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柯讯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28 9:39:21 选择字号:小 中

中国科学院赴尼泊尔地震科技救灾专家组经过对加德满都盆地的房屋受损情况调查发现,断层可能是部分房屋倒塌和损毁的主要影响因素。

2015年4月25日14时11分,尼泊尔(北纬28.2度,东经84.7度)发生8.1级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地震震中位于尼泊尔第二大城市、著名旅游胜地——博克拉。该震中距离我国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约425公里,聂拉木县、定日县、吉隆县等地震感非常强烈。

本报讯
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地球科学卓越创新中心、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研究员白玲团队的一项最新研究,揭示了影响喜马拉雅地震破裂的关键因素。相关研究日前已在《科学进展》上发表。

为了进一步研究房屋受损原因并探讨地震发生机理,5月6日,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研究员赵俊猛、副研究员龚平与特里布文大学地质学教授Megh
Raj
Dhital一起,对加德满都盆地及周边地区的主要断裂,尤其是主前缘断层、主边界逆冲断层、主中央逆冲断层、主喜马拉雅断层等断裂进行了实地考察。

地震造成至少8500人遇难,2万余人受伤,成千上万的建筑化为废墟,许多拥有千百年历史的名胜古迹震毁。中国西藏、印度、孟加拉国、不丹等均出现地震破坏和人员伤亡。

喜马拉雅山脉位于青藏高原南缘,是全球典型的碰撞造山带,大地震的发生影响着长达2500公里的人口密集地区。自1984年地震学家Ni和Barazangi首次发现主喜马拉雅逆冲断裂以来,印度大陆向喜马拉雅山底部俯冲的几何形态及其相关地质灾害备受关注,主喜马拉雅逆冲断裂的起伏程度被认为是影响地震破裂的关键因素。然而,在特殊的地理环境下,近场观测资料匮乏。

此外,专家组还详细考察了适宜放置地震观测监测仪的地点,为后续布设装置进行进一步观测研究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图片 1

为此,白玲团队用几种不同的近场观测资料,包括团队自2014年起陆续在平均海拔4.5公里的中尼边界和震源区加德满都架设的宽频带地震台站波形数据,重新审视了2015年尼泊尔7.8级地震序列的空间位置、断层面几何形态以及震源区速度结构。

图片 2

遭受强震重创的加德满都古建筑,震后修复难度极大

结果表明,印度大陆在喜马拉雅山底部不仅沿着5度的平均倾角向北北东俯冲,并且在加德满都盆地附近约100公里范围内沿着同样的倾角自西向东逐渐加深。同时,在加德满都盆地两侧呈现显著的结构差异,在盆地以西沿着俯冲方向存在长30公里、倾角约10度的断坡构造,盆地以东俯冲角度更加平滑,并且在盆地以东约100公里的裂谷底部存在着与印度板块基底隆起有关的障碍体,表明主喜马拉雅逆冲断裂的三维结构变化控制了2015年尼泊尔7.8级地震的破裂长度,为所在的2500公里造山带印度大陆俯冲结构认识提供了新启示

赵俊猛和Megh Raj Dhital讨论断裂活动

图片 3

相关论文信息:

图片 4

4月30日,一名妇女在废墟中拾起可用的木材。这里是巴斯朗村,位于尼泊尔地震震中廓尔喀县城西郊,全村九成房屋倒塌。

赵俊猛和Megh Raj Dhital考察MBT附近的岩性

图片 5

一名小朋友在即将发放的物资前

这场地震被认为是1934年尼泊尔地震以来,这个国家遭遇的最严重的灾难。

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及社会各界迅速开展了全面而深入的救灾响应,中国国际地震救援队当天就赶到尼泊尔开展应急救援工作。

图片 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