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讯
为提升主题班会质量,培养班主任指导、策划主题班会的能力,力争打造特色班级文化,传递正能量,耒阳师范于12月下旬开展了主题班会评比活动。

招式解析

见龙在田,“降龙十八掌”第三式。中国古时天象家为了便于观测,将主要星座分为28星宿,其中又以7个1组分为东西南北四象,分别称为青龙(东)、白虎(西)、玄武(北)、朱雀(南)。青龙七星又称为龙星。每年春季,龙星从田间地平线升起,此称之为“见龙在田”。

《道德经》乾卦的第二爻(九二)有云: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这个卦面的意思是:龙出现在田间,有利于大德之人出来治事。也可以理解为: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已经崭露头角。千里马遇见伯乐才会身价百倍,潜藏的「龙」,需要由具有龙德的人发掘和培养。

说回班会课,这门年轻的教育形式虽然因其巨大的潜力被官方认可和重视、在民间搞得如火如荼,但官方对它的定位似乎仍有些犹豫:一方面,国家的政策文本中多次提到了班会课的重要性,全国中小学也普遍都给班会课设有专门的时间,但官方却并没有为它发行专门的教材;另一方面,各地政府和学校也都把班会课比赛作为例行教育活动,但评优评先或职称晋级时,这些比赛所获得的奖项或证书又普遍不被官方认可。

种种迹象表明,政府对班会课的界定也是模糊不清的,至少目前没有把它认定为一门学科。班会课就像一条盘卧在田间的青龙,虽然前途无量,但却盼望着身怀龙德之人来点石成金。而它的内涵和外延,也亟需被厘清,以摆脱眼下这样的尴尬境地。


在班队活动中展现学生的生命活力

经过初赛、决赛,507班谷元秀老师主导的《诚信在我心中》、508班罗周祁老师主导的《认识自我,珍惜当下》荣获一等奖,512班刘瑛老师主导的《人生,背着“壳”前行》、502班谭欣老师主导的《我们一起走过》、538班徐美元老师主导的《向左走,向右走》荣获二等奖,506班谭孝尤老师主导的《和谐相处,快乐成长——谈校园人际关系处理》、509班李慧老师主导的《手机还能收下去吗?》、500班李鑫老师主导的《雷锋精神还值得弘扬吗?》、543班欧阳娟老师主导的《心怀感恩,与爱同行》荣获三等奖。

一、班会课的内涵

——常州市“新基础教育”班级建设考察报告

这九堂获奖的主题班会课,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什么是班会课?”

许多班主任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多少都有点懵。于是我换了个问法:

你上班会课通常都做什么?

大家的回答就五花八门起来,罗列如下:

  • 一般都谈谈量化、训训学生;
  • 找个主持人,排个节目,演个小品;
  • 安排工作;
  • 分析考试成绩;
  • 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偶尔会鼓动鼓动学生;
  • 搞辩论赛;
  • 看电影;
  • 上自习;
  • 被数学占了……

看吧,仍是上一期提到的问题(点击查看上一篇)

关于班会课的定义,各大名家都给出了自己的见解。我们选择一些有代表性的说法供大家参考:

  • 主题班会是在班主任的指导下,全体学生共同参与的为解决班级或学生成长中存在的教育问题,围绕某个主题而实施的班级活动。
    ——迟希新《有效主题班会八讲》
  • 主题班会是教育者——尤其是班主任根据学生成长需要和学校教育教学的具体安排,针对学生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组织学生围绕一个明确的主题、采取适宜的方式进行的一种集体参与性教育活动;一般以会议的形式表现出来。
    ——郑学志《高中主题班会设计技巧与优秀案例》
  • 班会课是一门综合实践活动类校本德育课程,是在班主任的指导下,班级成员共同参与的具有明确的教育目的、灵活的教育时间、严谨的内容设计的系列主题教育活动。它以班级活动为主要载体,以主题会议等为主要形式,是师生间、生生间、以及学校、家庭、社区间多方参与互动的教育过程。
    ——齐学红、袁子意《班会课的设计与实施》
  • 主题班会是班级在班主任的指导下,围绕一个专题或针对一个问题而组织的班集体全体成员共同参加的教育活动。
    ——李季、梁刚慧、贾高见《小活动,大德育》
  • 主题班会是指,在班主任的引导下,根据学生的兴趣和身心发展特点,以学生为主体,经过一系列精心设计、策划的班级教育活动。
    ——张亚男《中小学主题班会研究综述》

我们发现,各位名家对班会课的定义大同小异。综合他们的见解,我首先把班会课的特征总结了出来:

杨碧琼 汤彩霞 彭芳 刘晓

一是精心构思,准备充分。无论是题材的选择、挖掘,还是对主持的选择及班会流程的设计,均可以看出班主任下了功夫。例如,谭欣老师为渲染班会的气氛,搜集了学生入校以来学习、生活、工作、班级活动等相关照片,并用多媒体加以展示,一下子就把学生带入了班会主题,让学生有话可说,有情可抒,取得了很好效果。

二、班会课的特征

  1. 班主任为主导:班主任必须全程参与班会的设计,并在班会进行时适时总结和提炼,以保证班会课的方向和效度,否则很容易让班会沦为「放羊」;
  2. 全体学生为主体:学生是班会课的主角,在班会课的实际操作中,一定要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参与进来。尽管班主任要在班会上发挥主导作用,但参与过多会把又班会变成「一言堂」,把握好度很重要;
  3. 有鲜明的班会主题:主题是班会的灵魂,不是泛泛而谈,而要围绕一个具体的专题或针对一个具体的问题来设计和组织;
  4. 有明确的教育目标:有了主题还有够,班会课还要承载教育功能,着眼于学生的全面发展,让他们在参与的过程中学会做人、学会成长。因此,哪怕是开文艺晚会,目标都需明确——展示才艺、释放压力、陶冶情操、感受生活的快乐;
  5. 有周详的实施计划:小到一个班会的选题策划、活动筹备、组织实施,大到一个学期甚至整个学段的班会节数、主题规划、梯度设计,都呈现出计划性特征;
  6. 有丰富的教育内容:思想、政治、情感、态度、理想、信念,道德、纪律、法律、学习、健康、劳动、人格、审美、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等等各类主题兼容并蓄,无所不包;
  7. 有灵活多样的组织形式:主题会、交流会、报告会、联欢会、朗诵会、演讲赛、辩论会、技能赛、团队会、节庆会、家长会、还有见缝插针的微班会,只要学生喜欢、老师方便、能出效果,哪种形式都可为你所用。

老师主导、学生主体、鲜明主题,核心三“主”可以保证根骨俱佳;有目标、有计划、有内容、有形式,美颜四“有”则让班会血肉丰满。

有了「三主四有」,我们不仅可以以此为尺,去衡量远近大小课例的优劣;还可以以此为枪,将其变成设计和优化班会的强大武器。

2011年3月23日—25日,在市教科院丁文平副院长的组织带领下,我们到常州进行了为期1天半的“新基础教育”考察学习。尽管一路奔波,舟车劳顿,但两天的考察学习让我们收获颇丰。

二是主题明确,针对性强。抓住了学生当中存在的热点、难点、重点问题,解决了学生思想行为上的实际问题,又着眼了学生的未来发展,帮助学生澄清了是非,提高了认识。例如,李慧老师主导的《手机还能收下去吗?》主题班会,针对的就是学生上课玩手机是收还是不收的难题进行讨论,引导学生认识自律与他律的重要性。

三、班会课的两个争议

一.基本情况。

三是形式多样、新颖,达到了教育效果。九堂班会课,班主任均能从主题、学生班级实际情况出发,精心设计班会形式,做到寓教于乐。有的通过小品,讽刺同学当中的不良现象;有的通过游戏,让学生体味成长的艰辛;有的通过故事,启发学生深思其中蕴含的道理;有的通过辩论,让学生明辨是非。整个过程,既有学生的参与,又有班主任的适度点拨,做到了内容与形式的有机结合,激发了学生兴趣,提高了学生思想认识。

1. 对班会课的称呼

在以上名家给出的定义中,坠子除了齐学红、袁子意直呼其名为「班会课」外,其他人都称其为「主题班会」;此外,还有班会、班队会、班主任课等称呼。对此,各家说法不一,但随后渐渐合流,基本达成一致意见。我们认为秦望老师的观点最为客观全面:

班会分类莫衷一是,不方便老师学习。我认为班会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狭义班会指的是主题教育课,是在班主任的主导下,全体学生共同参与的,为解决班级中的教育问题,围绕某一主题而实施的班级教育活动。
广义班会,是指班级中由老师或学生组织的各类主题会、交流会、报告会、联欢会、朗诵会、演讲赛、辩论会、技能赛、团队会、节庆会、家长会等班级活动。
这种定义方法更注重班会的功能的发挥,而非学术概念的严谨,方便一线老师操作。

我们在《散打班会课》系列文章的输出中谈到的「班会课」是以「主题班会」为主,并在此基础上对广义的「班会」进行多样化的探索与努力。

本次学习我们被分配在班队建设组,负责重点考查学校的班级建设工作。短短的1天半时间里,我们有幸听到了来自常州实验二小、新桥小学、东方小学的6节班队课,有机会直观感受“新基础教育”理念下班主任关于班级建设方面的教育与研究活动。总的来说,6节班队课中,学生与班主任展现出来的状态非常自然与和谐。我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学生与班主任在活动过程中焕发出的勃勃生机。

近几年来,该校一直重视主题班会在教育中的引领作用,重视对班主任策划主题班会能力的培养,规定每周星期二第七节课为主题班会课时间,并定时进行检查、考核,力争主题班会课成为学生德育工作的又一亮丽明片。

2. 「班会课」是「会」还是「课」?

我们发现,以上各位专家给出的定义中,中心词都是「活动」。但也有其他说法:

  • 有人认为是「」:班会课的大多形式都是以「会」的形式呈现的,如主题会、交流会、报告会、联欢会、朗诵会等等。从构成比例上来说,班会课的核心应该是「会」;
  • 也有人认为是「」:班会课具有明显的课程特征,如具有明确的教学目标、老师主导、学生主体、遵循课堂教学规范、还有严格的组织过程(定期开、有评比)。因为班会大多以校情、班情为基础,解决班级的实际问题,齐学红和袁子意甚至认为班会课是一门校本课程

表面上看,争议这个话题有点像玩文字游戏,但本质上是对班会课的定性问题,决定班会课发展的走向。就此我谈谈自己的理解:

  • 班会是「会」而凌驾于「会」:虽然班会课有很多类型的「会」构成,但它的目标和功效不应该止步于「会」。前文提到,班会课的特征之一就是有明确的教育目标,无论哪种会都要围绕「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这个框架里开展;
  • 班会是「课」而不足为「课」:虽然具有课程的部分特征,但班会一无教材、二无测试、三无官方评价体系的认可(见文首“招式解析”部分),;并且课程以传授知识为目的,而班会则以立德育人为目标,不可相提并论。
  • 班会是实打实的「活动」。无论是「会」还是「课」,都是一种德育「活动」。所以,专家们普遍称班会为「活动」,算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二.观课印象。

责任编辑 呢啁

四、再给班会下一次定义

探讨了班会课的内涵和外延,梳理了「三主四有」七大特征,又厘清了班会课的两个概念争议,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清晰地给它下一个定义了:

所谓班会,是班主任根据学生全面发展的需要(目标性)和学校教育教学的具体安排(计划性)或针对学生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内容性),围绕某个鲜明的教育主题(主题性)而设计,并以恰当形式(多样性)组织和实施(主导性),班级所有学生共同参与(主体性)的教育活动。

问题来了:这个班会课到底有什么用?都有哪些各类呢?

欢迎关注下期话题:《散打班会课·班会之道》之

新课程理念下,班队课的角色定位。

《野马分鬃:班会课的功能与分类》

以往的班队课,常见的是班主任大包大揽,教师抓住问题进行说教,学生在台下被动地接受,但学生心灵深处并没有受到触动,学生大多充当观众的角色。而这次在常州观摩的几堂班会课,我们发现普遍的亮点是:学生是班会课上真正的小主人。从班会主题的确定,到活动过程的策划与设计,到学生根据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社团或小队,最后到课堂上的成果展示,都是学生自主参与、积极谋划、全程经历的生命过程。而班主任扮演的只是这个学习共同体中的一份子,既是组织者也是参与者。比如:常州二实小四年二班的《我和十岁有个约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班会课上,学生展示的都是他们在前期活动中团队合作的丰富成果,例如“爱心社”展示了队员们在课外学习到的手语动作;“百灵社”为大家播放了“三八节”为妈妈们过节的片段;“生活社”的成员们骄傲的教大家做红汤面和手擀面;“自然社”则诠释了别样的生日历程——到大自然中去!而“文学社”的队员们则别具匠心地展示了他们曾经用过的尿布和花布小棉袄,讲述了一个个童年趣事,在阵阵笑声中把在场的所有人带回了快乐的婴孩时代……整节班会课中,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孩子们在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体验活动中,感受到成长的幸福与快乐,懂得去回报社会及家人的爱,而在这个过程中,班主任利用自己的教育智慧,巧妙地为学生搭建了一个展示的平台,教师的适时启发,及时点拨,起到了润物细无声的作用。毋庸置疑,这是一堂非常成功的班会课。

“新基础教育”理念下班队课的特色。

1.班队课的主题确定符合学生成长需要。

班级管理中,“新基础教育”强调尊重人的生命,强调让学生在整体上得到发展,让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取向,让学生“在成事中成人”,根据学生的成长需求设计活动内容,重视班级文化建设,在班级文化建设上,强调全程性基础上的主题活动。通过常州的6堂班队课,我们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这些理念的存在和影响力。例如常州二实小四年二班的《我和十岁有个约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该班班主任白露老师个人素质非常强,应该是一位具有一定“新基础教育”的理念和实践经验的优秀班主任。评价一堂班会课是否成功,通常听课者首先会关注班会课的选题。如今在大多数人看来,10岁是孩子的第一个整生日,也表示着孩子成长的一个重要阶段。10岁被人为地赋予了特殊的意义。由此变成了“花钱日”、“大吃大喝日”等。白露老师根据社会现状,和学生利用一节班队课进行讨论,最终决定结合本班社团资源,来开展“金色生日”这一系列活动。当上课伊始孩子们欢呼雀跃“我们十岁了!”,当屏幕上缓缓推进“《我和十岁有个约会》的字幕”,我们的心被震动了,被感染了。这是一个多么巧妙、多么令人期待的主题啊!我们想:所有的孩子都会愿意全身心地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来,因为这就是他们的成长需求,这就是他们最想要的生活,最想要的班会课。正如“新基础教育”所提倡的:班队课只是一个载体,教师要从孩子成长的现状出发,努力去解决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需求与困惑。

2.班队课前期工作准备充分。

本次6堂班队课前期工作准备充分,班主任非常重视班级社团建设。无论是新桥小学三年级四班的《春游建议“队队碰”》中的负责宣传的“小喇叭”小队、负责春游游戏设计的“快乐天使队”,常州二实小四年二班的《我和十岁有个约定》中的“爱心社”、“百灵社”、“生活社、“文学社”,还是东方小学根据自己喜好命名的“星光队”、“冰雪队”、“金脚丫队”等,无一不体现了“新基础教育”所提倡的“把精神发展主动权还给师生,让学校充满勃勃生机”的理念。通过小队合作,到队队合作再到全班合作,让每一个学生在合作中都能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每项活动。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孩子们的各项能力得到了不同程度的锻炼。呈现在公开课上的就是学生能够自由大胆地陈述己见,能够心平气和地倾听不同意见,能够学会与他人合作,共同达成目标,队员们不但能够自我表达,还能有意识地相互欣赏,甚至提出善意的建议……每堂班队课均不同程度地体现了新基础教育的重要理念:把班级还给学生,让班级充满生长气息。

3.班队课注重教育资源的整合。

6节班队课中,我们很清晰地感受到每位班主任对于教育资源整合的力度。例如东方小学二年六班的《我们把春天“带”回家》,年仅8岁的孩子们为了完成具有一定挑战性的小队任务,他们想法设法,学会了向身边的学科教师、学长及家长们寻求帮助。其中一个小队为完成种植任务,积极请教科学老师,种下了牡丹花的种子,并在高年级哥哥姐姐的帮助下,顺利完成了班级花坛的布置任务;另一小队为完成环保任务,向全校同学和家长征集宣传小木牌……在“新基础教育”中,这样的资源整合随处可见,和以往的班主任“闭门造车”封闭式的班队设计相比,确实是一个全新的改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