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

近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了《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针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相关法律政策问题,研究报告主要关注了六大问题,涉及几十项具体法律政策建议。

原标题:网络保护专章专治网络保护不到位

距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正式亮相,还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研究报告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为价值取向,指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应确立以儿童权利为导向的法律政策理念,建立堵疏结合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体系,以及多方共治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机制。

上千名家长联名呼吁严管网游未保法修订草案作出回应

今年2月,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社会事务室副主任刘新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未成年人保护法将迎来大修,预计提请10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初次审议。

研究报告首先认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要遵循《儿童权利公约》,确立以儿童权利为导向的法律政策理念,尊重儿童的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中央团校王建敏教授也认为,提高未成年人的未来素养,也是提高其未来的发展能力,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应该体现儿童视角。

未成年人保护法制定于1991年,于2006年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订。时隔13年,未成年人保护法迎来大修。10月21日,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

“2018年3月,受全国人大相关部门的委托,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启动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专家建议稿的起草工作。我们在专家建议稿中专门写了‘网络保护’一章,建议在传统的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篇章基础上,增加政府保护和网络保护专章。”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说。

针对充分实现网络环境下儿童的受保护权,研究报告具体提出了三项立法政策建议:加大对发布、传播不良信息行为的处罚力度;在刑法中规定对持有儿童色情信息行为的处罚;对涉及未成年人网络欺凌的资料采取阻断传输、删除等措施,对实施网络欺凌的行为进行处罚。

修订草案条文从72条增加到130条,并就备受关注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监护人监护不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问题作出回应。本刊特推出一组报道,对网络保护、国家监护制度、强制报告制度等内容作出解读。

2019年5月,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在京召开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座谈会,相关部委、企业代表和专家就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话题展开讨论。此外,在全国人大组织的多场关于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的讨论中,都涉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话题。

当前,互联网对实现儿童发展权和参与权具有重大积极意义。应明确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不应以牺牲未成年人基本权利为代价,把未成年人隔离在网络环境之外,而是要积极支持、引导未成年人参与网络保护,在参与过程中培养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以最终实现未成年人的全面发展。

“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特别是网络游戏问题触目惊心。”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何毅亭说。

围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中的个人信息保护、网络游戏沉迷等问题,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开展了专题研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近日发布《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政策的完善提出了相关建议。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在互联网时代,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与能力将成为未来与人竞争的重要因素,未成年人上网宜疏不宜堵。”

10月21日下午,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何毅亭在作草案说明时,道出了我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不到位问题的严重。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对佟丽华进行采访,对《研究报告》进行了解读。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是全社会的事情。研究报告指出,国家要搭建多方共治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机制,阐述了政府、企业、学校、家庭和社会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方面应该承担的具体职责。

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会议期间,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讲述了法律修改期间的一个细节。

充分实现网络环境下儿童受保护权

研究报告认为,国家要建立堵疏结合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体系。建议对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直播、发视频等行为进行限制而非隔离。对于14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应赋予其自主使用网络直播或播发视频的权利;鼓励未成年人发布具有正能量并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网络产品分类制度等。

今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收到多名人大代表转来的群众来信,其中一封信是上千名家长联合签名的,强烈要求国家加强对网络游戏的监管,以防止未成年人深陷网络游戏不能自拔。

记者:为什么会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的问题开展专题研究?

此外,研究报告建议参照美国和欧盟的相关立法,破解未成年人身份确认与隐私保护的难题。建议,国家应该主导建立“一站式”未成年人身份识别管理平台;区分年龄确定未成年人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完善监护人同意制度等。

值得注意的是,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问题只是网络保护不到位的一方面。此外,网络不良信息、网络欺凌等现象也并不少见。

佟丽华:在参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政策改革的讨论中,我们明显感觉到,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立场及专业背景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到底什么是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如何更好地开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很多这样的基础问题,大家似乎还没有想清楚。

对于社会高度关注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沉迷问题,报告建议由政府推动建立“一站式”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管理平台,对未成年人网络游戏行为进行统一管理;加强对企业调研,对互联网企业在防沉迷方面采取的有效措施进行研究,为立法提供参考并进行推广;充分发挥家长、学校在未成年人防沉迷方面的作用;明确网络游戏成瘾的诊断标准,加强对网瘾戒除机构的治理。

“网络空间已成为未成年人成长的重要领域,其重要性不亚于家庭和学校,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缺乏网络保护方面的相关规定,已明显滞后于实际工作需要。”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在对基础问题没有形成共识的时候,不同的人基于不同认识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提出了不同的立法政策建议,导致建议是零散的甚至是互相矛盾的。这种局面不仅会影响相关立法政策的质量,也可能对现实中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带来消极影响。因此,我们开展了这样的研究并发布了《研究报告》,期望能够推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近年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问题倍受社会关注。全国人大正在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新增了“网络保护”专章;国务院制定的专门规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也即将问世;国家网信办正在制定《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也已经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

为了解决网络保护不到位这一突出问题,修订草案增设“网络保护”专章,对网络保护的理念、网络环境管理、网络企业责任、网络信息管理、个人网络信息保护、网络沉迷防治、网络欺凌及侵害的预防和应对等作出全面规范,力图实现对未成年人的线上线下全方位保护。

记者: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要遵循什么样的理念与价值取向?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说:完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制建设很关键,技术也很重要,比如,由政府设立“一站式”未成年人身份识别和保护平台,可以有效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但是,政府与社会应该有分工,尤其是要开发家庭的作用。

实行时间管理防范网游沉迷

佟丽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要遵循《儿童权利公约》,确立以儿童权利为导向的法律政策理念,重点从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三个角度进行了研究。在新时代,有必要明确互联网对实现儿童发展权具有重大积极意义。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离不开现实社会的努力。研究报告认为,国家要推进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与现实保护的有效融合,提出实现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跨越式发展。比如:建立儿童大数据系统、建立村委会儿童权利督察员管理系统;利用网络的便捷性,建立及时高效的举报机制;推动建设网络教育平台,提升家长教育能力;以网络产品等形式,推动网络素养教育的普及,开设网络课堂,对未成年人开展有益的安全和文化知识等教育。

孩子沉迷网络游戏,已经成为很多家长的心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