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5000米的尕拉山上,11名小学生在老师和乡干部的护送下,冒着大雪赶往尕羊乡中心寄宿学校。厚厚的积雪埋住了车轮,他们不得不徒步前行……

巍峨高山、青葱草原、三两牧人、成群牛羊、接近4000米的海拔,初见囊谦,大自然壮阔之美令人沉醉。青海省囊谦县地处青海省最南端,历史上作为玉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600多年。行走在这片康巴大地上,唐蕃古道的韵味、格萨尔王的传奇、囊谦王历史遗迹常伴左右。

让辍学孩子重返校园——我区义务教育巩固率不断提高探源

在囊谦县副县长美少的手机里,保存的视频记录下了这一场景。“在这里,娃娃们上学不容易”是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然而这座下辖9乡1镇、总人口达12万人的历史文化重镇,由于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成了青海省深度贫困地区之一。截至2018年3月,全县仍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298户19191人。

义务教育阶段控辍保学是教育领域三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2018年,全区上下将此作为脱贫攻坚的重要任务,实施广西教育三年提升计划和“全面改薄”工程,努力扩充教育资源,改善薄弱学校办学条件,提高教学质量,控辍保学能力进一步提高。

受地理环境、办学条件和家长思想观念等多种因素影响,在青海省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失学辍学现象一度较为普遍。从2017年开始,青海省以“确保一个孩子不能少、一天不耽误”的目标,打响了控辍保学攻坚战。

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明确,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是脱贫攻坚硬仗中的硬仗。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在当下脱贫攻坚已进入攻坚拔寨的冲刺阶段,囊谦县在贫困人口已基本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基础上,举全县之力,充分发挥人民的主动性和创造力,在文化、产业、教育、电商等各方面持续探索脱贫之道,用事实和数字证明西北内陆的深度贫困县也可以念好“致富经”、走上小康路。

2018年3月以来,全区共劝返辍学学生28630人,全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提前两年实现“十三五”规划目标。今年2月份,在教育部召开的全国基础教育改革创新研讨会上,我区控辍保学做法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基础教育工作典型案例。

而山大沟深、教育基础设施落后、少数民族占比超过97%的囊谦县,更是全县动员,深入居民家庭、牧民帐篷、寺院僧舍中,以磨破嘴、跑断腿的精神讲政策、做工作,将2306名适龄儿童送回到校园。

文化产业扶贫:非遗带动就业大有作为

A “一个都不能少”的努力

5月23日,在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代青东周正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中招体能测试。这位2002年出生的少年,小学没上完,就被父母送进了寺院。2018年,经过县、乡干部的努力,他重返校园。“在学校能学到汉语,还能跟同龄人一起学习、生活、交朋友,我很喜欢。”代青东周说。

“古碉和藏寨,是那稀世的桃花园,青青的高山下,有迷人的美人谷……”歌曲《东女国》中描述的正是囊谦县。作为“青海的南大门”,这座“世外桃源”曾经启迪了康巴人的勤劳和智慧,让这里延伸出闻名遐迩的茶马古道;而如今,连绵不绝的群山却让当地百姓在致富路上放慢了脚步。受严酷的自然环境影响,当地农牧民收入甚微,只能靠政府补贴和挖虫草过活。

“治贫先治愚,扶贫必扶智。”依法保障每一位适龄儿童少年平等接受义务教育,是脱贫攻坚、斩断穷根的主要措施。2018年3月,全区义务教育控辍保学工作会议全面部署开展控辍保学专项行动,并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控辍保学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的通知》。

囊谦县委统战部、宗教局深入寺院进行政策宣讲,通过讲解《义务教育法》、教育惠民政策和民族宗教政策,赢得了寺院的广泛支持。一年多来,有679名儿童重返校园。

据囊谦县扶贫局统计,全县贫困发生率比全省贫困发生率高12.7个百分点,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全省平均水平的58%,因病、因残、因学、因灾返贫现象仍然严峻。

按照《通知》提出“一个都不能少”的工作目标,全区各县随后建立控辍保学“双线四包”工作体系,完善辍学监控、辍学报告、行政督促复学、司法督促复学和部门联防联控等工作机制。在摸清适龄儿童失学辍学情况,精准掌握家庭贫困儿童和残疾儿童失学辍学信息后,我区认真组织开展“千名教师进万家”“千名教师进村屯访万户”“大动员、大劝返”等活动,向学生及其家长宣讲法律法规、教育资助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积极劝导学生家长依法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

距离县城55公里的娘拉乡,为了让15岁的扎西公保重返校园,乡里下了不少功夫。扎西公保的父亲常年生病卧床,母亲要照顾几个孩子,家里的几十头牛无人照看。孝顺的少年辍学当起了放牛娃。

“传统产业增产难,新兴产业发展难”,这是摆在全县面前的现实困境。然而,却有一个人,突破重重阻碍,带领着当地父老乡亲脱贫致富,他就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囊谦藏黑陶传承人——白玛群加。

在龙州县下冻镇某村,为动员一名辍学的初三学生返校读书,该县从县委书记到教育局长到乡镇干部到学校老师,多次登门做思想工作,最后该生家长被劝返工作小组的诚心所感动,亲自送孩子到县职教中心返校学习。该县民族中学通过家委会自发组织家长成立控辍动员小组,利用业余时间走村串户动员辍学学生返校学习,成功动员15名辍学学生返校学习。武宣县针对失学和辍学学生的实际情况,按照“一家一案、一生一案”的办法,制定详细的劝返复学帮扶计划,把每一名学生、每一个家庭同每一名帮扶干部和教师结成对子,做到不漏一户、不差一人。

乡里苦口婆心地做工作,将他送回了学校,没过3天,人又跑回了家。前前后后劝返了3次,效果不理想。乡干部决定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充分发挥村里畜牧合作社的作用,将扎西公保家的草场、牛羊、耕地入股合作社,由专人负责放牧。解除后顾之忧后,扎西公保在校园安下心来。

白玛群加自幼喜好泥塑,12岁起就跟随家族艺人学习泥塑烧制。16岁时,他在吉曲乡无意间遇到了年迈的藏黑陶手工艺人扎旺,随后拜入师门学习手艺。

在巴马瑶族自治县所略乡,罗某的小孩初中还没毕业,便被他送到外地打工。2018年上半年,乡政府工作人员多次入户劝学,都被学生家长以各种理由推托拒绝。乡政府又先后向8名被告下达了责令整改通知书,然而他们仍没有将4名子女送回学校完成九年义务教育。2018年7月,乡政府将拒不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的家长告上法庭。最终,该县法院巡回法庭公开审理了此案。

不仅要“劝得回”,更要“留得住、学得好”。囊谦县教育局在充分摸底的基础上,出台了“因材按需、一人多班、走班走学、分类施教”的精准施教方案,并集中县内教研教学骨干力量,针对劝返生的学情编写了特定的教材。对60多名身体残疾无法到校学习的儿童,采用送教上门的方式,满足孩子们的学习需求。

学成之后的白玛群加,积极争取资金盖厂房、添设备、招学徒,把原来20多个品种发展到现在的105种,并于2006年成立了自己的民间黑陶工艺厂。2011年和2012年,他所制作的藏黑陶先后被评为省级和国家级非遗,订单也开始源源不断飞来。

2018年,全区共公开审理10多起家长拒不送子女入学的案件,在全社会引起广泛影响,起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越来越多的孩子们回到了校园,越来越多的中小学首次实现“零辍学”,这对县里教育设施的建设提出新的要求。

“这些年在招收学徒时,我总会优先考虑村里困难的青年人和残疾人,他们有了一技之长,生活就会大不一样。如果学得好、出师了,一个月能挣到两万多元。”白玛群加介绍,到今天,他已累计帮扶了600多人,扶贫资金共计400多万元,工厂还被评为县里的青年创业就业见习基地和残疾人就业培训基地。

B 分类安置确保“留得住”

在囊谦县城东南部、杂曲河畔,一个占地400亩的教育园区正如火如荼建设中。囊谦县教育局局长西然多杰称之为“三四五六教育园”,因为这里囊括了县里第三民族寄宿中学、第四完全小学和玉树州第五寄宿制民族高级中学,还有正规划建设的第六幼儿园。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囊谦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耕耘,自己日子好起来,也不忘带领贫困的乡亲们脱贫。

劝返只是第一步。对这些重返校园的学生如何进行管理,如何加强学习引导,防止二次辍学?为确保“留得住”,我区要求各地各学校做好复学学生心理辅导工作,制定关爱措施,加强学习指导,真正让学生喜欢上学校。

玉树州第五寄宿制民族高中,总占地面积120亩,计划总投资达到1.3亿元。去年8月份开建以来,进展顺利。目前,宿舍楼、学生食堂主体已经完工,综合教学楼和教工周转房已完成基础施工,运动场即将开建,年内将全部完成建设任务。建成后,将成为囊谦县境内第一所高中。这也意味着,学生们不必再奔走150多公里到州上甚至更远的地方读高中。

截至目前,囊谦县一共有国家级非遗项目2项、省级非遗项目9项。“以县域内非遗的传承发展和开发利用作为精准脱贫的切入点,可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让老百姓看到文化实实在在的价值。”囊谦县文化旅游广播电视局副局长蒋树新介绍道,2017年全县文化产业总收入约为160万元,全县文化产业经营人员达660余人。

辍学返校学生有的年龄较大,有的辍学时间很长,普遍学习成绩较差。我区根据这些实际情况,分类做返校安置工作,消除其厌学思想和抵触情绪。在龙州县,54名辍学时间较长,且有外出务工经历的适龄儿童被劝返后,利用粤桂扶贫协作被送到广东鹤山职业教育学校集中学习,单独编班管理,单独教学辅导。这是龙州县灵活开展职业教育,探索联合办学,将控辍保学与技能培训相结合的探索。通过这种方法,既让学生返回课堂,又能让他们在学习中掌握实用技能,促进就业脱贫。

“对于边远贫困少数民族地区来说,教育扶贫是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关键之举。”囊谦县委书记张琨明说,近两年囊谦举全县之力用心抓控辍保学,在“劝得回、留得住、学得好”上取得了扎实成效。下一步,将继续按照省、州的要求,带着感情、带着责任、带着希望抓好教育教学,提升教育发展质量,为孩子们点亮梦想,托起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希望。(记者
尚杰)

“通过致富能人带动周边闲散人员就业,这个过程可能会比较缓慢,但是我们不怕慢。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群众不仅能够获得生存技能,还可以提高主动脱贫的意识,一切都会好起来。”囊谦县副县长美少充满信心。

“留得住”还应对贫困学生“应助尽助”,确保不因贫失学。在落实自治区、南宁市资助政策的前提下,南宁市武鸣区针对义务教育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非寄宿学生未能获得资助问题,增设项目,加大投入,从2016年起增设励志少年奖学金、学前入园补助金等,实现建档立卡贫困生从幼儿园到高中全覆盖,每人每年可获得资助1000元到7500元。2018年投入148万元,全年适龄儿童辍学率下降至0.37%,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零辍学,没有一名学生因家庭困难而失学。

教育扶贫:劝得回留得住学得好

“留得住”,还要“一个都不让掉队”。龙州县水口镇学校农全英老师主动承担起本校智障随班就读学生谭家丽在学校期间的管护工作,一年多时间里,每天带该生去饭堂打饭,请她到自己家中午休,负责教会她在校期间的日常生活,发动全班的学生来关爱这个同学,孩子亲切的称她为“老师妈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