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规范竞赛,教育部门实施了白名单制度。媒体曝光的“大奖赛”并没有进入规范竞赛的白名单,也就是说,这些竞赛并没有什么权威性。参加竞赛的家长,有相当多也清楚地知道,这些大奖赛就是机构自己组织的,“山寨”意味很浓。可是,他们依然争相送子女参加,并在孩子获奖后,竞相展示参赛的“丰硕战果”。所谓的“难言之隐”就在于此。这不但不能培养孩子的兴趣、特长,还给孩子不诚信、沽名钓誉的反面示范。

随着各类校外艺术培训的风生水起,相应而生的各类大奖赛颇有泛滥之势。这些赛事中,当然不乏正规、含金量高的比赛,但不少比赛虽然挂着“国际”“全国”“中华”等高大上的头衔,实际上不过是一些培训机构私自操办的“野鸡赛事”,没有官方公信力的加持,在业界的认可度很低。

有人会问,竞赛都不搞了,怎么还有竞赛的需求?其实,我国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热,竞赛组织机构不断渲染刺激家长让孩子报名参加竞赛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重要原因是,家长存在对竞赛的需求。具体需求源于家长希望孩子参加竞赛提高学习成绩,以及在择校和升学中派竞赛成绩用场。要让义务教育学生家长没有竞赛需求,需要全面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缓解择校焦虑,以及改革升学评价体系。

可以说,机构充分地分析了家长的心理。只要家长这种焦虑、攀比的心态存在,不管媒体怎么曝光,还会有家长前赴后继。

当然,除了家长要理性带孩子参赛外,监管部门也不能对良莠不齐的各类赛事听之任之。对种种有名无实、收钱发奖的赛事,该取缔的取缔,该整顿的整顿——只有净化了行业风气,赛事方能回归本真,达到检验水平和锻炼能力的效果。

因此,在治理竞赛的同时,要通过建立新的教育评价体系,扭转“功利教育观”,让学校和家庭不是出于功利目标去发展学生兴趣、特长,而是从学生成长、育人角度,培养学生的兴趣、特长。即减少兴趣、特长的功利色彩,让兴趣真正回归兴趣。

大奖赛泛滥,是因为家长-培训-比赛已形成“竞赛产业链”。虽然,近年来随着治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不得与竞赛、培训成绩挂钩,“竞赛产业链”已经切断了“学校招生”这一环,但由于家长育儿存在严重攀比心态,各种名目繁多的大奖赛并不愁市场。

皇家88平台,看似双赢,却依然无法逃脱“买的没有卖的精”的套路。主办方利用家长担心输在起跑线上的焦虑和相互之间的攀比,将这类比赛吹得天花乱坠,仿佛比完赛拿到奖孩子就能“走上人生巅峰”。实际上,在“凡学皆比赛,凡赛必获奖”的情形下,说“一纸奖状”等于“一张废纸”也不为过。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严禁以各类考试、竞赛、培训成绩或证书证明等作为招生依据。

今年1月底,教育部公示了《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这份只包含了32项全国竞赛的“白名单”一经公布,就在中小学生竞赛圈和培训圈中引发“地震”。因为按照教育部规定,这份“白名单”每年动态调整一次,“白名单”以外面向中小学生的所谓全国性竞赛活动均不合规。

当然,也不排除有家长确实想通过竞赛检验子女的学习成果,进一步激发孩子的兴趣。这也是民间组织相关竞赛的价值所在,但竞赛必须规范、公正、严肃,真正发挥激励孩子兴趣的作用。与此同时,家长培养、发展孩子的兴趣,应该回归兴趣本身,不能将兴趣功利化,把获奖作为发展兴趣的追求。我国决定从2020年起全面取消义务教育阶段的特长生招生,明确招生不得与竞赛、证书挂钩,就是希望引导家长重视学生真实兴趣的培养,不是“特长招生兴趣”,也非“竞赛兴趣”。(熊丙奇)

与其说这是比赛,不如说是家长与赛事主办方完成了一场“合谋”。家长替孩子拿到了求学成长路上的所谓“敲门砖”“垫脚石”,而主办方则通过收取参赛费、培训费,指定餐饮住宿等方式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这很难起到作用,面对几十倍于录取计划的报名人数,学校怎么筛选学生?不看竞赛证书,谁信?另外,如果面谈难度大,家长为让孩子通过面谈,就需要加大学习难度,参加竞赛,即便不得奖,也对学生是训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