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天,一个满脸胡茬、衣服穿得很脏的中年男生骑着摩托车来到学校,说是找一个叫余典红的孩子,原来这个中年汉子就是余典红的父亲。听到这个名字我好像很熟悉,我极力搜寻那些久远的画面,那个高个子,厚嘴唇双眼皮、身穿大红色体恤的男孩子浮现在我眼前。

技术是我们的思维方式,技术其实并不是为了技术本身,是为了让我们过好自己的一生,而且我们也不只是生活在自己的国家,我们还要跟其他国家和其他地方的人来交流,技术可以为其他国家的人做一些事情。

“回味无穷”“刚开始似乎有点臭,但很快就能品尝到甜甜的味道。人生不正是如此吗?只有经历了风雨,才能品尝甘甜”……

至今我都是用一颗感恩的心对待生活的每一天,感谢初三的班主任老师,把唯一的一个当老师的机会让给了我,我感谢她给了我一个成就梦想的机会。我要用人类最崇高的感情——爱,在孩子们心中播种春天,播种理想,播种力量……用语言播种,用彩笔耕耘,用汗水浇灌,用心血滋润,让每一朵花蕊都因我而绽放得更艳一些。

这个合理吗?从我母亲一直到我女儿,这样的课程表持续了50年的时间,他们到学校一直学同样的学科,同样的课程,同样的时间。现在我们去上课,我们的老师都会跟我们上的课的内容是55年前一模一样的课程,有可能还是跟我祖母或者曾祖母上的课程也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让你向朋友介绍这款榴莲糖,你会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

从他父亲的口中我得知,余典红读完小学后,但因为成绩在班上倒数名次,初三毕业后就在梦溪小镇上当了一名缝纫学徒工。刚学了半年,因不能忍受单调的学徒工生活,拿着给师傅的300元工钱跑了。

我们创造了像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我们其实改变了朋友之间的关系。我还小的时候有两个朋友,现在我脸书的主页上可能大概有五万个朋友。我就不知道现在“朋友”这个意义到底指的是什么呢?我以前聊的朋友跟我孩子聊的朋友其实完全不是同一个意义概念了,发生了变化。

11月29日,北京中学六年级3班的语文微写作课堂上,同学们分享品尝榴莲糖的感受,授课教师杲振洪创设的真实学习情境,力求唤起学生的生活经验,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促进写作思维的发展。

“为什么呢?”

Shai
Piron发现,传统学校的课程表设置问题,代表教育变革的必要性。因为很多学校的课程设置,几乎在半个世纪内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我们几乎和父母辈拥有着同样的课程、同样的学科、同样的学习时长的时间表。

“描述一下你口中榴莲糖的味道。”

于是我给了孩子们一杆生活的尺,让孩子们自己天天去丈量;因此我在平时的生活中做一面模范行为的镜子,成为孩子们处处学习的榜样。在育人方面,我严于律己宽于我的学生。

当前我们在教育以及技术之间还存在很大的鸿沟,Shai
Piron表示,如果想要搭建起教育和技术之间的桥梁的话,我们就需要打破一堵墙——就是学校的课程的设置。

与语文微写作课堂同时进行的,还有讲述“旋转与全等三角形”知识点的数学专题课,不同于常规的从知识点切入,教师通过一段短视频展示中国航天事业成就,让学生在视频中寻找旋转在生活中的广泛应用。

悄悄的,轻轻的,推开了秋天的门,弹指间,我在教育战线又度过了第23个教师节。

我们如何看待教育呢?我们教育体系一方面能够为我们公司服务,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另一方面,它还会为我们的新的创意服务,为新的学校服务。这些学校会引领我们整个世界的发展。

教学相长打造“成长中心”

余典红是我认识的一位六年级的男生,因为成绩差,在语数老师的眼里是有名的差学生,由于老师的多次批评因此其它的学生也看不起他的,很是自卑。但他个头大,劳动是个好把式,拖起地板来有模有样,这正是我科学实验老师需要的人才。于是我用赏识的眼光,把他的优点在班上其它同学面前着实地夸耀了几次,他便成了我的实验小组长,他经常跑到我的实验室,他自然而然地与我套近乎,有一天他对我说:“我今天很高兴,奶奶接我回家吃饭。”

原标题:以色列原教育部长Shai
Piron:打破教育与技术的鸿沟,从改变课程表开始 | 2019 T-EDGE 来源:李程程

八年级的江若增喜欢数学建模,把中华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相融合,更好地保护我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他心中的“小目标”;

作为老师的我心想:自己应该像那默默无闻的树根,使小树茁壮成长,又使树枝上挂满丰硕的果实,不要奢侈太多的回报。

但是,在做的很多事情之后,我们在仅仅问什么和为什么也不够了。现在有第三个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要为谁做这个事情,以及意义。

一堂以“积极参与民主生活”为主题的道德与法治课,从一则新闻报道展开:

“今天是我十二岁的生日。”

所以我们就在想,如果我们想要搭建起教育和技术之间的桥梁的话,我们就需要打破这个课程,打破这个墙。这个墙就是课程的设置。我们需要改变,我们也梦想着想要改变,我们需要弥补差距。

八年级的金愷暄喜欢研究定格动画,将美术、信息技术、数学、语文等不同学科融合,再进行分镜头创作,乐此不疲;

我把“橘子洲头”作为自己的精神家园,第二天我又一遍又一遍地仔细品味着自己的辛勤劳作,让以后漫长等待的日子里,我也感到十分的幸福。

为什么名字叫“拯救世界”?因为这个课程目的或者目标,并不是教学生历史上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教他们历史,是为了让他们了解能够在未来做什么,我们让他们了解历史,是因为我们想要拯救更好的世界,我们想以史为鉴,希望能够和我们过去的崇拜、贫穷和繁荣当中去学习,而不是知道五百年前发生什么,希望在未来的五百年能够更好,所以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让他们成为世界的公民。

丁柏明摄

我心想“授人玫瑰,手留余香”,何况是自己的学生呢。于是我利用自己是打字员的工作之便,给他打了一百张寻人启事。

另外,我们如何教他们体育、化学和数学呢?他们需要这样的基础知识,这些基础知识并不只是一个学科,它是像我们生活在这个新世界的一些基本的技能。

比如,为培养学生的爱国情,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牢牢扎根学生心中,学校不是局限于让学生熟记24个字,而是让学生深入体验彰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活。例如,为体会诚信、友善,鼓励学生投入社会服务,帮助孤寡老人、到边远地区支教,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获得真实的体验与成长。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除了自己的所教的科学成绩每次名列前茅外,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分享到了实验的快乐,培养了孩子们喜爱课内外实验的兴趣。在2012年常德市科学骨干教师的讲座上,一位名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位老师,每天写一至两千字的教育随笔或教学札记,十年二十年后,不是教育家也是学者教师了。我想这话有道理,前二十年没有做的事情,我后二十年做也不迟。

在旧的学校我们毕业之后结束了学习,而在新的学校我们毕业的时候只是刚刚开始我们的生活,而且我们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学习的过程。所以这是我们学校要教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我们有食品的问题,贫穷的问题,有暴力和个人安全的问题。这些问题学校里面并没有教学生如何去应对这六点问题,我觉得这六点问题应该必须是新的课程的核心。

“评价一所学校,很重要的一个维度是学校能否倡导学生全面而自由地发展,构建适合每个学生的教育。”采访中,有不少家长深有感触,有孩子喜欢写诗,学校就举办诗歌会,鼓励他们写下去;有孩子喜欢科学,学校就想办法购买仪器设备,帮助孩子开展研究;有孩子喜欢观鸟,学校就配上高倍望远镜,带孩子们观鸟……学校课程的开设,是在广泛征求学生和家长需求基础上进行的,充分尊重孩子的个性与实际获得感,促进了教育供给与教育需求之间的有机平衡。

我只是一位科学老师,我把“让每一个孩子都享受平等受教育的权利”落实在我的教育教学过程中,我的眼里“没有蠢学生,只有懒学生”这是我的教育风格。

以色列原教育部长、以色列高等教育理事会主席Shai Piron在2019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