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程唯珈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5/28 9:46:50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钱易

钱易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是人类生存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实现水资源和水环境可持续发展,是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建设美丽中国的题中应有之义和必然要求。

编者按

我国地域辽阔,但水资源的自然状况并不尽如人意。首先是我国人均水资源拥有量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4左右。其次是水资源分布很不平衡,约有5.5亿人口生活在水资源极度匮乏的地区,不少城市面临缺水甚至严重缺水的困境。黄河、淮河、海河三个流域的耕地面积占全国的39.4%,人口占全国的34.7%,但水资源只占全国的7.7%。当下,我国面临的水问题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水太多,洪涝灾害多;水太少,北方一些省市区严重缺水,农业生产常常遭受旱灾;水太脏,水污染严重。其中,水环境污染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水危机,其恶果是水体功能大大下降,甚至影响饮用水和食品安全,危及人体健康。面对严峻形势,实现水资源和水环境可持续发展已成为推动绿色发展的当务之急。当前,水资源和水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是:保障水资源供给和饮用水安全,保护水环境清洁和良好生态系统,促进经济健康发展和人民幸福安康。实现这一目标,应实行以下四大策略。

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曾在技术上独步天下,却又因固步自封,在科学发展上落后于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以院士群体为代表的广大科技工作者拼搏奉献、不懈追赶,中国终于有机会重回科技创新的第一阵营。

控制需求,节水优先。节约用水是水资源和水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策略,不但可以大大缓解水资源短缺问题,而且可以减少污水、废水排放量,减轻水污染。在生活用水、工业用水和农业灌溉用水等主要用水领域,节约用水潜力亟待深入挖掘。例如,我国钢铁行业2000年平均生产每吨钢所消耗的水量是25立方米,到2014年下降到4立方米。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成绩,但还有潜力可挖。再如,在生活用水领域,如果人人都了解我国面临的严重水危机,都认同节水光荣、浪费可耻,再加上开发使用节水设备,降低输水管道和用水设备的漏水率,节水的效果将十分显著。农业灌溉用水占我国总用水量的一半多,灌溉用水效率有很大提高余地。

自诞生之日起,为实现我国现代化而奋斗,就成为中国工程院的天命。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暨中国工程院建院25周年之际,《中国科学报》开设不负天命
共谋未来栏目,讲述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精忠报国、敢为人先的科研故事,以一个个创新突破的足迹,描绘出一幅向世界科技强国进军的时代画卷。

源头削减,治污为本。水污染防治是水资源和水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重点任务,应把源头削减、防治污染产生放在优先地位。在工业生产中,必须大力推行清洁生产,提高资源利用率,把污染消除在生产过程中;控制农业面源污染,需要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合理使用化肥农药,综合利用农村废料;对于生活污水,应加强无害化处理。当今世界对于废水处理的新理念是:废水和垃圾一样,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因此,对待废水不仅要进行无害化处理,还要实现再生利用,经过净化处理的再生水可以用于农业灌溉、用作工业冷却用水及城市清洁用水等;废水中的有机污染物可以转化为甲烷,成为能源;废水中的氮、磷、钾、镁等化学物质是宝贵的肥源和化工原料。只要采用恰当的技术和机制,这些资源和能源都能各得其所。

■本报见习记者 程唯珈

开发利用非传统水资源。在地表水数量不足又受到污染、地下水水位下降的情况下,应积极开发利用非传统水资源,包括雨水、再生水、海水和人工降水。雨水是很容易利用的水资源,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时间上的供需平衡问题。再生水利用已经比较广泛,像以色列水资源十分短缺,但农业产品可以出口,依靠的就是再生水利用。沿海城市利用海水在世界上也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有的城市用海水冲洗厕所,大大缓解了淡水资源不足。海水淡化是解决水资源短缺问题的重要方向,但目前成本较高,还需要开发新技术。

江南水乡鸿山镇位于无锡市东南部,镇上有一条小河,宽不过10米。这条小河有一个奇特而又响亮的名字,叫潇傲泾。从这条河边走出了1位国学大师、5位院士,其中就包括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之一的钱易。

与洪水和谐相处,积极利用洪水资源。长期以来,人类为了免遭洪涝灾害,修堤筑坝,与洪水不懈抗争,但这种做法往往难以收到理想效果。应当认识到,暴雨、洪水是一种自然现象,正确的做法应是与其和谐相处。要留出足够的行洪、泄洪空间,并采取措施蓄积洪水,积极利用洪水资源。我国正在大力建设海绵城市,目的就是化害为利,解决洪涝灾害和水资源短缺的矛盾。

先民聚水而居,钱易临水而生,一生与水结缘。

皇家88平台注册,(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

近日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这位耄耋老人依旧保持着如水般的恬静与柔和。将污泥浊水变为青山绿水,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伟大事业。回首那段在中国工程院的奋斗历程,她的眼中透露着欣慰和自豪。

责任编辑:高雅

蒙在鼓里的院士

25年前,当得知自己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时,钱易还有些震惊。

当时我走在校园里,张光斗院士迎面走来说,就从未见过像我这样的人,自己的事都不上心,让别人操办。我被训斥得一头雾水,后来才得知,自己居然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了。提及这段往事,钱易至今觉得好笑。

这一切还要从中国工程院的创建说起。

1992年,张光斗、王大珩等6位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在共同讨论后,由罗沛霖执笔写成一份《关于早日建立中国工程与技术科学院的建议》报送中央,中国工程院的筹备工作随即启动。

其中,第一批中国工程院院士由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或者相关部门负责人推选产生。

那时的钱易,已经结束了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卫生工程专业研究生学习并留校担任教师,主攻工业废水和城市污水的技术处理。她在难降解有机物生物降解特性、处理机理及技术方面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其研究成果在食品、造纸和化工行业得到了广泛应用。

直到最后我才知道是张维和张光斗两位学部委员推荐了我,我所在的环境工程系领导安排了一些对我比较了解的人,为我撰写了院士申请材料,而我从头到尾都蒙在鼓里。钱易笑着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