。

据统计,本学期的两大《导引》课有共计48个教学大班、152个人文社科研讨小班与142个自然科学研讨小班,覆盖了全体大一新生7299名,其中《人文社科经典导引》课共有3639名学生、《自然科学经典导引》课共有3660名学生。

两大《导引》课程集全校优秀师资力量组建教学团队,旨在对新生进行高质量“启蒙”性质的通识教育,设有详细教学法和评价体系;武汉大学这次“全方位推进”的通识教学,在师资和经费上有充分保障。两大《导引》课程从“经典阅读”与“跨学科学习”两个层面,紧密围绕“何为‘人’?如何成‘人
’?成为何‘人’?”三个问题,精选古今中外22部伟大著作的经典内容编制阅读教材。其中,《自然导引10部,包括《几何原本》、《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等;《人文导引》12
部,中西各6部,中国的6部既融通儒道释又打通文史哲,西方的6部则囊括史学、哲学,美学、经济学、法学、政治学共六大领域。两大《导引》在解读和阐释元典之时有自己独特的思想与方法,就思想而言,所精选的元典均围绕一个元关键词“人”,即“何为人”“成为何人”和“如何成人”。

为这两大《导引》课集结起来的教师团队成员有一百余位,其中包括25名人文科学主讲老师与24名自然科学主讲老师,且有88名教师与200余位研究生助教参与到小班研讨的策划与主持。课程教学团队中,不乏国家“万人计划”教学名师,“351人才计划”的专家,多次获得教学成果奖、业绩奖或竞赛奖的中青年教师。在繁重的本职工作之外,经过整整一个学期的多轮集体备课,互相切磋交流,老师们与学生共同见证了武大通识教育发展的历史性时刻。

四十年来,武汉大学在教学改革方面多次领全国高校风气之先。此次的通识教育大改革,或也将产生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推动中国高校的通识教育向纵深处发展。

在结束了一个学期《人文社科经典导引》的教学后,历史学院教授潘迎春老师感慨:“于珞珈山下含英咀华,正是这样的愿景与共识促使我们团队的全体教师自愿加盟,承担了这个远超自己专业知识背景的教学重任。”

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在2018年作出具有历史意义的教学改革,首次设置通识教育必修课(以往都是选修)——

皇家88平台,回首相伴一个学期的导引课,经济与管理学院张依然同学说:“现在的我,虽然没有摆脱自己高中文科生的身份,但是对于以前认为枯燥的自然科学,没有了那种害怕的抵触感,慢慢地,我也开始愿意并且乐意去了解当中的奥妙,拓展自己的视野。”

通识课的意义:文化“成”人

文学院2018级的吴潜之坦言:“作为文学院新生,《人文社科经典导引》中的社会科学板块在很大程度上拓宽了我的视野,真的非常感谢学校的这份‘大礼’!”

李建中(武汉大学教授)

作为理科生,来自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的郑中天表示:“学习了人文社科经典导引课,感觉自己与曾经可能不会去涉足的人文社科领域的先哲思想更近了,并且开始深入思考一些以前不会想的问题。真的很喜欢这门课!”

大数据显示,《全唐诗》近五万首,“人”字出现近四万次:频率最高。《礼记·大学》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三“在”所指皆为“人”。武汉大学的本科教学文化,核心理念是以成“人”教育统领成“才”教育。立德树人,是大学第一要义;人,是大学教育第一关键词。这一点,正是我们精心编撰《人文社科经典导引》和《自然科学经典导引》并将这两门通识教育必修课前置于“大一”的根本原因。

2019年的大门已然敞开,武汉大学通识教育改革的进程依旧脚步不止、前行不息,每一次新的尝试都是向“成人成才”的跃进,每一次新的突破都是朝“博雅通识”的进发。

大一:立人之良辰

(编辑:陈丽霞)

辰者,晨也。十二地支的“辰”指早晨七点至九点。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人生之“晨”是青少年时代,大学生之“晨”就是大一。因此,对于以“人”为关键词的大学通识教育而言,大一是最好的时机。我在《人文社科经典导引》的序言中提出“牌坊困惑”的概念。武大新生入学时经过武大牌坊,抬头仰望牌坊正面“国立武汉大学”六个大字,内心充满自豪;随即发现牌坊背面还有六个大字“文法理工农医”,不禁会想,我所学的专业属于哪个字?我的专业将教给我什么?我的专业有何用处?“牌坊困惑”的实质是对人生的终极追问:我是谁?我从何处来?我到何处去?

第一个追问指向的是对自我和人生的定位,第二个追问指向的是对中学生活的重新认识和评价。第三个追问最为重要,它是大一新生对未来四年乃至七年甚至十年大学生活的困惑。往远一点说,就是对未来人生道路的迷茫,然而大学专业教育并不能也不会提供解答。这就需要通识教育,通过以“人”为关键词的两大《导引》的学习,让大一同学认知到自己生活的变化,努力完成从中学生到大学生的转变:从学做题到学做人,从读教材到读经典,从被动学习到主动学习,从人生被规划到我的人生我做主……

已有三十多年历史的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在2018年作出两项重大改革:一是首次设置通识教育必修课(以往都是选修),二是将两门必修课(即两大《导引》)放在大一甚至是“前大一”:两大《导引》教材随入学通知书发放到新生手中,要求新生暑假预习。武汉大学七千多名“00”后,见证并参与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教学改革。两大《导引》大班授课,两声(掌声和笑声)不断;小班研讨,新见迭出。《导引》课的下课时间是晚上八点零五分,同学们课后围着教师提问直到九点多钟,足见兴趣之高、问题意识之强。武大通识教育中心每月举办一次通识教育大讲堂,邀请海内外知名专家传播通识理念。前几期来听讲座的同学并不多,但本学期的两次,九点钟开讲,八点钟会场就坐满了,来得稍晚的同学只能站着。通识教育大讲堂从“虚位以待”到座无虚席甚至“人满为患”,充分说明大一新生对通识教育已经有了较高的认可甚至是渴望,也说明武汉大学前置两大《导引》是真正抓住了“立人之良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