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并公开向社会征集意见。其中包括小学生不留作业、取消百分制;一至三年级不统一考试;实行“等级加评语”评价等。(8月23日《新京报》)

本学期,北京市教委下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号称史上“最严减负令”,根据这一通知,北京市将在义务教育阶段严格控制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和作业量、严格禁止违规补课、严格教辅用书管理、严格各类竞赛管理等。东城、西城等区县也在随后出台了实施细则,如东城区规定不能将竞赛成绩作为入学依据等。

近日,教育部公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被网友称为“最严减负新规”,引来一片热议。

中小学生减负本来是件好事,但相关各方却轻松不起来,原因是家长坦言不敢减负,怕孩子跟不上课程;老师认为,高考在前,减负似乎是空谈;校长则担心“减负”砸了学校招牌,负不起这个责任。笔者认为,减负缺的不是形式主义的口号,而是落实配套减负措施。

事实上,这并不是有关机构第一次发布减负令。早在2000年1月,教育部就在京召开过“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工作电视会议”,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负担。减了13年都尚未最终减完的学生负担,会因为一纸“减负令”而一扫而空吗?

一位搜狐网友说,教育部从入学、作业、考试等方面破解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问题,并向公众征求意见,此举值得赞赏。

官方及民间的多项调查显示:目前多数小学生每天完成作业需要1-2个小时;从2000年至今的十多年间,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有调查显示,我国小学生的书包重量平均3.5公斤,初中生书包平均重5.5公斤,有的学生还用起了拉杆箱。学生不仅在校时间长,体育锻炼时间少,而且节假日还被迫参加学校组织的补课与家长安排的兴趣班,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确实相当严重。教育部回应民意诉求,出台《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并向社会征求意见,这种开门纳谏、集思广益的姿态值得肯定。

皇家88平台,之所以主管单位三令五申“减负”却成效不大,是因为虽然课堂负担被减少了,但中小学生义务阶段的升学压力依旧存在。即便取消了各种竞赛,也依然会有其它考查科目和方式层出不穷,“按下葫芦浮起瓢”。而且,当学校不再补课后,学生和家长[微博]会流向民办的辅导机构,学业负担反而“越减越重”。

新华网网友“赵文君”认为,小学生减负要避免出现“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微博]增负”的现象。然而对于教育部此次的减负措施,公众最担心的恰恰就是减负不成反增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