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令人忧虑的是,那些被权力和金钱送进校园的孩子,还能不能感受到真理与正义的力量。

美国常春藤名校的招生  自我矛盾地存在了上百年  650万美元天价贿赂、名校斯坦福大学、步长制药中国“神医”,揭开美国招生舞弊案的冰山一角。  斯坦福大学行动迅速,将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女儿赵雨思开除,步长制药董事长“投资失败”。  花了迄今为止美国大学招生舞弊案中最大的一笔钱,依然要铤而走险。那么,不贿赂650万美元,该怎么上斯坦福等名校呢?  扑街的走侧门  合法的走后门  斯坦福大学是美国最难考的名校之一。2018年在美国申请斯坦福的学生中,只有4.3%的学生被录取,录取率比哈佛还要低。  难度极高,中介依然敢拍胸脯保证百发百中,因为中介设计了一道闻所未闻的“侧门”。  舞弊案嫌犯辛格称,“正门是让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进入大学,后门则是需要花一大笔钱的学校募捐系统。我所设计的这道侧门向家长保证能够入学,这对他们非常有吸引力。”  可见,美国社会也讲究人情,在不犯法的前提下,走走无伤大雅的后门。但踩底线去行贿受贿走侧门,就是另一回事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多起入学舞弊案中,家长行贿的金额一般介于25万到40万美元之间,650万美元大大超出了行情价,而且只有零头的50万是用来收买教练的,中介拿走了600万。  也就是说,走侧门学校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斯坦福也是招生舞弊案的“受害者”。  “同样是不太合格的学生进了大学,捐款从后门进到了学校的户头,行贿是通过侧门把赃款放进私人口袋。这就是黑幕(幕后交易)和弊案(行贿受贿)的区别。”旅美教育学家、迈阿密大学教授黄全愈解释道。  随着美国名校录取的后门和这次舞弊案的侧门为更多国内公众知晓,美国大学的招生录取方式也遭到广泛质疑,“但要让美国私立名校取消这种招录方式,却不太可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  “至于舞弊案,那多半发生在特招生范围,本来就有很多灰色地带和空子可钻。人性如此,并不说明美国高校招生制度整体有很大毛病。”美国德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程映虹指出。  可见,通过合法的走后门在美国名校入学,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劫富济贫  嫌贫爱富  名校要保证高质量的教育,兜里首先得很有钱。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统计,最好的私立大学的学费为5万到6万美元不等。2018—2019学年,哈佛大学是50420美元,普林斯顿大学是47140美元,哥伦比亚大学是59430美元。  学杂费和生活费加一起,高到相当于一个收入不算低的中产阶级的税后年工资。  有些经济状况捉襟见肘的高材生,负担不起名校的费用,转而去上好一点的公立大学,尤其是本州的州立大学,享受本州居民优惠,学费一般只有几千到一万多美元。  仅仅因为学费,就让高材生流失,对名校来说无疑是无法弥补的损失。名校要保证高质量的教育,就得遍揽英才,兜里有钱,还得舍得花钱。  2018—2019学年,哈佛大学有70%的学生获得各种资助,其中20%因家庭年收入低于6.5万美元,直接免费入学。  2019年哈佛招1990名新生,光是资助这20%的贫困生就是2000多万美元,4年下来是8000多万美元,再加上50%的新生4年中获得的各种资助,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即使是美国公立大学,政府投入也只有30%左右。名校要保证高质量的教育,花了大价钱,还得会找钱。  捐赠是主要的经费来源之一。在耶鲁、哈佛、斯坦福等大学中,捐赠超过了学费总额。  名校校友的捐赠率一般为30%至40%,哈佛大学为48%,普林斯顿大学高达68%。《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统计,截至2017年,哈佛大学收到了近380亿美元的捐款。  拿了校友的钱,对校友的子女自然要照顾照顾,这种录取方式被称作Legacy。《华尔街日报》记者丹尼尔·戈登揭露称,接近三分之一的哈佛大学校友子女都被哈佛大学录取。  哈佛大学2014年Legacy录取率是40%,2018是33%。而哈佛大学2019年的录取率仅为5.3%,Legacy的录取率是哈佛平均录取率的6到8倍。《哈佛深红》一项针对2015年入学新生的调查则显示,校友子女占据了录取学生总数的16%。  囊括精英  欢迎陪练  除了Legacy学生,美国名校偏爱体育特招生,还会照顾享受平权措施的少数民族学生等等。  美国为什么偏爱体育特招生呢?美国8所藤校全在东北部,1870年后东北部各校开展橄榄球和各种运动竞赛,1956年8所名校正式结成“常春藤联盟”,常春藤是从体育而来的,而非学术。  如果你看过《阿甘正传》,会发现阿甘这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年轻人,也是能上大学的。  2016年里约奥运会,美国派出了555名运动员,其中417位为全国大学体育协会成员,约75%的奥运健儿其实都是大学生。  美国名校对弱势群体也非常照顾,各大名校大约有25%的录取名额是刻意维持的,对象多半是弱势群体考生,占用的是很多高分学生的机会。  如果你是家庭中的第一代大学生,那么恭喜你,平均下来每个名校都有10%以上录取的是家庭中的第一代大学生,而且享受资助的比例也不低。  而被认为是少数和弱势的非裔和其他族群录取的比例,也尽量向他们在人口中的比例看齐,看一下名校学生的集体照就知道了。  《大学招生交易的秘密》的作者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女孩负责学校的废物回收,申请大学时请墨西哥老清洁工写推荐信。虽然满篇语法不通,但推荐信感动了每一个招办人员,在分数达不到要求的情况下,女学生同时被三所藤校录取了。  除去Legacy学生、体育特招生、享受平权措施的少数民族学生等等,美国名校剩下的正常招收名额已不多,这些是真正出类拔萃的学生。  “用一块巨石雕一勇士,没有脚下的碎石,勇士怎么凸显?我们也可以把Legacy学生、体育特招生、平权措施受益生等,看作一支运动队必不可少的陪练和板凳队员。”旅美教育学家、迈阿密大学教授黄全愈打比方道。  既有扑街的走侧门,也有合法的走后门;既劫富济贫,也嫌贫爱富;既想囊括精英,也欢迎板凳队员。美国常春藤名校的招生,就这么自我矛盾地存在了上百年。

大学管理人员的自律自省、招生程序的修整完善、有效的监督与纠错机制,这条底线能不能守住?

电视剧已播到主人公成家立业,太平洋彼岸的一条新闻又把进度条拖拽到和大学有关的部分。

在中国,从科举制诞生伊始,教育就是防止阶层彻底固化的底线。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之后,从前“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门槛消失了,更多人相信,性别或社会经济背景的差异不会阻碍“学而优则向上”。

这被视为美国高等教育领域涉及面最广的欺诈丑闻之一,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8所名校卷入其中。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表示,“不能专门为富人设立一套单独的大学招生制度”。

涉案的家长有好莱坞影星、著名律师、金融家,其中5位毕业于哈佛大学。“有钱人靠花钱进名校,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在美国,这种事情一直都存在。”一名哈佛学生说。哈佛法学院教授德修维茨也直言“丑闻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还只是‘冰山一角’”,没有涉及给学校捐楼、捐上亿美元的人。

中介公司老板辛格告诉这些父母,在入学考试中作弊、把孩子包装成体育特长生等方式是进入学校的一扇“侧门”。如果你的孩子足够有能力,可以从“正门”进入学校,但“侧门”也可以用真金白银敲开。

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除了学校内部程序调查,美国司法机构也介入高校招生丑闻,涉案的斯坦福大学帆船教练被辞退,校长和教务长在学校官网上作出回应:“震惊”“骇人听闻”,“这个案例所报道的行为完全违背了斯坦福的价值观,违背了这所学校坚守的准则。”每位和斯坦福相关的学生、教职工都收到了一封邮件,详述调查的过程和结果。

今年2月,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张军等4位教师,在该学院2018年研究生复试结束后,篡改了8位考生的考试成绩,5人调高成绩后被录取。后学校声明,4位教师停职接受审查。

“美国人民认为精英阶层破坏了教育系统,侵占了他们的利益,这种看法并不完全错误。”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表示,他仍对这起事件表示“震惊”。

不用非得为学校捐楼,富裕家庭支付几万到几十万美元,也有可能获得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或许正是长期对高等教育中“特权”的默许,大学才出现越来越多的“侧门”。

通过投资教育向上流动的文化模型跨越国界存在着,而招生程序寄托着年轻人和家长们对公平和正义的期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