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大气环境由于昼夜温差大、太阳辐射强烈、湿度大而与地表不同,因而高山大气气溶胶的理化性质也与地表城市气溶胶有所差异。由于高海拔,高山气溶胶更容易进入云层,因而和地表相比对云的影响更为显著。此外,高山气溶胶更多的来自于长距离迁移,因而能够在更大尺度上反应大气环境特征。

应中国科学院区域大气环境研究卓越创新中心的邀请,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王格慧研究员于7月5日访问城市环境研究所,并做了题为“我国北方冬季灰霾期硫酸盐形成机制”的学术报告,介绍了在我国雾霾和伦敦烟雾事件期间大气硫酸盐气溶胶的形成机制等方面所取得的研究进展。报告精彩纷呈,令大家受益匪浅。

  近日,兰州大学大气科学学院生物气溶胶研究团队在国际一流期刊《Atmospheric
Chemistry and Physics》(ACP)发表了题为“Characterization of atmospheric
bioaerosols along the transport pathway of Asian dust during the
Dust-Bioaerosol 2016
Campaign”的重要研究成果。该文章第一作者为2016级直博生唐凯,通讯作者为黄忠伟副教授。据了解,这是我校首次发表有关大气生物气溶胶的研究成果。

地球环境研究所王格慧研究员及其团队通过对关中平原和华北平原两个典型高山华山和泰山春季大气气溶胶的同步观测,发现除硫酸盐之外,泰山地区EC、OC、硝酸盐、铵盐等是华山地区的2-10倍,表明华北平原人为污染严重;泰山地区有机气溶胶更为老化;在华山地区铵盐以NH4HSO4形式存在,而在泰山地区则以2SO4形式存在,
非沙尘期大气中Ca离子以Ca2形式存在,而在沙尘期则以CaSO4形式存在。由于上述物种潮解时的临界相对湿度不同,因而作为云凝结核的性能也相差迥异,进而对气候的影响也不同。上述研究成果新近发表在国际SCI期刊Atmospheric
Chemistry and Physics
上(Wang et al., 2011, 11,4221-4235).

专家简介:

  全球每年大约有10-30亿吨的沙尘进入大气,约占对流层气溶胶总量的一半。亚洲地区每年有约8亿吨沙尘进入大气,主要来自塔克拉玛干沙漠和戈壁等源地。国外学者研究发现,沙尘中可以携带大量微生物,这些横跨大陆、海洋的沙尘事件向大气中输入大量的微生物及花粉,并通过长距离传播扩大了生物的地理分布范围,从而对下游的大气环境、公共卫生、生态系统,以及气候造成重要影响。但是,目前对沙尘-生物气溶胶的来源、传输、转化及其影响的相关研究甚少。

农村秸秆焚烧所释放的有机污染物常常会导致城市地区发生严重的灰霾现象,王格慧研究员及其课题组通过对南京市夏季灰霾事件研究发现:农村麦秆焚烧会大量释放出甘油醇、葡萄糖、左旋葡萄糖苷等有机物,它们扩散至城市地区,与机动车尾气相耦合,在适宜气象条件下,相互凝并,使得颗粒物粒径显著增大,导致严重灰霾,相关研究发表在国际SCI期刊Atmospheric
Environment
上(Wang et al., 2011,45, 2473-2479).

王格慧,国家杰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和“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捷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外籍评审专家,中国颗粒学会理事。主持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中科院先导项目和重要方向项目、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项目等。发表SCI论文73篇,在Chemical
Reviews, PNAS, Atmospheric Chemistry and Physics, Environmental Science
&Technology,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Atmospheres 和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等国际著名SCI期刊上发表论文43篇, SCI被引2500余次,
h-index 为27。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鉴于此,我校生物气溶胶研究团队,自2014年以来在我国北方开展了沙尘-生物气溶胶观测研究计划(the
Dust-Bioaerosol
Campaign,简称DuBi计划)。该计划已分别于2014年、2016年与2017年开展,主要关注我国北方沙尘传输路径上生物气溶胶的变化特征,以期探讨沙尘-生物气溶胶的传输规律及其对生态与气候的影响等关键科学问题。

G. Wang et al, Observation of atmospheric aerosols at Mt. Hua and Mt. Tai in central and east China during spring 2009-Part 1: EC, OC and inorganic ions. Atmos. Chem. Phys., 11, 4221-4235, 2011.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