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在教育领域的应用,教育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2019年以来,通过对热点分析,可以看出在线教育治理政策的“两个不变、两个变化”:两个不变,一是政府大力支持“互联网+教育”“智能+教育”的决心和力度不会变;二是规范在线教育发展,确保教育公益、育人属性的决心和力度不会变。两个变化,一是在线教育综合治理即将发生变化,从参照线下治理的措施转向依据在线教育自身特点和规律的综合治理;二是教育APP的管理即将进入有标准、有门槛准入机制的新阶段。

“在线教育打破了时间空间的限制,课程价格也相对较低,这对广大农村地区和部分边远地区的学生和家长来说,不但满足了他们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也不会过多地加重他们的生活负担。”两会期间,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教育科技企业作业帮CEO侯建彬这样阐释在线教育的价值和意义。

在线教育是互联网技术发展背景下的新业态,据预测,2019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超过2600亿元,中小学生在线教育用户将达到8000万人。在线教育对传统教育方式的改变更是看得见的,线上学习在一些学生群体中,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事。通过互联网打破教育资源的时空限制,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也是各界对在线教育的殷切期望。

在线教育治理的内在逻辑

今年两会,发展“互联网+教育”被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表示,要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加快改善乡村学校办学条件,抓紧解决城镇学校“大班额”问题,保障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教育,发展“互联网+教育”,促进优质资源共享。

正因为在线教育广阔的发展前景,以及其在创新教育组织形态、丰富现代学习方式、共享教育资源方面的积极作用,国家层面对在线教育的发展一直持鼓励的态度。就在不久前,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强调要构建扶持在线教育发展的政策体系,推动线上线下教育融通,培育优质在线教育资源,加强在线教育人才培养等。而根据媒体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今,在线教育相关政策文件共发布过10份,尤其近几年发布更为密集。

在线教育不是教育的飞地,也不是法外之地。在线教育治理的内在逻辑,是对教育公益、育人属性的坚持。在线教育的发展必须服务于学校育人的目的,遵循教育规律。这是当前在线教育治理的出发点,也是最终目的所在。总的来看,下一步在线教育治理的内在逻辑和目标,重点在以下三个方面:

能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是在线教育的最大优势和价值。作业帮提供的数据显示,通过各类互联网技术,优质教育资源正在向更广阔的地区覆盖和渗透。数据显示,作业帮目前学生用户中,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的超过70%,在近三年月活用户增长率TOP10排名中,西部地区省份占比达70%,且用户增长均超过140%。在国家深度扶贫的“三区三州”地区,近三年月活增长速度超过120%。其中,玉树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等重点地区增长率都在200%以上。而人均使用时长排名前20中,多为青海、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其中包括西藏那曲地区、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等9个边远少数民族地区。

国家鼓励在线教育发展的态度是鲜明的。但是对于一种新业态来说,在线教育也的确存在不少问题,比如线上教育内容质量参差不齐,甚至暗藏有毒有害内容;企业经营不规范,侵害消费者权益等现象时有发生;存在重视知识传授轻育人的倾向,甚至有些平台还沦为了强化应试教育的工具。所以,在鼓励在线教育发展的同时,也要做好规范引导。对于在线教育乱象来说,终结野蛮生长的状态,规范发展,营造一个健康的发展环境,就是对在线教育最大的鼓励。应该看到,不管教育形态如何变化,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教育的灵魂不会发生变化,教育规律、成长规律没有发生改变,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也不能发生改变。

一是杜绝各种扰乱教育的不规范问题,让教育回归育人属性、公益属性。近年来,在线教育领域存在的不规范问题,特别是手机APP向学生推送不良内容,干扰了学生的正常学习,违规收集未成年人隐私信息,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这是引发政府加强在线教育治理的重要原因,也必定成为在线教育治理的重点领域。在线教育存在的合理性来源,是信息技术对教育的赋能,其根本属性还在于立德树人。在线教育无论怎么发展,都不能逃离这个根本,不能突破法律和育人的底线。在线教育行业必须要有底线思维,回归公益、育人的属性。

侯建彬介绍,用户目前每年在作业帮上主动使用累计超过350亿次问题讲解、超过5亿次“举一反三”练习、超过2000万次问答、超过100万小时的答疑讲解等服务。使用这些服务的绝大多数用户是来自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地区的学生。作业帮监测数据还显示,通过这些在线教育服务,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地区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在持续提高,学习习惯和效果也得到明显改善。

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是推动教育变革的重要力量,但是技术并不必然带来善的改变,关键点还在于如何使用技术。媒体报道,安徽省启动了“智慧资助”试点工作,将通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手段,实现部门数据对接与信息数据共享,辅助学校精准识别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并从2019年秋季学期起,将所有本科阶段高校全部纳入试点范畴。当前,我国学生资助工作已经实现了三个全覆盖,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贫困失学的目标业已实现。如何让资助更加精准、更加人性化,最大程度照顾受助者的尊严,是资助工作下一步的努力方向。从一些高校以及一些地区的实践来看,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正在发挥积极的作用。这正是技术对教育带来积极改变的一个经典示范。

二是减轻学生过重负担,提升教育质量。针对当前教育领域存在的“线下减负、线上增负”问题,减轻学生过重负担,将成为2019年在线教育治理的重要逻辑。这从另一方向提示广大在线教育企业,在线教育应当在“减负增效”上下功夫。具体而言,在产品设计上,应当重点围绕教师、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在提高学习效率上下功夫;在产品使用和体验上,应当在保护学生视力、防止孩子沉迷网络、注重激发学生兴趣和持续参与的热情上做文章,有效控制学生学习时间;在产品的推广上,要更加注重产品的工具性、支撑性功能,为老师、学生高效学习提供支持。

目前,各界对在线教育发展寄予厚望,认为随着5G、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技术的成熟和应用,在线教育的形态和服务形式也将不断升级。在侯建彬看来,以人工智能技术驱动的自适应的个性化学习是教育领域最具潜力的应用场景。

与之相反的则是一些学校,既有中小学校,也有高校,试图运用人脸识别等新技术对课堂上学生的表现进行监控。这种做法引来了巨大伦理争议。学校的初衷或许是为了学生好,但实际上却是理念与技术的错配。新技术是推动教育现代化的重要力量,但是如果没有教育理念的现代化,一些教育管理者就可能用种种新技术去为落后的教育理念、教育管理方式服务。就好比,有了汽车却用马去拉着车跑。毫无疑问,这种情况是我们应该极力避免的。

三是促进优质资源共享,保障教育公平。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是在线教育发展的内在动力,也是在线教育企业存在的重要价值源泉。在线教育能够在消除城乡信息鸿沟、消除贫困代际传递上发挥重要作用。促进优质资源共享,在线教育能够做很多事:从产品设计来看,要做好教研、提升质量,让产品本身成为优质教育资源;从产品推广来看,要坚持公益普惠原则,让优质教育资源尽可能多地惠及更广泛的群体;从企业社会责任来看,应当发挥优质教育资源的辐射力,将优质资源导向偏远贫困地区,保障教育公平,促进精准扶贫。

侯建彬介绍,人工智能技术不仅能改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促进普惠教育发展,还能为在校老师和学校提供高效的教学辅助,减轻老师和学校的工作负担,推进传统教育向智能教育升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