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零净损失”遮蔽的湿地之殇

江苏东台湿地在围垦中不断缩小。李东明
图今天是世界湿地日,不得不提及的一个遗憾消息是:中国湿地面积8亿亩的红线,或将被突破。国家林业局此前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湿地面积为8.01亿亩。中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保尔森基金会、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共同发布的中国滨海湿地保护管理战略研究项目报告称,若按至2020年滨海湿地的围填需求57.8万公顷估算,未来五年的年均围填面积将到达11.5万公顷,即使不考虑滨海湿地以外的其他湿地丧失,湿地面积不低于8亿亩的底线也将被突破。国家林业局、中科院等部门和机构的监测还显示,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中国已经损失了53%的温带滨海湿地。这其中,围垦和基建占用是导致湿地面积大幅减少的两个最关键因素。中国是《湿地公约》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肩负着保护湿地的重任。而来自多方的行动正试图唤起人们对湿地的关注,以期保护这一生态系统及其附属水鸟。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发布纪录片及一封致国家海洋局的公开信,旨在呼吁保护正在进行百万亩滩涂围垦的东台沿海滩涂湿地。这片湿地是鸻鹬类水鸟,特别是勺嘴鹬在中国的重要过境和停歇地。战略研究项目报告明确提出,江苏东台沿海滩涂达到国际重要湿地标准,建议将其纳入江苏盐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鸟天堂江苏东台湿地,此处是野鸟天堂。李东明
图勺嘴鹬全球拯救小组中国联络人李静常年在江苏沿海一带观察、记录勺嘴鹬在该地区的数量变化情况。她告诉澎湃新闻,江苏沿海滩涂面积广阔、饵料丰富,是名符其实的野鸟天堂。2014年,我们在江苏如东县小洋口、东凌和东台市条子泥共发现220只勺嘴鹬。勺嘴鹬因鸟喙像勺子而得名,属于全球性极危鸟类,现有数量全球不超过500只。根据国际重要湿地标准6:如果一块湿地规律性地支持着一个水禽物种或亚种种群的1%的个体的生存,那么就应该考虑其国际重要性。战略研究项目组将江苏如东、东台滩涂湿地列入了11个中国亟待保护的滨海水鸟栖息地。沿海11亟待保护的滩涂湿地制图,由国家林业局、保尔森基金会、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提供1月27日,战略研究项目组副组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正旺告诉澎湃新闻,勺嘴鹬繁殖于俄罗斯西伯利亚楚科奇半岛,每年秋季沿东亚-澳大利西亚这条路线迁徙,来到江苏省如东县小洋口、如东县东凌和东台条子泥的滩涂,在这里觅食停歇、补充能量后,继续飞往东南亚沿海越冬。近年来由于栖息地的丧失,勺嘴鹬数量急剧减少。江苏的如东、条子泥都面临着围垦开发的压力,这种围垦会改变整个水文环境,天然的这种滩涂就会丧失,变成人工的海岸,不仅是候鸟、其他生物都会减少,整个生态系统都会遭到破坏,进而会影响到当地的经济、社会包括人居环境。张正旺说。1月28日,国家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司总工程师严旬在首次全国冬季水鸟同步调查结果发布会上回答澎湃新闻提问时说,近年来,勺嘴鹬的急剧减少受到许多科学家的关注。前不久我们在与俄罗斯谈判中俄候鸟保护协定的时候,俄罗斯科学家提出强烈建议让我们关注这个物种,中国的鸟类学家已经建议将勺嘴鹬列入到国家一级保护物种。围垦百万亩滩涂江苏东台围垦规划图江苏省东台市沿海滩涂湿地,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太平洋西岸唯一未被污染的滨海湿地。蛤蜊、泥螺、沙蚕等39种底栖生物在这片潮间带滩涂上孕育,为这里的35种鱼类、11种虾类、11种蟹类、3种头足类动物、近200种鸟类和人类直接或间接提供食物。但正在实施的百万滩涂围垦项目将会围填这片滩涂。据人民网报道,2011年12月,江苏百万亩滩涂围垦在盐城东台沿海启动,其中东台条子泥围垦项目,是全国一次性批准用海面积最大的围垦项目,面积达40多万亩,投资44.84亿元。目前,10.12万亩一期工程已完工,二期工程拟围垦12.67万亩,正在报国家海洋局审批。江苏省条子泥匡围工程将对整片滩涂进行匡围,发展养殖。滩涂将永久性丧失潮间带功能,底栖生物将会灭绝,生物链将被破坏,依赖这些生物生存的鸟类觅食将会受到巨大影响
1月27日,让候鸟飞公益基金项目官员田阳阳向澎湃新闻介绍说,二期一旦开工,等于拆除了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上的加油站。勺嘴鹬、小青脚鹬、黑嘴鸥等200种候鸟将永远失去它们栖息的家园。而且这里的生物都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沿海国土安全也会受到影响,抵御风暴潮的功能会丧失。严旬向澎湃新闻表示,针对江苏百万亩滩涂围垦,国际组织和国内保护部门都提出在下一步的用海规划中,要考虑勺嘴鹬等候鸟的栖息地问题。可能是审批程序的原因,目前我们还没有收到消息说国家海洋局要来征求国家林业局的意见。1月29日,澎湃新闻就江苏条子泥匡围工程审批过程是否会考虑湿地保护等问题致函国家海洋局,截至发稿前,未收到相关回应。但国家海洋局环保司一位接电工作人员表示,这是用海规划审批,一般来讲不会向国家林业局征求意见基建威胁湿地江苏东台湿地。近十年来受基建占用威胁的湿地面积由12.76万公顷增加到129.28万公顷,增长了近10倍。李东明
图在1990至2014年上半年的近24年间,江苏省东台市围垦工程合计围垦了24869公顷。根据2009年国务院批复的《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东台市境内的围填工程分三期完成,
除了已经完成的第一期,到2020年,还将在条子泥、东沙高泥两地再围垦5.995万公顷滩涂,围垦速度较之前大大加快。我国是《湿地公约》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2015年4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中明确提出:确保我国湿地面积不低于8亿亩。《意见》还明确要求开展海洋资源和生态环境综合评估,实施严格的围填海总量控制制度、自然岸线控制制度,建立陆海统筹、区域联动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修复机制。2015年9月2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要求建立湿地保护制度,将所有湿地纳入保护范围,禁止擅自征用占用国际重要湿地、国家重要湿地和湿地自然保护区。该方案同时要求健全海洋资源开发保护制度,对围填海面积实施约束性指标管理。国家林业局2014年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湿地面积为8.01亿亩。中国国际湿地公约履约办公室、保尔森基金会、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共同发布的战略研究项目报告称,若按至2020年滨海湿地的围填需求57.8万公顷估算,未来五年的年均围填面积将到达11.5万公顷,即使不考虑滨海湿地以外的其他湿地丧失,湿地面积不低于8亿亩的底线也将被突破。此外,两次全国湿地资源调查的结果显示,近十年来受基建占用威胁的湿地面积由12.76万公顷增加到129.28万公顷,增长了近10倍没有一部湿地综合法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湿地公约》科学技术委员会专家雷光春曾在2015年10月19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法律对这些湿地进行保障,目前不仅没有一部资源类的综合法,更没有一部湿地的综合法。雷光春说,在中国所有类型的生态系统中,沿海湿地受到的威胁最严重,但保护力度却最小。按照目前的2016年沿海地区经济发展规划,沿海湿地遭围垦破坏,总面积势必突破政府划定的8亿亩湿地保护红线,而这是维护中国基本生态安全的底线,包括提供水产品、淡水和防洪等。在我国滨海湿地保护中,由于要素式的管理体制,同一湿地上可能同时存在着多个部门的管理活动,部门之间存在着直接或间接的冲突。比如,在同一湿地上,可能存在着农业部门管种田、渔业部门管捕鱼,水利部门管水,而林业部门只能管天上的飞鸟完整的湿地生态系统被分割管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姜鲁光指出,沿海湿地在空间规划上由国家海洋局管理,而项目开发则涉及环保、林业等多个部门。可以说皇家88平台注册,湿地管理不同部门之间既分割管理,又相互牵制,但万一出了事儿很难找到具体负责的部门,更难以实现对湿地生态系统的整体性保护和管理。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区伙伴关系委员会首席执行官Spike
Millington,一直关注中国的候鸟迁徙及填海问题,他说:我并不是说经济发展不重要,只是应该和环境保护平衡发展,从长远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而不是用短期刺激发展经济。如果在更长的时间尺度里去看待这些问题,短期刺激可能是不可持续的,对于沿海地区发展,我们的思考应当富有远见和平衡。试想一下海平面会上升、更多的风暴这些未来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沿海滩涂湿地在缓解这些危机时能起到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自然保护区体系。记者2月6日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获悉,一项研究表明中国自然保护区存在两大“不匹配”。

 

数据显示,中国已建立森林、荒漠、湿地、海洋等各类自然保护区2740处,包括446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2294处地方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达到147万平方千米。

从2000年到2015年间,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团队用数据描绘了一幅“中国湿地消长图”。在2000年之前的数十年间,中国的湿地曾经历了一段快速的萎缩期。自2000年起,得益于一系列保护政策,我国湿地总面积开始缓慢增加。

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欧阳志云研究组发现,自然保护区空间布局与生物多样性空间格局及生态系统服务格局不匹配。具体来说,60%以上的自然保护区面积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地区,但重点保护物种栖息地和生态系统服务的关键区域主要分布在中国东部与南部地区。

但科学家们发出了警告,千万不要陶醉于这种数字上的“反亏为盈”,我们的湿地可能正在遭受一场隐形的浩劫。近日,这项成果发表在了《当代生物学》上。

研究组成员徐卫华说,现有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多以生物多样性作为主要保护目标,很少关注如何保护生态系统服务供给能力。

“零净损失”——看起来很美

研究组还发现,现有的自然保护区网络与不同类群栖息地的保护状况“不匹配”。即:对哺乳动物及鸟类栖息地的保护关键区域覆盖比例较高,但对植物、两栖和爬行动物的栖息地,以及水源涵养、土壤保持、防风固沙与碳固定等主要服务功能的关键区域覆盖比例较低。比如,对哺乳动物的关键区域覆盖比例相当于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之和。

“人类集体依赖着的地球生物圈,正在所有空间尺度上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于2019年发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全球评估报告”中如此写道。而众多生灵的温柔摇篮——湿地,是受威胁最严重的生态系统之一。自1970年以来,全球有35%的湿地已经消失。

科学家们建议完善国家自然保护网络体系,优化布局,根据生态系统代表性与典型性规划国家公园体系,同时应加强对植物、两栖和爬行动物等类群的珍稀物种的保护。

很难说人类不重视湿地保护。毕竟在联合国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230项具体指标里的75项直接与湿地相关。1987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召开的“国家湿地政策论坛”,更是提出了“零净损失”政策,也就是将
“总面积不减少”作为湿地保护的重要目标。

根据“零净损失”的理念,如果有人提议填塞一块湿地,或者将湿地的水排掉,他必须承诺对这片湿地进行修复,或者在附近再造一片面积相同或功能更大的湿地。

“谁开发谁修复,谁破坏谁补偿”——看上去,只要这样做,湿地面积就能有增无减。之后数十年间,以“总面积不减少”为准绳的湿地管理方法不断发展,“零净损失”也成为许多国家共同认可的湿地保护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