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一位高三班主任在办公室备课时,被其学生割颈杀害。据称,该校高三学生雷某在上课时间玩手机,被老师没收,在办公室谈话时,学生因无法接受而拿起水果刀刺向老师,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在那间办公室里,师生间究竟说了些什么,我们今天已无从考证。但事实证明,这是一次彻底失败的教育,失败到老师不仅没有师道尊严,而且连生命的保障都没有了。在这里,笔者无意去责备死者,但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在审视与反思背后,呼唤批评的艺术走上前台。

图片 1

学生弑师,教育不堪承受之痛

有人说,造成这个悲剧的首要原因是学校过于重视升学率和名声,造成部分老师管教严苛,常常只看结果不论方法,让师生关系受损,矛盾暗生。也有人说,学生心理不健康,消极情绪得不到宣泄,积少成多,以致酿成大祸。学校是教育的主战场,追求质量与利益的最大化本无可厚非。学生的心理出点问题,也属正常现象,心理健康教育毕竟只是学校教育的一个小小的补充部分。作为教育影响的实施者,教师行为的方式方法正确与否,特别是教师常用的“武器”——批评的艺术性却很少有人去关注。笔者以为,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

海外网12月6日电
今日,香港立法会通过议案,要求香港教育局严肃追究纵暴教师责任,对此,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校友会会长李汉祥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做法,自己对该议案表示支持。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二中一位高三班主任在办公室被其学生割颈杀害。16日犯罪嫌疑人雷某向上海市公安部门投案,初步供认因被批评怀恨而杀人。

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家庭、学校与社会步调一致,形成合力,这固然很重要。身为教师,在学校日常教育教学过程中,总是会遇到顽皮或犯错误的学生,教师指出缺点和错误,运用批评的方法也是经常和必要的。然而,在实践中,批评用得不好,不仅容易伤害学生,收不到好的效果,反而事与愿违。人们不禁要问,批评的艺术究竟在哪里?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6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议案,要求香港教育局严肃追究纵暴教师责任,严惩发放煽动仇恨言论,怂恿学生参与非法集会或街头暴力的香港教师,并呼吁香港在校生不要发放任何有关暴力或仇恨的言论。

据报载,山西朔州一名23岁的年轻教师倒在16岁学生的刀下;浙江丽水市缙云县某中学一名31岁的女教师,在家访时被学生掐死;某大学一名教授被本校学生砍死……

应该说,批评是手段,教育才是目的。善于批评不仅是一门学问,更是一门艺术,它将直接影响着教育教学的效果。就性质而言,笔者认为,批评可以分为刚性批评与柔性批评两种。相对而言,笔者比较青睐柔性批评,只要艺术地运用,这种和风细雨式的批评也可见奇效。

对于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的这项议案,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校友会会长李汉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完全支持。李汉祥称,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做法,并称该项议案对于香港各学校、老师和学生都能起到警惕和正面警醒的作用。

此类事件,人们不由大惑不解:现在,个别学生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他们对教授自己的老师竟充满了“仇恨”?何时师生关系竟变得如是之紧张?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国自古就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改革开放以来,尊师重教之风日浓。然而,近年来,频发的校园极端事件,给我们的教育事业蒙上了一层阴影,实在是教育不堪承受之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