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我国将完成全国范围内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然而,当前关于红线如何划定及落地的争议声依旧不断。■本报见习记者
王珊
在众多专家学者看来,继18亿亩耕地红线后,生态保护红线或将成为我国第二条被提升为国策的红线。事实上,这样的推测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刚刚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设生态文明,要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并明确指出要划定生态保护红线,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至此,生态保护红线首次出现在党中央的文件中。近日,环保部生态红线划分专家组组长高吉喜表示,2014年将完成全国范围内的红线保护区划定工作。划红线就是设定底线,生态保护用地不能再缩小了,如果再开发就会危及种群安全。试点顺利生态空间格局的安全需要红线来调控。环境生态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金鉴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生态红线的划定意义重大。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研究所副所长李俊生也表示,红线的划定对我国生物资源的保护以及生态功能的维护具有重要作用。高吉喜向《中国科学报》记者透露,长期的经济发展使我国的生态保护用地不断缩小,有些甚至已经被蚕食。尽管这几年生态保护整体上有所好转,但生态压力仍在增大。去年9月,环保部表示,将在研究和试点工作的基础上,在全国开展生态红线划定工作。随后,江西、内蒙古、广西、湖北被列为试点区域。高吉喜介绍说,目前试点工作进展顺利,上述4省区初步划定的红线区面积均占辖区国土面积的20%以上。下一步的任务是和地方对接,促使红线落地。不过,对于落地的实际效果,高吉喜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因为这既需要和当地协调红线保护的具体面积,又要考虑整个红线区的完整性。明年环保部将完成省级层面的划线工作,这个层面相对比较容易,但红线落地到市县级层面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路线之争生态红线的划定在于保证生态产品和服务的持续供给,因此重要的水源涵养区、土壤修复区以及洪水调控区等都要纳入红线范围。在这一点上,专家组成员的认识基本一致。然而,关于红线怎么划、划多大范围、线划在哪儿,目前还在讨论中。有专家用讨价还价来形容意见分歧之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组成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各个省和地方的情况不同,都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专家组成员内部也存在分歧。其中,最重要的争论在于,究竟是自上而下划,还是自下而上划?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欧阳志云认为,如果从县级单位划起,再到市和省,落地可能相对容易。但从下往上划,地方政府的决心大小会成为影响落地的重要因素。而这正是学者们心存疑虑的地方。此外,生态红线划定还涉及到不同的部门。在环保部之前,国家林业局已启动了生态红线保护行动,国家海洋局近年来也在推行红线制度。因此,生态红线划出来后,就面临着和其他部门争土地的问题。如何与其他的红线和谐共处,专家们也是看法不一。起初我们曾建议,让国土部门划出生态用地。欧阳志云说,在生态用地的基础上划红线,可以说是顺理成章。不过,对此,高吉喜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其他部门的红线仅是在既有规定和措施的基础上,借用红线刚性约束概念,以强调其严肃性,与环保部划定的红线不是同一个概念。相关红线未来都应包括在生态红线内。步步推进尽管争论不断,专家们仍一致认为,与后面的具体实施和管理相比,划线仅是在走第一步。落地是划红线的关键,也是最大的难题。金鉴明强调,落地就是要将红线落实到生态文明的制度建设上,这需要法律的保障。此外,相应的配套管理措施如果跟不上,红线很可能成为一纸空谈。补偿和管理的措施一定要跟上。欧阳志云建议,生态补偿要和红线面积挂钩,多划多补,少划少补。李俊生也多次强调,各个部门的参与协商以及共同研究是红线划定和落地的重要保障。鉴于我国的地域类型比较复杂,很多学者也在担心如果红线推进速度太快,就无法实现真正落地。曾有专家组成员表示,红线的划分与其追求速度,不如保证质量,铺开划线在时间上过于仓促。对此,金鉴明认为,生态红线的划分、推进切忌一刀切,红线落地要步步推进,试点先行。各地要在借鉴和结合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有序跟进。《中国科学报》
(2013-11-28 第1版 要闻)

金鉴明■本报见习记者
王珊
不久前,环保部发布《国家生态保护红线生态功能基线划定技术指南》,成为我国首个生态保护红线划定的纲领性技术指导文件。它标志着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进入整体推进阶段。环境生态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金鉴明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态红线的划定意义重大,对我国区域生态安全与经济社会发展以及生物资源保护和生态功能维护具有重要作用。生态空间格局的安全和生态系统功能的维护需要红线来调控。在金鉴明看来,我国生态红线的划定现在还面临着很多问题。我国国土辽阔、地域结构复杂,虽然现在生态红线划定的原则已经确定,但生态红线实施的手段以及路线图尚待明确。他认为,生态红线的划定不能一蹴而就,不同市县的路线图不应完全一样,南北地域上的路线图也不能一样,要因地制宜做好红线的划定工作。当务之急则是做好试点工作,一步步推进生态红线的划定。两年前,环保部曾表示将在研究和试点工作的基础上,在全国开展生态红线划定工作。随后,江西、内蒙古、广西、湖北被列为试点区域。据了解,目前试点工作进展顺利,上述4省区初步划定的红线区面积均占辖区国土面积的20%以上。但是,目前试点工作还没到归纳总结经验的阶段,都还是单独的试点。金鉴明说。不过,去年江苏省红线划定的成功实践,让金鉴明对生态红线的推进抱有很大期望。去年6月,江苏省审议并原则通过了《江苏省生态红线区域保护规划》。规划明确提出了生态红线区域保护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总体目标,明确了区域划分和分级分类管控措施,以确保红线区面积占国土面积的比例达到22%。江苏的土地非常珍贵,可谓寸土寸金。他们下决心把22%的国土面积保护起来,禁止开发,这个举措相当宏伟。我们把它作为全国省级单位的第一个创举。金鉴明说,目前江苏的经验值得在全国推广。生态红线划定的下一步任务是和地方对接,促使红线落地。金鉴明表示,这正是红线划定面临的最大难题。难度在于当地政府对红线问题的认识和决心不足。他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地方政府的认识提高些、决心大些、投资多些、抓得紧些,生态红线的划定就会快些。现在各个地方的推进速度参差不齐。对于红线的落地效果,金鉴明有着自己的担忧:怎样才能既协调好红线区的完整性,又能兼顾地方经济的发展是一大难题。为此,他认为必须从制度上保障生态红线划定工作的顺利实施,路线图如何划、划完如何遵守,都需要法律的进一步保障。金鉴明同时强调,生态红线的划分、推进切忌一刀切,红线落地要步步推进、试点先行,首创或者率先省市带领后进,各地要在借鉴已有经验和结合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有序跟进。《中国科学报》
(2014-03-19 第1版 要闻)

生态保护红线是生态环境安全的底线。红线是实线,关键在执行。生态红线到底该怎么划?怎么打破部门间利益藩篱?红线区域如何管理?在6月10日由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等单位组织举办的“生态保护红线与生态安全论坛”上,与会专家从生态保护红线的内涵、意义、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讨论。

1 生态保护红线到底该怎么划?

应根据需要适度扩展生态保护红线区域划定范围

生态红线制度是近年来我国生态保护领域的最重要制度之一,但对其概念和内涵尚未形成一致看法。

多数学者认为,生态红线是指为维护国家和区域生态安全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提升生态功能、保障生态产品与服务持续供给方面必须严格保护的最小空间范围,
是落实 “划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开发管制界限,落实用途管制” 的基础。

也有专家认为:生态红线包括区域地理上的红线、环境质量红线、资源消耗上线和污染物排放量最低限等。还有专家认为生态红线就是重点生态功能区的范畴。这些概念既涉及空间范围边界线,也涉及管理控制线。

那么,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是在原有保护框架基础上,仅仅是多框上一条红线,还是需要统筹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水源涵养保护功能等问题,以维护区域生态安全格局为目标重新划定呢?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认为,为保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应根据需要适度扩展生态保护红线区域划定范围。目前我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应该覆盖全国,建议将国土面积35%的区域纳入国家生态保护红线区。

在采访中,中国环境报记者了解到,由于缺乏不同制度、不同部门和区域之间的协调机制,导致生态红线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尚存在诸多需要协调的地方。比如,生态红线制度如何与现有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重点生态区等生态保护制度相协调。

皇家88平台注册,目前,国土、林业、海洋、环保部门都承担着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定工作,但缺乏统一的协调机制,职责边界不清。山东省海洋与渔业厅环境保护处副处长崔洪国在向记者介绍山东省建立渤海海洋生态红线制度的情况时,一度发出这样的感慨:“由于缺乏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工作足足进行近4个月,红线划定工作才最终落地。”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研究所副所长李俊生说:“各自为政的局面将导致后期多头监管等问题。同时,缺乏有效的生态补偿机制,势必影响生态红线制度的效果和区域间的协调发展。”

生态红线作为我国环境保护的制度创新,虽然已成为国家政策,但尚未进入法律层面。为保证生态红线的合理划定、维护,需要建立健全生态红线的法律保障制度体系。

专家呼吁,国家应根据新《环境保护法》,在制定面向全国的《生态保护红线管理办法》的基础上,推进《生态保护红线条例》的制定,明确生态保护红线的定义与内涵、划定方法、管理体制等,确定生态保护红线的法定地位。

2 怎么打破部门间利益藩篱?

对生态保护红线统筹规划、分类管理,并不断调整完善界定和管理办法

目前,我国生态环境的管理仍是按照环境要素进行划分的,生态环境的保护涉及环保、国土、水利、农业、林业、海洋等生态系统管理部门、经济社会发展部门等多个部门。这种分部门、分区域的管理模式使得生态红线缺乏统一的管护标准和制度,也增加了生态红线制度实施的难度。

划定生态红线,必须有配套的制度体系,建立完善的约束和激励机制,充分发挥地方生态保护的积极性,生态保护红线才能真正“落地”。

正如欧阳志云所言:“生态红线不能盲目划定,应该考虑多部门联合。由于缺乏系统的生态保护红线界定方法,需要对生态保护红线统筹规划、分类管理,并不断调整和完善界定和管理办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