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突然发布通知,宣布NOIP竞赛暂停。

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暂时停办

NOIP全称为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分为普及组和提高组两个组别。竞赛暂停,打乱了很多人的备战节奏。但业界普遍认为,竞赛并不会就此取消,更有可能的是改名再来。

图片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官网

其实,NOIP是很多人接触算法竞赛的开始。到了大学,这些人的大部分仍会继续自己的竞赛之路,在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简称ACM-ICPC)的赛场上继续拼搏。

8月16日,中国计算机学会突然发布通知,宣布NOIP竞赛暂停。

那些属于竞赛的日子,仍是他们青春岁月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NOIP全称为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分为普及组和提高组两个组别。竞赛暂停,打乱了很多人的备战节奏。但业界普遍认为,竞赛并不会就此取消,更有可能的是改名再来。

“不做题会觉得有些空虚”

其实,NOIP是很多人接触算法竞赛的开始。到了大学,这些人的大部分仍会继续自己的竞赛之路,在ACM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的赛场上继续拼搏。

ACM-ICPC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在ACM-ICPC中叱咤风云的选手,大多也曾在NOIP和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摸爬滚打。和算法题交手过招,是这些“计算机大神”生活的一部分。

那些属于竞赛的日子,仍是他们青春岁月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初高中时搞竞赛,当然也存有功利心,想拿竞赛成绩作为名校的敲门砖;但热爱,同样也是他们坚持的动力之一。

不做题会觉得有些空虚

到了大学,还在竞赛的坑底躺平,每个人的原因各有不同。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研究生孙科心中有遗憾——高中时在弱省弱校,没机会学到什么东西,在NOI中发挥不佳。凭借信息学奥赛保送北京大学的2016级本科生吉如一也有遗憾——高中没有入选国家队为国出征。“到了大学就还想继续比赛。而且高中搞了两年竞赛之后,有些放不下了,不做题就觉得空虚。”

ACM-ICPC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在ACM-ICPC中叱咤风云的选手,大多也曾在NOIP和NOI中摸爬滚打。和算法题交手过招,是这些计算机大神生活的一部分。

竞赛生们一进大学,就对写代码驾轻就熟。其他计算机专业新生需要把大量时间花在学习和练习写代码上,但竞赛生们能拿这些时间来做些别的事情。比如,继续打比赛。

初高中时搞竞赛,当然也存有功利心,想拿竞赛成绩作为名校的敲门砖;但热爱,同样也是他们坚持的动力之一。

“用自己学过的算法知识、编程技巧等等去解决一道道题目,可能需要冥思苦想,也可能会做错,但最终解成功时会觉得十分有成就感,这就是算法竞赛最大的魅力。”孙科说。

到了大学,还在竞赛的坑底躺平,每个人的原因各有不同。北京师范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研究生孙科心中有遗憾高中时在弱省弱校,没机会学到什么东西,在NOI中发挥不佳。凭借信息学奥赛保送北京大学的2016级本科生吉如一也有遗憾高中没有入选国家队为国出征。到了大学就还想继续比赛。而且高中搞了两年竞赛之后,有些放不下了,不做题就觉得空虚。

ACM-ICPC分为区域赛和世界总决赛,团队要在规定的5个小时内完成主办方给出的题目,题目通常为8—13道。和高中时的信息学奥赛不同,ACM-ICPC的题会出得更加包罗万象。“比赛没有超纲的知识。它不仅考编程、算法、数据结构,还可能考到编译原理、计算机组成原理等,涵盖大部分计算机专业课知识点。”孙科说。

竞赛生们一进大学,就对写代码驾轻就熟。其他计算机专业新生需要把大量时间花在学习和练习写代码上,但竞赛生们能拿这些时间来做些别的事情。比如,继续打比赛。

ACM-ICPC决赛:重压之下的高手过招

用自己学过的算法知识、编程技巧等等去解决一道道题目,可能需要冥思苦想,也可能会做错,但最终解成功时会觉得十分有成就感,这就是算法竞赛最大的魅力。孙科说。

在吉如一看来,如果高中时竞赛基础较好,在区域赛中拿到奖牌并不难。他也很清楚,从实用角度来讲,在区域赛中拿牌就已经足够;再往后参加世界总决赛,边际效益其实会缩水。“世界决赛竞争激烈,拼命训练才能拿牌。”

ACM-ICPC分为区域赛和世界总决赛,团队要在规定的5个小时内完成主办方给出的题目,题目通常为813道。和高中时的信息学奥赛不同,ACM-ICPC的题会出得更加包罗万象。比赛没有超纲的知识。它不仅考编程、算法、数据结构,还可能考到编译原理、计算机组成原理等,涵盖大部分计算机专业课知识点。孙科说。

吉如一记得,2018年决赛前的半个月,他和队友几乎将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花在了训练上。如果没有课,他们就在机房里从早泡到晚。

ACM-ICPC决赛:重压之下的高手过招

但对赛场的渴望会战胜理性的投入产出比分析,竞赛选手终究还是热血难凉,想代表学校、代表国家,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选手一较高下。

在吉如一看来,如果高中时竞赛基础较好,在区域赛中拿到奖牌并不难。他也很清楚,从实用角度来讲,在区域赛中拿牌就已经足够;再往后参加世界总决赛,边际效益其实会缩水。世界决赛竞争激烈,拼命训练才能拿牌。

“能跟世界范围内的大神们同场竞技,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非常酷炫了,体验大概就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就像奥运会一样。”去年也曾代表北京师范大学参赛的孙科说。

吉如一记得,2018年决赛前的半个月,他和队友几乎将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花在了训练上。如果没有课,他们就在机房里从早泡到晚。

2018年ACM-ICPC决赛就在北京大学邱德拔体育馆进行,这也是吉如一第二次参加总决赛。当时,有来自51个国家和地区的140个团队同场竞技。“压力非常大。”现在回忆起来,吉如一脱口而出的,仍是压力。主场作战,既是优势,也让队员背负了沉甸甸的期待。

但对赛场的渴望会战胜理性的投入产出比分析,竞赛选手终究还是热血难凉,想代表学校、代表国家,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选手一较高下。

题目会以纸质形式发到参赛队员手上。他们最先要做的事就是读题,判断题目的难易程度,制定解题策略。由于三个人只有一台电脑,所以一个人上机操作时,其他两个人就要抓紧时间思考其他题目的解法。

能跟世界范围内的大神们同场竞技,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非常酷炫了,体验大概就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就像奥运会一样。去年也曾代表北京师范大学参赛的孙科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