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期形成的缩影,对研究东亚文化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六朝上承秦汉、下启隋唐,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六朝文明。七星堆六朝墓群A发掘区东吴周氏士族墓园,是现今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家族墓地,其墓葬布局和形制对研究早期客家民系、研究南昌乃至江西地区的地方史志均具有重要意义,是“北人南迁”的历史见证。近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对江西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建设区域内的七星堆六朝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经过475天的田野发掘,共清理了73座古墓葬,出土遗物700余件,其中六朝墓葬数量最多、形制最丰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同时表示,江西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考古发掘正式参选今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此外,赣江新区已明确将实施原址保护,并准备建设六朝艺术博物馆。专家表示,七星堆六朝墓群是江西地区首次完整揭露的六朝周氏家族墓地,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世族墓园,墓葬布局和形制证实了因战乱而大批南迁的北人和本地土著居民之间的文化交流与融合,对研究早期客家民系、研究南昌乃至江西地区的地方史志均具有重要意义,是“北人南迁”的历史见证。与此同时,这一墓群的发现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700余件出土遗物展示了孙吴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是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重要材料,对研究六朝时期民族融合、东亚文化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图片 1七星堆六朝墓群远景。七星堆六朝墓群规模、规格均超过以往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位于赣江新区儒乐湖以南、赣江以西,分为A、B、C三个发掘区。A、B发掘区位于南坊村东约750米,东距赣江约500米;C发掘区位于赣江新区南坊村桃花埠自然村及其北侧岗地,核心区域在A发掘区东南约800米,东距赣江约200米。其中,A发掘区16座六朝墓葬,排列有序、布局合理、规划严谨,排水系统完备、发现大量墓园建筑废弃物,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士族墓园,也是现今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家族墓地。六朝上承秦汉、下启隋唐,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六朝文明。历史上,六朝时期中国文化向海东各国流传,朝鲜半岛和日本的文明进程在中国的影响下有着质的飞跃。在此之前,南京、杭州、马鞍山、南昌、九江等地曾多次发现六朝时期的墓群,但其中保存下来的大型六朝墓群并不多见,主要以安徽马鞍山东吴朱然家族墓地为代表。此次七星堆六朝墓群规模、规格均超过以往,而墓群中出土的器物,从数量、特色看也属国内罕见。图片 2A发掘区全景。据介绍,2013年6月,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湖滨南路土方施工中挖掘出六朝时期网钱纹墓砖,其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即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南昌市博物馆在墓砖发现点周边迅速展开考古调查与勘探,考古调查、勘探发现墓葬密集分布区约5000平方米,其中形制较为清楚的古墓26座,因取土破坏的残损古墓19座,共计45座古墓。图片 3长舌俑其中,2018年8月至12月,基本完成A区发掘,发掘面积2600平方米,发现墓葬22座,其中东汉墓4座,六朝墓葬16座,明清墓2座。发现排水沟7条。出土了瓷器、陶器、金属器、石器等遗物近200件。2019年4月至8月,基本完成C区发掘,发掘面积约3000平方米,发现六朝墓葬51座,出土遗物500余件。目前正在全面勘探B区,已经勘探发现12座砖室墓,同时对A区最大的墓M5的排水沟进行发掘。墓砖上有“周侯”、“豫章海昏中郎周遵字公先”等铭文据《光明日报》报道,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介绍称,七星堆六朝墓群A、C区发掘出的六朝时期墓葬均为砖室墓,规模庞大、形制多样,有横前堂、券顶等;墓砖纹饰以网钱纹为主,也见有兽面纹,部分墓砖上有“周侯”“豫章海昏中郎周遵字公先”“周中郎”“甘露元年”等铭文。图片 4M2:“豫章海昏中郎周遵字公先”。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表示,七星堆六朝墓群目前出土了700余件遗物,按质地可分为瓷器、陶器、金属器、石器等,按照用途可以分为模型明器、日用器、陪葬俑、武器等。从数量上看,瓷器占绝大多数,陶器次之,金属器再次,石器最少。瓷器有盘口壶、钵、罐、盏、谷仓、灶、水井、畜禽模型、坞堡等。多为洪州窑产品,亦见有湘阴窑、越窑的产品;陶器有壶、罐、熏炉、灶、擂钵、灯台等,还发现有与墓葬墓园建筑相关的板瓦、筒瓦、兽面纹瓦当等;金属器有盆、鐎斗、熨斗、铜镜、钗、镯、戒指、弩机等;石器有黛板、石臼等。图片 5仓井灶遗物中,湖南湘阴窑的产品主要是模型明器,如坞堡、胡人俑、畜禽模型等,再现了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浙江越窑的产品主要是小件日用器,胎釉结合好,制作精致。江西洪州窑的产品主要以日用器为主,亦见有模型明器。在七星堆六朝墓群中,同时出现三个窑口的产品且产品功能清晰,充分证明了六朝时期长江中下游地区商贸活跃、手工业分工精细、船运发达,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繁荣奠定了基础。图片 6坞堡模型(图片来源于新京报及网络)

图片 1

六朝上承秦汉、下启隋唐,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六朝文明,在文学与清谈、绘画与书法、陵墓石刻艺术、科学技术等方面留下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许多经典之作。

原标题:国内罕见的七星堆六朝墓群 拟建六朝艺术博物馆

12月6日,记者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该院正对江西省南昌市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建设区域内的七星堆六朝墓群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经过475天的田野发掘,考古工作者已清理出73座古墓葬,出土遗物700余件。

六朝上承秦汉、下启隋唐,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六朝文明。七星堆六朝墓群A发掘区东吴周氏士族墓园,是现今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家族墓地,其墓葬布局和形制对研究早期客家民系、研究南昌乃至江西地区的地方史志均具有重要意义,是北人南迁的历史见证。

据了解,七星堆六朝墓群A发掘区是目前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的家族墓地,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士族墓园。这一墓群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它是长江中下游六朝时期经济繁荣、商贸活跃、船运发达的历史见证,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期形成的缩影,是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重要材料,对研究六朝时期民族融合、东亚文化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近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队对江西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建设区域内的七星堆六朝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经过475天的田野发掘,共清理了73座古墓葬,出土遗物700余件,其中六朝墓葬数量最多、形制最丰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同时表示,江西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考古发掘正式参选今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此外,赣江新区已明确将实施原址保护,并准备建设六朝艺术博物馆。

七星堆六朝墓群真容显现

专家表示,七星堆六朝墓群是江西地区首次完整揭露的六朝周氏家族墓地,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世族墓园,墓葬布局和形制证实了因战乱而大批南迁的北人和本地土著居民之间的文化交流与融合,对研究早期客家民系、研究南昌乃至江西地区的地方史志均具有重要意义,是北人南迁的历史见证。

2013年6月,南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湖滨南路土方施工中挖掘出六朝时期网钱纹墓砖。其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南昌市博物馆在墓砖发现点周边展开了考古调查与勘探,发现墓葬密集分布区约5000平方米。考古人员认定,该墓群是南昌近年来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六朝古墓群。

与此同时,这一墓群的发现填补了江西地区六朝考古研究的资料空白,700余件出土遗物展示了孙吴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是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的重要材料,对研究六朝时期民族融合、东亚文化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2018年8月16日,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在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组建考古队对七星堆六朝墓群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七星堆六朝墓群远景。

七星堆六朝墓群位于赣江新区儒乐湖以南、赣江以西,分为A、B、C三个发掘区。2018年8月至12月,考古人员基本完成A区发掘,发掘面积2600平方米,发现墓葬22座,其中东汉墓4座,六朝墓葬16座,明清墓2座,发现排水沟7条。出土了瓷器、陶器、金属器、石器等遗物近200件;2019年4月至8月,基本完成C区发掘,发掘面积约3000平方米,发现六朝墓葬51座,出土遗物500余件;目前,正在全面勘探B区,已经勘探发现12座砖室墓,同时对A区最大的墓M5的排水沟进行发掘,发现在墓道前方约25米处临近排水沟位置发现大量建筑废弃物,如筒瓦、瓦当、碎砖等,推测在墓道前方与排水沟之间应存在墓园建筑,惜因近代取土,破坏严重。

七星堆六朝墓群规模、规格均超过以往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专家介绍,七星堆六朝墓群A、C区发掘出的六朝时期墓葬均为砖室墓,规模庞大、形制多样,有横前堂、券顶等;墓砖纹饰以网钱纹为主,也见有兽面纹,部分墓砖上有周侯豫章海昏中郎周遵字公先周中郎甘露元年等铭文。其中A发掘区16座六朝墓分布规则,墓与墓之间未见打破迹象;墓群呈东西向一字排开,墓道朝向一致;排水沟规划有序,与墓葬相互衔接,沟与沟间有明显的打破连接迹象,构成复杂的地下排水系统。在一处墓群中同时发现多种墓葬形制且墓葬规模庞大,在江西省属于首次发现,在全国同时期的墓群中亦属罕见。

赣江新区七星堆六朝墓群位于赣江新区儒乐湖以南、赣江以西,分为A、B、C三个发掘区。A、B发掘区位于南坊村东约750米,东距赣江约500米;C发掘区位于赣江新区南坊村桃花埠自然村及其北侧岗地,核心区域在A发掘区东南约800米,东距赣江约200米。其中,A发掘区16座六朝墓葬,排列有序、布局合理、规划严谨,排水系统完备、发现大量墓园建筑废弃物,是国内罕见的东吴周氏士族墓园,也是现今发现最重要的六朝时期高规格家族墓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