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陆琦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4 9:39:54 选择字号:小 中

中国科学院科技促进发展局局长严庆9月27日在北京透露,2015年该院先后启动两批共14个研究所试点建设“特色研究所”,通过3年试点建设,这14个研究所已于今年7月顺利通过验收。

南京土壤所领导组织中国土系调查与土壤数据平台建设。

中科院当日举行2018年第三季度新闻发布会,严庆介绍中科院面向经济社会发展主战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相关工作进展时透露了上述信息。他强调,中科院将持续支持“特色研究所”巩固和发展其特色领域、特色方向的特色优势,打造中科院科技创新的“特战旅”。

■本报记者 陆琦

据了解,中科院已验收的14个“特色研究所”分别是南京土壤研究所、电工研究所、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上海硅酸盐研究所、理化技术研究所、心理研究所、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昆明植物研究所、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水生生物研究所、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涵盖农业转型发展、能源结构优化、制造业转型发展、城镇化发展、生态文明建设等服务领域。

对于中国土壤学界而言,2018年是一个可以写入历史的年份。

严庆说,总体上,这14个特色所的特色研究方向均具有独特性乃至唯一性,一些特色所区位独特,在国家战略安全、生态安全和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经过改革试点,这些特色所围绕特色研究方向进一步优化科研组织模式和相应资源配置,完善多元化的人员考核评价体系,加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解决重大科技问题和服务经济社会的能力上了一个新台阶。

2018年8月12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率领23位科研人员来到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世界土壤学大会。他们此行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申办第23届世界土壤学大会。

他表示,中科院还将根据验收结果对研究所分类改革进行动态调整,统筹推进新一轮特色研究所的建设工作。

经过与加拿大激烈角逐,中国代表团最终胜出2026年,全球土壤科学界最大的盛会将首次来到中国。

验收成绩为优秀的中科院南京土壤所现已正式进入特色所运行阶段。该所所长沈仁芳称,自2015年开展特色所试点建设以来,南京土壤所聚焦“藏粮于地、藏粮于技”和保障土壤环境安全等国家目标,坚持基础研究和应用研发并举,整合优势力量组建设立土壤资源与信息、土壤地力与保育、土壤环境与修复、植物营养与肥料、土壤生物与生态等5个研究部,显著提升了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任务和促进重大成果产出能力与水平。

消息传来,中国土壤学界一片欢腾。到2026年,国际土壤学联合会就102岁了。终于轮到中国主办世界土壤学大会。整整一个世纪,这是几代中国土壤人的梦想。沈仁芳的眼中,透出仿佛申奥成功的喜悦。

他说,通过3年来的探索与实践,南京土壤所圆满完成特色所试点建设总体目标,已建立包括1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和2个国家工程实验室在内的土壤学领域最完整的国家科技创新平台,并成为土壤科学国家战略科技力量。

然而,他的目标还不止于此,将来我们要引领世界土壤学科的发展。

作为我国土壤科学的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南京土壤所被认为是土壤科学领域有重要影响力与不可替代的研究机构。近5年来,该所通过以问题为导向的体制机制改革,更好地调动了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持续引领土壤学科的发展,正在向我国土壤科技创新高地和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特色研究机构的目标进发。

特色定位 孕育萌芽

2015年1月7日,南京土壤所全体研究人员聚集在会议室里,一次事关研究所未来发展的动员大会即将召开。

几个月前,中科院启动率先行动计划,将研究所分类改革作为突破口和着力点,提出按照创新研究院、卓越创新中心、大科学研究中心、特色研究所四种类型,对现有科研机构进行分类改革。

我们选择特色研究所是毫无疑问的。沈仁芳坚定地说,自1953年成立以来,南京土壤所就具备特色所的定位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和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在这次动员大会上,全所上下达成共识:土壤是粮食安全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物质基础,南京土壤所要让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让老百姓吃得放心、住得安心。

这个改革正是我们的方向!不少人举双手赞成。

然而,改革是一场革命,改的是体制机制,动的是既得利益。有人担心,特色研究所就是支持关键方向的,那自己能不能获得支持?

为此,南京土壤所领导班子动了一番脑筋。最后,沈仁芳明确提出:南京土壤所就是一个特色研究所。

我们的学科性质决定,课题组间需要合作,某一个人的贡献不可能大到可以覆盖所有人。沈仁芳认为,改革要有一定的普惠性,挫伤大部分人积极性的政策肯定不是好政策。当然,普惠不等于平均主义,重点支持贡献大的,即使没有直接贡献的也要有所体现,让大家都能分享到特色所改革的红利。

如此一来,大部分人的心态稳定了。

2015年1月19日,南京土壤所向中科院机关提交了特色研究所试点建设方案,并开始准备特色研究所建设方案论证。

那段时间经常加班到凌晨一两点,修改汇总材料。汇总过程中,不管几点,随时和科研人员沟通。南京土壤所科技处处长滕应记忆犹新。围绕研究所的发展,大家都觉得有责任和动力来推动此次改革。

科研人员纷纷感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举全所之力,一往无前,那种感觉特别好。

哪里是问题所在,哪里就是改革的发力对象;哪里有瓶颈制约,哪里就是改革的主攻方向。

我一开始对机构改革有一定的情绪,所里的科研经费已经够了,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干。沈仁芳坦言,不是为改革而改革,好的坚持即可,但一旦有问题就要立马采取措施。

事实上,体制机制中的瓶颈问题的确存在。

通过一次次沟通、推进,大家对改什么在认识上逐渐达成统一,怎么改的具体路径开始变得清晰,改革的共识与动力不断汇聚通过以问题为导向的体制机制改革,更好地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优势力量和主要工作更加聚焦于土壤地力与保育和土壤污染与修复两个特色方向,在农田土壤地力提升、土壤污染修复、土壤资源决策支持服务等方面力争取得重要突破。

协同创新 树大根深

南京土壤所研究员孙波曾有过一次难忘的项目申请失败经历。

2012年,原农业部向国家提交了80多个科研项目。其中,孙波牵头的全国土壤酸化治理项目排在第十,是个大团队项目,经费接近1亿元。可结果他的项目最终被砍了,原因是优先支持小项目。

孙波至今仍不无遗憾,现在的科学研究变得越来越大了,不像过去,小项目很多。

如今,越来越多的大项目开始出现。不再是单兵作战的时代了,协同起来胜算更大。南京土壤所研究员杜昌文深有感触。单独的课题组就像一根根手指头,协作的大团队好比握紧的拳头,拳头再小,也比手指有力量。

于是,南京土壤所瞄准国家粮食安全、藏粮于地、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等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对原有60多个PI进行优化组合,整合各学科组优势力量,设立土壤资源与信息、土壤地力与保育、土壤环境与修复、植物营养与肥料、土壤生物与生态等5个以问题为导向的研究部。

研究部的组建,打破了有人才、没团队的状况,实现了PI作坊式向大兵团作战的转变,优势力量和主要工作更加聚焦于土壤地力与保育和土壤污染与修复两个特色方向。

如果说,PI制实现了公社集体制向个人承包制的转变,那么,研究部则实现了个人承包向集体经济的扭转。

PI制的贡献在于,把研究人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有利于自由探索,但碎片化、低水平重复、同质化竞争导致的难以集中解决国家重大需求等问题日益凸显,不利于集中力量承担国家重大科技任务、解决综合性问题、凝练重大成果。

以前项目招标,南京土壤所常常有两个甚至多个研究团队去PK,让沈仁芳哭笑不得。现在任何一个地方招标,各个研究部内部会协调好,所里只有一个团队前去投标。

过去,课题组从自身学科方向和队伍学科互补的角度组建团队,但这往往会导致同一个方向的人才分布在不同课题组里,在所层面出现研究力量分散且重叠的情况。研究部的组建,则是站在更高的层面,从更大的视角匹配人才,使人才结构更趋科学。

我们所在职研究人员300多名,每个人应该有区别于他人的自我特色,在所里有自己独特的生态位。只有这样,每个人对研究所的贡献才能凸显出来,才能最大程度根除人才内耗的问题。南京土壤所人事处副处长胡君利说。

研究部的优势还在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把以前多个课题组整合起来形成较大合力,在成果凝练集成方面取得较好成效。

以土壤资源与信息研究部为例,围绕我国土壤资源高效可持续利用的国家需求,其开发的复杂地表土壤信息快速获取和数字土壤制图技术,被用于清查我国土系资源情况,并由此建成我国最完整的标准土壤样本库、数据库及信息服务平台,有力支撑了国家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和决策、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土壤数据库建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