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很多农村为什么不美,因为遍地都是废弃物。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显示:2010年我国畜禽养殖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量已经超过工业源排放量。而很多昆虫恰恰具有大自然清洁工的功能。近日在山东沂水举行的昆虫与农业绿色发展和农村环境治理学术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印象初指出,事实上,每一种昆虫都具有强大的生态服务功能,比如植物授粉、生物多样性维持、生物防治及促进自然界物质循环方面都有独特的贡献,如何发掘昆虫的利用价值是新时代昆虫学发展的重要领域。从杀灭到主动繁殖只有当人类掌握了生活垃圾才是永不枯竭的资源的时候,建立起消费即生产的理念及相应的技术体系,才会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中国昆虫学会科技咨询开发工作委员会主任、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玉升表示。在刘玉升看来,现代农业形成的以化学农药杀杀杀的主调,严重忽略了昆虫的生态功能和产业经济价值。农业绿色发展和农村环境治理成为目前社会经济发展的两大主题。而没有昆虫的参与,这两个主题都难以完成。需要把昆虫推向社会经济发展的主战场。由于人为产生粪污数量巨大,自然环境承载力和转化力根本不可能完成处理任务,必须强加人为动力措施,构建人为生物系统,用昆虫来解决粪污的资源化、无害化利用。目前村庄清洁存在的问题在于,盲目照搬模仿城市环卫系统,破坏了传统资源循环体系!刘玉升表示。作为一种严重危害林果业和农业生产的杂食性害虫,白星花金龟会在葡萄、桃等水果和玉米、向日葵等农作物的灌浆至成熟期,让果实受害后引起腐烂,严重降低农产品的品质和产量,令果农十分焦虑。新疆农业大学昆虫学系主任马德英在过去有十年的工作重心就是防治、消灭这种害虫。转换思路,利用刘玉升团队开发的白金花金龟资源利用技术,近两年马德英的工作重点在转而到处寻找这种虫源和并进行繁殖。我每个月需要白星花金龟120吨干品。一宠物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士向她要求。遗憾马德英现在还不能满足这么大量的需求。过去杀虫杀得太多了,现在想法设法找虫源都来不及。据马德英的实践,一吨虫子,1个月左右时间可以吞噬约12-13吨的畜禽粪便和秸秆。有专家介绍,园林里枯枝烂叶,都可以用昆虫消化。以前园林经常打药,现在用了昆虫,很多园林不用打那么多药了。天敌昆虫没有了,害虫就增加了据农业部农技推广中心2007-2016年统计数据,我国依赖化学杀虫剂控制作物害虫仍占
90%以上,杀虫剂使用量大,用药次数多,平均 1周
1次。化学杀虫剂滥用过量使用,既污染环境,杀伤天敌,也导致存在农药残留、害虫抗药性、害虫再猖獗等问题,危害人体健康。天敌昆虫没有了,害虫就增加了,化学农药用过量了,恰恰是人们在帮倒忙。反倒是天敌能主动持续消灭害虫。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院长、昆虫科学研究所所长陈学新介绍,在自然界,多种天敌昆虫的协同作用实现多种害虫的控制,可避免次生害虫爆发。发达国家高度重视天敌的研究和应用,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和重大研究项目,并推行农业生态系统的长期管理和保护策略,提供咨询、技术指导、科普等。从全球来看,商品化生产天敌昆虫的企业正呈勃发之势,发达国家天敌产品、植物支持系统产品等商品化程度高,商品化生产的天敌230余种,广泛应用于温室、果园、大田作物害虫的控制。相比而言,我国生物防治的基础、应用及技术研究严重不足,基础研究滞后,生物防治技术瓶颈问题没有解决。需政府支持,产业推广如今在山东省的几乎每个县,都有刘玉升团队的昆虫产业发展布局。现在我们认识到有机废弃物的资源价值,并进行了积极的产业化探索。刘玉升说,农业有机废弃物是唯一持续不断、年年再生、年年增生、周年积累的资源。欧盟的有些设施农业,用天敌对付害虫,可以一点药物都不用。中国如果办100家天敌工厂,情况会完全不同。陈学新认为,对此政府补贴扶持非常重要,国家需要投入大量财力、物力、人力支持,最终实现健康农业。王雄斌是来自上海涉足多产业的企业家,以前就对刘玉升利用昆虫处置厨余
垃圾的工作感兴趣,此次专门过来学习昆虫的更多效用。不希望我们的田园成为寂静的春天,很多企业家都很关注我们的环保问题,因为我们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果没有好的环境,所有经济增长都是海市蜃楼。我们也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希望通过天敌昆虫让我们的食物更少一些农药残留。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王雄斌如是表示。这些昆虫高蛋白,可以做饲料,人也可以吃。现在海洋荒漠问题凸显,周边的海洋鱼大都只是小鱼,利用昆虫蛋白,也可以解决海洋养殖的饲料问题。王雄斌感触。王雄斌曾赞助过很多环保活动。我也会影响更多企业家来为环保献力,我希望将来能做成一个天敌工厂,现在我国昆虫的产业化、商业化方面做得不够,注意有些与会专家的成果,我愿意跟他们配合,拓宽在商业上的运用。王雄斌说。

“以虫治虫”,独辟蹊径。在“一控两减三基本”目标指导下,新的生物防治技术正在全国多地应用到实践中。

“以虫治虫”,独辟蹊径。在“一控两减三基本”目标指导下,新的生物防治技术正在全国多地应用到实践中。

“两减”指的是减少农药和化肥使用量,实施农药、化肥零增长行动。近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在减少农药、化肥使用的同时还能继续更好地与病虫害“战斗”,全国多地开始摒弃化学农药等的使用,寻找新的“保护伞”,别出心裁地探索出“以虫治虫”的道路。目前,这种新的生物防治技术逐渐被重视,并且在农业发展中大显身手。

“以虫治虫”大显神通

“当前,在生态文明理念指导下,我们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对于已经遭到破坏的生态关系正在重构新的生态平衡。伴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的重视,将来,这种生物防治技术一定会大有可为。”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昆虫学会昆虫产业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玉升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图片 1

迎来发展机遇

瓢虫治理植物虫害,被称为“活农药” 本版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对于害虫的防治,人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间,农药的使用为农业生产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同时也对生态和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以虫治虫”,独辟蹊径。在“一控两减三基本”目标指导下,新的生物防治技术正在全国多地应用到实践中。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在其着作《寂静的春天》一书中,就曾揭示农药的过度滥用将对生态环境和生物链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导致原本万物复苏、到处鸟语花香的春天变得寂静无声,引发抗议滴滴涕的环保风暴。环保运动经过10年抗争,迫使美国环境保护署在1972年对滴滴涕下了禁令。此事成为反思农药负面效应和环保的里程碑。

“两减”指的是减少农药和化肥使用量,实施农药、化肥零增长行动。近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在减少农药、化肥使用的同时还能继续更好地与病虫害“战斗”,全国多地开始摒弃化学农药等的使用,寻找新的“保护伞”,别出心裁地探索出“以虫治虫”的道路。目前,这种新的生物防治技术逐渐被重视,并且在农业发展中大显身手。

现在,中国的农业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农药的使用等导致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不断暴露。

“当前,在生态文明理念指导下,我们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对于已经遭到破坏的生态关系正在重构新的生态平衡。伴随着人们对食品安全和生态环境的重视,将来,这种生物防治技术一定会大有可为。”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昆虫学会昆虫产业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玉升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除此之外,化学农药的副作用也日渐显现。“国内很多常规药都面临严重抗药性问题。”刘玉升介绍,目前农作物上500多种害虫及螨类、150多种病原菌以及180多种杂草生物型对药剂产生抗药性。

迎来发展机遇

面对这样的背景,应对目前的现状,在生态文明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一种不打药也能防治虫害的“绿色技术”——“以虫治虫”的生物防治昆虫产业迎来了发展机遇。

对于害虫的防治,人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间,农药的使用为农业生产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同时也对生态和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小昆虫大作用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在其着作《寂静的春天》一书中,就曾揭示农药的过度滥用将对生态环境和生物链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导致原本万物复苏、到处鸟语花香的春天变得寂静无声,引发抗议滴滴涕的环保风暴。环保运动经过10年抗争,迫使美国环境保护署在1972年对滴滴涕下了禁令。此事成为反思农药负面效应和环保的里程碑。

世间万物皆有天敌,“以虫治虫”是利用寄生性和捕食性昆虫天敌消灭农林害虫的一种方法,是生物防治技术中的重要内容。

现在,中国的农业发展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农药的使用等导致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不断暴露。

早在一千七百多年前,我国就有利用黄猄蚁的捕食天性来控制柑橘虫害的记载。

除此之外,化学农药的副作用也日渐显现。“国内很多常规药都面临严重抗药性问题。”刘玉升介绍,目前农作物上500多种害虫及螨类、150多种病原菌以及180多种杂草生物型对药剂产生抗药性。

“我国昆虫天敌资源十分丰富,具有强有力的开发应用的物质基础。”刘玉升说。

面对这样的背景,应对目前的现状,在生态文明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一种不打药也能防治虫害的“绿色技术”——“以虫治虫”的生物防治昆虫产业迎来了发展机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