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国外语专业大类下设有104个本科专业,涉及语种101个,实现了所有建交国家官方语言全覆盖。”

多年来,对我国外语教学的批评,最烈之处有三:一是外语教学耗时低效;二是外语学习单一化,英语备受推崇,实质上在助推英语全球化;三是其他语种人才的培养基本从大学开始,学习时程短,高端人才培养难度极大。

新华社北京3月29日电根据教育部近期公布的2016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北京外国语大学今年新增11个小语种专业。记者从该校获悉,为更好地向“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智力支持,到2020年,北外计划开设100多种外国语课程,将覆盖所有与中国建交国家的官方语言。

“我们国家外语教学的规模很大,外语人才数量不少,然而高端外语人才严重缺乏。”

外语人才;培养;外语教学;语种;高端人才

根据教育部审批结果,北外今年新增了茨瓦纳语、恩德贝莱语、科摩罗语、克里奥尔语、绍纳语、提格雷尼亚语、白俄罗斯语等11个非通用语言。截至2017年,北外外国语专业总量已达84种,其中非通用语种77个,成为我国开设外语语种最多的高等学府以及国家重点支持的非通用语种高端人才培养基地。

近日,“新中国外语教育发展高端论坛暨《民族复兴的强音——新中国外语教育70年》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举行。教育部原副部长、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北京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王定华,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长徐青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以及众多专家学者共同回顾并总结新中国外语教育70年的发展。

多年来,对我国外语教学的批评,最烈之处有三:一是外语教学耗时低效;二是外语学习单一化,英语备受推崇,实质上在助推英语全球化;三是其他语种人才的培养基本从大学开始,学习时程短,高端人才培养难度极大。

该校党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需要大量通晓语言、了解多国文化的人才,但目前我国外语教育中非通用语人才还较为匮乏。

与会嘉宾肯定了新中国外语教育的光辉成就。徐青森介绍,目前全国高校已经拥有本科的外语专业点达3300多个,涉及高校1000余所,在校学生达80多万人,形成了覆盖全面、类型丰富的高等外语人才培养体系,为国家的各项事业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支撑。

皇家88平台,诸如此类的批评主要源于我国外语人才的培养不能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国家外语能力不足可能成为制约中国文化走出去的瓶颈。“一带一路”需要语言铺路,语言之路需要人才铺就。

为此,北外正加大力度培养高端外语人才,深入开展国别和区域研究。按规划,到2020年,该校开设的外国语课程将突破100种,覆盖所有与中国建交国家的官方语言,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语种是开设重点,同时该校还将对沿线各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加大研究,以期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急需的多语种人才及智力支持。

广义的外语学习者规模更是巨大。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教育部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英语组组长刘道义告诉记者,除了一些实在不具备条件的偏远地区之外,全国从小学到研究生阶段的外语学习者差不多有2亿人,“这个普及程度在全球首屈一指”。

鉴于此,我们对北京、上海、广州等地25家国企、18家政府机构的外语人才需求做了抽样调查,发现用人单位现有外语人才的储备量不足需求总量的一半。英语学习者甚众,但是高端人才紧缺。英语之外最缺乏人才的语种依次为西班牙语、俄语、法语、德语、日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越南语、乌克兰语、波斯语、豪萨语、土耳其语、马来语、意大利语、老挝语、柬埔寨语、泰语、蒙古语、缅甸语、韩语等。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语种开设能力不足,语种最多的高校北京外国语大学正加速扩展至70余种,但比起美国高校近300个语种的开设能力仍相距甚远。

与此同时,多位专家谈到,目前我们国家外语教育的规模很大,外语专业招生人数也很多,一般外语人才数量不少。但高端外语人才却严重缺乏。

调查结果还显示,我国的外语人才培养能力非常有限。用人单位明确表示需要外语能力与其他专业知识技能相结合的人才;要求外语人才除精通听、说、读、写、译之外,还熟悉外国文化习俗。部分管理者表示,现有外语工作者的语言能力有限、不懂专业知识、不懂外国文化、缺少国际知识等。用人单位对外语人才的需求和评价是鞭策外语教学做出重大改革的动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