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名为《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昨天回复北京青年报记者,网文中提到的“一骑(qí)红尘妃子笑”“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等汉字读音并没有改动过。

(原标题:这些字的读音被改后,我们如何读那些年学过的古诗?)

网友自嘲“上了个假学”

听说一些早已熟悉的读音被更改,不少网友炸开了锅,有人惊呼“上了个假学”。不过,“部分字词读音更改”已是旧闻,早在2016年《<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征求意见稿》发布时就曾引发热议。

18日,一篇题为《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热传,文中提到,“由于读错的人较多,‘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一骑(qí)红尘妃子笑’等古诗文中的读音已经更改”。有网友表示,古诗文读音都是押韵的,如此更改之后,古诗文失去了原先的韵脚。

《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2019年2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引起热议的大部分内容来自该征求意见稿,但该文件至今尚未正式发布,今后正式发布的内容应该不完全一样。

昨天下午,《现代汉语词典》《新华字典》编纂和修订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刘丹青回复北青报记者称,该网文中提到的“一骑(qí)红尘妃子笑”“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等汉字读音并没有改动过,其中“一骑(qí)红尘妃子笑”中的“骑(qí)”在旧版和新版《审音表》中都读作qí,而不是jì”,而关于“鬓毛衰”,“衰”一直有(cuī)的读音,是古代的两个专门意思,《现代汉语词典》目前仍保留这个读音。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教授王晖2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有些引起议论的读音早已体现在词典和教材中,比如一骑红尘妃子笑;乡音无改鬓毛衰。

是否有汉字读音作出修改

如果这些读音确定更改,我们该怎么读哪些年学过的古诗?

那么是否有汉字读音作出修改呢?刘丹青介绍,此前审音主要以北京语音系统为审音依据,而新的审音原则在充分考虑北京语言发展趋势的同时,也适当参考在官话及其他方言区中的通行程度。“粳”字在北京话中原有文白异读,文读音gēng,白读音jīng,根据北京话的语音发展趋势,“粳”的白读音日趋消亡,而文读音与全国其他方言的对应性更强,更方便普通话学习,因此修订中将“粳”字统读音从白读音修订为文读音。

2016年《<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征求意见稿》发布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的孟蓬生专门在光明日报发文讨论了这一话题。

此外网文中还提到,原本读作“说(shuì)客”和“说(shuì)服”的两个词中的“说”改为了“shuō”。

孟蓬生在文章中首先明确,《审音表》作为国家规范适用于一切场合,自然也适用于古诗文;一些人口中的所谓“古音”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古音”,即使是真正的“古音”,对于现代人也并不具有约束力;面向中小学生的工具书和教科书原则上不应该标注真正的“古音”和所谓的“古音”;在一些特殊场合,如古诗文吟诵活动和其他文艺形式中使用一些“古音”,如同京剧艺术中的“上口字”一样,应该得到尊重和宽容。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说客”中“说”读作“(shuō)”,而在最新的《审音表》修订意见稿中,这一词被改为“说(shuì)客”。而“说服”实则一直读作“说(shuō)服”,并无“说(shuì)服”的读音。

根据受争议读音产生原因的不同,孟蓬生随后分四种情况进行了讨论。

古诗文读音应得到尊重

第一类前人称为“叶韵”,指诗歌和韵文中为了押韵和上口临时改读的字音。孟蓬生认为,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来看,明清以来许多学者已经对“叶韵”说进行过批判,现代人不能重蹈覆辙,因此面向中小学生的工具书或教材绝对不应该标注此类读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