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关于小学生“减负十条”的话题在全国各地引起热议,尤其是“小学阶段不能留书面作业”的新规,更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说实在的,光靠“不能留书面作业”的行政命令就想达到减负的目的,在现实中恐怕很难实现,达到预期效果,充其量不过是治治标而已。要想治本,还需找出学生“负担”的根源所在。其中现行的课程难度过大、内容太深就是学生“负担”的根源之一,已引起了高度地关注。

图片 1

  ■“新华视点”记者 刘敏 章苒 沈洋

大学里才学的“艰深”内容,有望从高中数理化课本中删除。据报道,广东省教育厅正在就高中教材征求意见与建议,拟删去高中数学、物理、化学课程中的“艰深”内容,以减轻学生负担。据悉,该修订意见将于明年送教育部审查。

原标题:让学习的过程成为发现与寻找的过程

  刚刚结束的暑期对于一些中小学生而言,也许是轻松愉快的,而对另一些学生而言,却是紧张而忙碌的,仿佛暑假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由于暑期作业、课外辅导班等接踵而至,让不少“被绑上战车”的孩子身心疲惫。

课程容量多,难度大,既不符合中学生的心理特点和需求,又不利于学生的身心发展,从而加重了学生的负担。降低课程难度,删除艰深内容,确实是减轻学生负担的切实之举。但仅止于降低课程难度,删减一点课本内容,还是难以根除“负担”过重这个顽疾。笔者认为,要想真正减负,还需配套措施的紧紧跟进。

北京中学学生在课堂上。

  作业负担重 题海茫茫

其一要优化课程设置。中国的课程不光难,还体现在课程多,课次多。近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南宁市秀厢小学三年级女孩小滕的书包中,就有“课本14本,练习册12本,作业本8本,课外读物2本。”“在一年级教室里,课程表上有18门不同的课,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除了主科语文、数学每天都有课,一些副科如美术、音乐、体育与健康、品德与生活、科技文体,都是每周两节,而且都有课本。另外,有一些与主科相关的课程,如语文实践课、数学实践、阅读、写字、口语活动课以及一些每周一节的副科,如法制教育、信息教育课,也都有相应的课本或练习册。”
一个小学生在如此多的“课程”和“课次”中“遨游”,“她”的负担怎能轻得起来?在这方面,国外的一些经验和做法就值得我们借鉴和效仿。在英国,学生每天的课并不多,中学生四节,小学生更少,老师也很少布置作业。课余时间,学校鼓励学生参加各种协会、俱乐部的活动,诸如踢足球、打网球、下棋、旅行等,
让学生在“玩耍”中学习社交和技能,在“游戏”中提升素质和体能。结果怎样?这些学生个个身体健康,几乎没有戴眼镜的。看看我们的身边学生,戴眼镜的有多少?肥胖的又有多少?他们是把“世界”当成书本,在“玩”中学,“学”中玩;我们呢?是把“书本”当作世界,割裂“学”与“玩”,浸泡于“课本”之中,学生焉能轻松得起来、快乐得起来?

丁柏明摄

  这是北京市一个“小升初”学生的暑期作业“账单”:

其二要改革考试机制。传统的一张试卷定终身、单凭分数录取人的考试机制在现今依然强势,把老师和学生逼进了唯“率”是图、唯“绩”是举的死胡同,学生在“考试”这根鞭子的抽打下,成了飞速旋转的陀螺,满负荷地“学习”,与“时间”赛跑,向“时间”要“质量”。谓予不信,请看,安徽毛坦厂中学是怎样用一张作息时间表分解掉学生的一天24小时:“早上6点10分进班早读,直到晚上10点50分下晚自习,休息时间只包括:午饭、晚饭各半小时,午休1小时——午休本是两小时,但学生被要求到教室睡觉,顺便再匀出1小时自习。”所有这些,只不过是为了“应对标准化的考试”。如此把学生的学习当成对付考试的手段,恐怕不是个别现象,已呈普遍之势。试想,在此情境之中,学生的负担能减得下来吗?学生的体质能得到提高吗?学生的个性能有自由飞翔的天空吗?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考试机制不改,减负终究会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描述一下你口中榴莲糖的味道。”

  语文、数学、英语近200套习题,每套平均用时1小时;以上主课各一本暑期作业,完成一本约需半个月;8篇作文,平均每周2篇多;2篇读后感,每篇需引用6处原文;参观一处人文场馆,写一篇考察报告……

其三要完善评价体系。中国教育评价单一化倾向比较严重,长期以来,倚重的是成绩和结果的排比,“升学率”成为了中小学教育的最终目标。虽然素质教育搞得轰轰烈烈,新课改喊得震天响,但在中、高考这种终结性考试的指挥棒下,教师教学不敢、不愿、也不肯大胆放手,依然缩手缩脚、畏首畏尾。只有在上级的压力和要求下,才被迫做一些表面化的展演,过后仍然是大密度高强度的灌输。学生依然被“考试”的大潮所裹挟。只有学校和教师从“升学率”的考核评价束缚中解脱出来,避免扼制学生特长发展和创新能力培养的激烈竞争,那些多元的、人性的、激励的评价方式才会发挥应有的作用,在操作实践中才会加以运用和落实,学生的负担也才会得到有效的减轻。否则的话,无论多好的评估办法,只要被“唯分论成败”所绑架,就会成为表面应付,流于形式。

“回味无穷”“刚开始似乎有点臭,但很快就能品尝到甜甜的味道。人生不正是如此吗?只有经历了风雨,才能品尝甘甜”……

  今年12岁的宋晓宇这个暑期过得并不轻松,为完成以上作业,他每天朝九晚五地跟妈妈一起去单位“上班”,有时晚上还要“加班”。日记里,晓宇郁闷地写道:“作业太多,真没意思。”

只有在降低课堂难度的基础上,优化课程设置,减少课次,建立科学的考试机制和教育评价体制,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才能真正减下来,素质教育也才能获得足够的生长空间,学生也才能在健康愉悦的成长过程中,得到全方面的发展。

“如果让你向朋友介绍这款榴莲糖,你会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

  近年来教育部门“减负”文件和通知频出,对学期内学生作业量和上课时间作了严格规定。然而,学校方面总有办法增加学生的学习时间,至于寒暑假期间该给学生布置多少作业,老师自主性比较大。

责任编辑:金刀

11月29日,北京中学六年级3班的语文微写作课堂上,同学们分享品尝榴莲糖的感受,授课教师杲振洪创设的真实学习情境,力求唤起学生的生活经验,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促进写作思维的发展。

  北京石景山银河小学语文陈老师告诉记者,小学生假期作业通常有3套基本习题,这个数量对于学生并不多。但各科老师一般都会根据本科课程进度布置额外的作业,有些还会给学生推荐配合课外辅导班的教材,这样一来学生的“总工作量”就会很大。

与语文微写作课堂同时进行的,还有讲述“旋转与全等三角形”知识点的数学专题课,不同于常规的从知识点切入,教师通过一段短视频展示中国航天事业成就,让学生在视频中寻找旋转在生活中的广泛应用。

  陈余新是南京市金陵中学实验小学的学生,今年他的作业中多了一项“暑假生活课程行动”,虽然只有薄薄12页纸,但每一个章节都包含了阅读、练字、探亲访友、综合实践等内容。他说:“作业看起来很轻松,但做起来很费劲,暑假作业在开学前一天才完成。”

“通过合作、探究、启发、探讨、对话,让学生感知真实的生活”,北京市教委基础教育一处处长魏旭斌评价,“课程通过跨学科整合,启发学生更好地认识生活,并建立今日学习与未来发展之间的联系,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

  陈余新的家长告诉记者,这些内容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也许并不困难,但是对于一个才9岁的孩子,出门实践又要拿电脑,又要拿相机确实有难度。素质教育的创新我们表示欢迎,但要求小孩子“一口吃个大胖子”的确不现实。

“全国教育大会对基础教育改革发展作出重大部署。北京市努力强化基础教育的高质量发展,以北京中学为代表的一批学校努力探索在真实的情境中教学,让学生感知真实生活,实现了将学生放在正中央。”北京市教委副主任李奕介绍。

  补课压力大 疲于“赶场”

“五育”并举培养“有根的人”

  8月28日的北京市某高中一间教室里,30多名学生正在预习高三数学,嗡嗡旋转的电扇不敌闷热的天气,个别学生昏昏欲睡。文科学生王恒告诉记者:“这是暑期学校补课的最后一天,同学们虽然疲于‘应对’,但不敢懈怠,有时候真想体验‘退休’是什么感觉。”

一堂以“积极参与民主生活”为主题的道德与法治课,从一则新闻报道展开:

  眼下各地的暑期培训班已成常态。强化班、冲刺班等随处可见。很多中小学生前脚从学校门出来,后脚又踏进了补习班的门,暑期培训班课程成了一些学生的必修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