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在美国作访问学者期间,我经常去学校的Recreation
Center打乒乓球。大概美国人的乒乓球水平普遍太差了,以至于像我这样一个在研究所内的深度板凳队员,在当地也成了“高手”。经常一起玩的有一位当地教会的牧师。有一次,他问我做什么研究工作时,我以实相告:气候变化研究。他听说后竟不屑地说“你们这些搞气候变化的科学家,七十年代说全球变冷,现在又说变暖,其实不管warming还是cooling,你们更关注的只是funding”。

气温持续上升 地球将会怎样

图片 1
从数字看全球气候变化

这段直击心灵的对话,引起了我内心的不快,在球台上拿出了我的三板斧,将他打了一个落花流水!

升温2℃是地球生态警戒线

  美国科学家提出警告:气候问题比联合国相关机构预计的更加严重
全球气候稳定期已经走到尽头

不过事后想想,这位牧师先生说的其实没有错。

如果我们真的想避免可怕的气候变化,我们至多只能再向大气中排放250亿吨碳。但如果按照当前的速度排放,在20年内我们就会到达这个警戒线。

  来自美国几家著名科学研究机构的6名科学家近日在英国《皇家学会哲学汇刊A辑》上发表了长达29页、名为《气候变化与微量气体》的论文,明确向世界提出警告:人类文明正受到全球气候变暖的威胁,这一威胁比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计的更加严重。如果不努力遏制温室气体的排放,即将面临的危险将超出我们的掌控。

科学家关于气候变化的主流观点在不同时期确实有过反复。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因此,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的为期一周的峰会中,代表们面临的挑战是寻求一种方法,使我们不会超过这个限额——永远不会。为什么底限定为250亿吨?我们早已向大气中排放了500亿吨碳——折合成二氧化碳是1800亿吨——绝大多数通过燃烧化石燃料和砍伐森林。今年,气象学家计算出,如果我们将排向大气的碳总量控制在750亿吨(这意味着我们还能排放250亿吨),那么我们有75%的几率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以内。

  “海平面上升幅度被低估”

一、全球变冷研究的三十年

世界已处在气候混乱状态边缘,每一个人都必须承担起责任。

  这些世界顶尖的气候研究者详细地阐述了他们为什么相信人类不能再忽视气候变化带来的致命威胁,还含蓄地批评了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低估了由于冰山和南极冰盖融化,本世纪海平面将上升的幅度。

1940-1970年连续全球气温低迷,使得科学家们相信可以与“小冰期”相媲美的新的冰河时代即将到来,并为之开展了大量机制方面的探讨。代表性的机制主要有两种:冰盖改变地表反照率,使地表吸热效率降低,从而引起降温(如Kukla
and
Kukla,1974,Science)。这种机制往往需要一个使冰盖扩张的触发机制,火山爆发引起的阳伞效应成为触发这一机制的可能原因。人为污染形成的大气气溶胶的增长与气温变化的相似性,使得有些科学家相信人为气溶胶具有降温作用(如,Bryson
and Wendland,1970)。

海平面将上升7米

  IPCC预计,本世纪海平面将上升大约40厘米,而他们认为,到2100年海平面将上升几米。这就是为什么说“危险正在逼近地球”。

《新科学家》杂志(NewScientist)2007年一篇报道称科学家在1970年代确实做出了全球变冷的预测。

在全球气候变化领域,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2℃”。科学家之所以重视2℃的概念,主要是因为当全球平均气温比1750年工业革命之前测定的标准气温水平高出2℃时,生态灾难将一触即发。届时,地球上将出现大面积的农业歉收、水资源枯竭、疾病丛生、海平面上升等恶果。

  “最近温室气体的排放让地球面临剧烈的气候变化,这有可能让一切失去控制,给人类和其他生物带来巨大的危险。”科学家们说。只有切实地付出努力,才能遏制人为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排放,使气候保持或接近过去一百万年里的水平。

图片 2

全球变暖总是伴随着危险性,而模拟研究显示全球变暖2℃将使1亿人处于缺水中,同时世界上绝大多数的珊瑚将会消失。升温2℃,将意味着格陵兰岛的冰盖彻底融化,海平面上升7米。目前有研究表明,由于格陵兰冰川的融化,大量淡水进入北大西洋,可能会稀释北大西洋暖流的热盐循环。此循环是维持北美大陆温和气候的关键。如果气温升高使其遭到影响,甚至中断、以致带不来热带的温暖水汽,那么格陵兰冰川在融化到一定程度将重新生长,导致这一带的气温剧降,那么《后天》就会真实上演了。

  美国宇航局戈达德太空研究所主任詹姆斯·汉森是这一研究的负责人,他是第一个向美国国会警告全球变暖问题的科学家。

两个超级大国近乎疯狂的核军备竞赛,使不少民众担忧一旦核战争爆发导致的核冬天到来。在这种背景下,媒体帮助科学家渲染全球变冷也成为特定条件下社会心理需求的反应。

2100年纽约上海岌岌可危

  参与这一研究的其他科学家还包括同样来自戈达德研究所的马齐可·萨托、普希卡·卡里查、加里·拉塞尔,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大卫·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拉蒙特多赫蒂地球实验室的桑塔·芭芭拉和马克·西德尔。

美国《时代周刊》在1977年曾用“如何在即将到来的冰河时代存活下去”为题渲染气候变冷对人们生存的影响。

1955年,美国研究人员吉尔伯特·普拉斯详细分析了各种气体吸收红外线的能力。他的最终结论是,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一倍,地球温度将升高3至4摄氏度。

  “不能再燃烧地球剩余石油”

图片 3

半个世纪之后,随着科技进步和人类对气候变化的深入研究,权威科学家更是精确得出结论:如果当前的全球变暖不能尽快遏制,那么最晚到2080-2100年,全球气温再上升4℃,人类将面临空前灾难。

  在论文中,科学家们时常偏离没有感情色彩的科学语句,强调全球变暖问题的严重性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危险。

一系列关于全球变冷危害的研究也相继出现,如粮食短缺、社会动荡、生物大灭绝等。大学教授也向学生们呼吁赶紧行动起来遏制气候变冷。

海平面升高是全球气温升高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日前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也称,如果气温继续以目前速度升高,到2100年,海平面将升高1.4米,印度洋上的马尔代夫和太平洋上的图瓦卢等岛国将被淹没,加尔各答、达卡等沿海城市将被毁掉,而伦敦、纽约以及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则将被迫耗费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用于防洪。

  汉森博士说:“在我看来,这篇论文可能是我们写得最好的一篇,清楚地阐述了地球正逼近气候变化的危险,这种危险可能超出我们的掌控。”

图片 4

气候变暖大多数可能是人祸

  论文指出,人为排放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是在给气候施加非自然的压力,可能在南极和格陵兰冰盖“引发一场灾难”。

在七十年代生活过的人知道,那时候主要人为气溶胶是工业排放的粉尘,那么遏制气候变冷也就是降低工业活动。

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罗勇研究员前段时间在南京的讲座中指出,影响气候变化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自然原因,包括海洋、陆地、火山活动、太阳活动、自然变率等;一个是人为原因,和人类活动有关,包括温室气体、气溶胶、土地利用、城市化等,其中温室气体的排放最受大家关注。

  过去气候也曾发生过剧烈的变化,但自从复杂的人类社会和文明发展以来,这样的变化还没有发生过。如果相同的环境变化现在出现,人类将很难幸存下来。“在气候出奇稳定的全新世,文明得以发展,建造了广泛的基础设施。这一时期已经持续了大约1万2千年,基本走到了尽头。”科学家警告说,“人类不能再燃烧地球剩余的石油,这一定会导致剧烈的气候变化,使我们置身于一个和现在截然不同的星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