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如何管教学生,罚站罚跑到底算不算体罚?9月24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对学生一些违规行为,教师可以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虽然草案刚刚提交初审,但备受关注的教师惩戒权问题在网上引发热议。

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据报道,今年5月,山东日照五莲县二中班主任杨某用课本拍打逃课学生,被学校停职一个月,取消评优并师德考核不及格。日前五莲县教体局下发文件,对杨某追加处罚,要求学校新学期不再聘用杨某,并将其纳入信用“黑名单”。五莲县教体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责成学校不再聘用杨某,是指五莲二中不再聘用他,其他学校还是可以聘用。

放在以前,罚站、罚跑是很容易被质疑是体罚或者变相体罚的,有的教师就因此被追究违反师德规范的责任。那么,现在立法允许教师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那怎么界定其与体罚和变相体罚的界限呢?这就需要十分明确的细则,规定学生有哪些违反校纪校规的行为,学校老师可以依据规定,对学生罚跑、罚站,罚站的具体时间、罚跑的具体距离,以及谁来监督进行等。

  学生调皮捣蛋,老师能不能罚站罚跑?近日提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明确规定:可以!据悉,省一级立法机关尝试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广东尚属首例。

不少网友对当地教育部门追加处罚颇为不解,认为虽然没有剥夺杨某的教师资格,但如此处罚对他能否继续从教影响很大,将其纳入“黑名单”,至少令其短期内很难找到工作。舆论对此事的普遍反应是“处罚过重”。

今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就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进行适当的教育惩戒,这已经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是,怎样进行惩戒,却是一个现实难题。这是因为只是概念化地提可以对学生进行适当惩戒,但如果度掌握不好,就会出现家长担忧的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对学生进行体罚、变相体罚的问题,以及教师担心被指体罚学生违反师德规范,并不愿意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

  背景 今年6月国务院发文“制定实施细则 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

当前,无论是教师惩戒学生,还是教育部门处罚教师,都很难做到严格意义上的有法可依。最近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但现实中教师惩戒学生面临困境。舆论呼吁加快制定实施细则,以明确惩戒教育的尺度,把教师从惩戒教育的困惑中解放出来。

要落实教师的教育惩戒权,就需要十分“细”的细则,甚至在当下,细则应越细越好。比如,对于罚站、罚跑可以这样明确细则:在课堂上,一名学生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对学生提出口头警告;学生在被批评警告后,继续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罚站学生3分钟,罚站位置为讲台边;在被罚站之后,学生继续喧哗,破坏课堂秩序,教师可把学生请出课堂,交给学校保安,由保安监督罚跑。由于有明确的惩戒细则,教师依照规定对学生进行罚站、罚跑的惩戒,就不属于体罚与变相体罚,这就厘清了教育惩戒与体罚、变相体罚。

皇家88平台,  9月24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了《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明确规定,中小学生在上课时有用硬物投掷他人、推搡、争抢、喧闹、强迫传抄作业等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尚未达到给予纪律处分情节的,任课教师应当给予批评,并可以采取责令站立、慢跑等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草案同时规定,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以此区分“罚站罚跑”与体罚之间的界限,并对于超过罚站、罚跑烈度的处罚行为,予以明确禁止。

要纠正违纪违规学生的不良行为与习惯,需要进行适当的惩戒,但何谓适当的惩戒,目前缺乏明确的规定。比如教师罚站学生,是惩戒还是体罚?要落实教师惩戒权,就必须有惩戒的细则,要根据学生违纪违规的具体情节,明确谁来进行惩戒,进行怎样的惩戒,教师如果滥用惩戒权,要对教师进行怎样的处罚等等。

当然,制订细则是需要广泛听取教师、家长、学生和社会人士的意见的,要从规范学生行为,维护校园秩序,惩戒与教育相结合出发,制定各方都可接受的细则。在制定好细则后,要把细则告知所有学生、家长,包括张贴在校园、教室里。

  谈及草案的出台背景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介绍,教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进行适当的教育惩戒,这是全社会的共识,但怎样进行惩戒,却是一个现实的难题——家长担心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对学生进行体罚、变相体罚;教师担心被指体罚学生违反师德规范,因而不愿意对违纪违规学生进行惩戒。在这种情况下,今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要“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

对于学生的课堂违纪行为,为维护课堂秩序,教师应该有直接惩戒权,细则应该明确学生有哪些违纪行为,教师可以进行怎样的惩戒。比如,学生上课高声喧哗,破坏课堂秩序,第一次教师可以提出警告;如果警告后学生再违反课堂纪律,教师可罚站学生5分钟;如果罚站后,学生还不遵守课堂纪律,教师可把学生请出教室,交给保安处理。教师严格按照这一细则进行惩戒教育,就不会再陷入是惩戒还是体罚的争议。而对于学生在课堂之外的违规违纪行为,那就属于校园公共事务,对这类行为的惩戒权,就不在教师手中,而应该由学校按校规处理。

对于学生的惩戒,有的适合由当事教师直接处罚,如针对破坏课堂教学秩序的行为,教师为维护课堂秩序,需要对学生进行及时的惩戒。有的则不适合由当事教师处罚,如学生违反校园秩序的行为,这适合交给学校学生事务中心进行调查、处理。学生事务中心类似于学校的“学生法庭”,负责调查学生的校园违纪违规行为,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学生进行处罚,如果学生不服,还可再成立申诉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允许学生申诉,再根据新的调查结果,做出处理。这也是对学生进行法制和规则教育。

  西北政法大学“教育立法研究基地”执行主任、行政法学院教授管华介绍,《教育法》和《教师法》中均没有涉及惩戒的明确规定。教育部《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提到“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2017年年初,山东省青岛市政府发布了《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中小学校对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的学生,应当进行批评教育或者适当惩戒;情节严重的,视情节给予处分。学校的惩戒规定应当向学生公开。“这是我国地方性教育法规中,首次提出惩戒的概念。”

如果教师超出细则规定处罚学生,被学生和家长投诉,那教育部门、学校应该成立独立的调查组进行调查。在调查过程中,要听取当事教师的申辩,调查组要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处罚建议,再由学校、教育部门进行最终的处罚。这就能确保处罚依据事实,公平、公正。不根据事实,为平息家长的意见而问责教师,会让更多教师在教育学生问题上采取消极的态度。

制定细则,只是落实教育惩戒权的一方面,要让教师能使用教育惩戒权,还需要推进依法治教。简单来说,就是当教师按照细则对学生进行教育惩戒后,如果有家长质疑是体罚和变相体罚,并在网上发帖维权,教育部门应该严肃进行调查,如果教师的教育惩戒完全按细则进行,那么,就不能追究教师的责任,不能为息事宁人,动辄追究教师的责任。(蒋理)

  专家 为方便执行 实施细则应越细越好

五莲县二中教师杨某处罚逃课学生,用书本拍打,算得上体罚学生,超出了惩戒教育的范畴。如果对于学生逃课行为有明确的惩戒细则,规定这类行为属于违反学校规定,要教师把学生逃课情况报告给学校,由学校的学生事务中心(这一中心应由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学生代表、专业人士共同组成)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结果,按照校规对学生进行处罚,那么,教师在面对学生的逃课行为时,就会按惩戒细则进行,而学生因逃课被处罚,也会“心服口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