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宣、官宣,周末没有作业啊”;“你什么情况?锦鲤呀,这几次考试都是满分”;“我也想佛系佛系”……这些都是课间学生之间的对话,如果你“秒懂”,说明你与时俱进,如果你一脸“蒙圈”,说明你可能落后于2018年的网络,“out”了。

冷默 杜佳雯 制图/焦糖

11月,各类热词盘点开始,众多媒体和学者调查分析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发表了不少见解和建议;针对我国外语教育的实际情况和新的需求,教育部和有关学校不断进行相关新探索;国内外语言信息处理技术又有新进展,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特将11月语情择要选编如下,供有关方面参考。

上面提到的“官宣”“锦鲤”“佛系”都出自近期刚评出的2018年网络十大流行语,而“秒懂”“蒙圈”“out”则是前几年的网络流行语。

微博时代的到来,各种语言体的流行也更加快速。“私奔体”、“淘宝体”、“丹丹体”,以及“羊羔体”、“咆哮体”、“凡客体”、“红楼体”、“琼瑶体”、“校内体”、“装13体”……几乎平均两个月,就有一种新的流行体出现,成为80后、90后的日常用语。而最近流行的“蓝精灵体”成为大众发泄苦闷的最佳工具;紧接着,“Hold住体”成了大家展示气场的关键词。而就在此前,网友又用最近流行的“TVB体”安慰在韩国大邱田径世锦赛上遗憾失金的刘翔,自此,网络语言体的使用范围可谓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语情月报;语言学;语言生活;网络语言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发展,各种网络语言应运而生,这些网络语言也成为很多孩子生活中频繁使用的流行语。在日前由82名来自北京、西安、广州等10个城市的儿童调研员发布的《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中,调研结果显示,六成儿童经常使用网络语言,他们认为网络语言好玩又方便沟通。而对于家长来说,如果不熟悉时下最新的网络用语,不免时常和孩子陷入“尬聊”的境地,也不免担心“这语文学不好怎么办”?

这也使得不少习惯了中规中矩表述方式的人担忧:这些被网络新新人类所津津乐道的“新文体”,是否将成为文字表达的新方式?而对于这些90后、00后的“网语专业户”来说,其写作受此影响到底是好是坏?用语尺寸又该如何拿捏?对此,本期周刊推出《“中学生‘新文体’擂台战”特别策划》。

[编者按]11月,各类热词盘点开始,众多媒体和学者调查分析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发表了不少见解和建议;针对我国外语教育的实际情况和新的需求,教育部和有关学校不断进行相关新探索;国内外语言信息处理技术又有新进展,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大众生活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特将11月语情择要选编如下,供有关方面参考。

■分析

网络“新文体”进作文 我们该不该“区别对待”

一、专题聚焦

网络语言为什么会流行于学生圈

图片 1网络“新文体”进作文

网络流行语势头高涨引发热议

在《2018中国儿童网络安全调查报告》,儿童调研员们通过访谈和问卷总结出了儿童最爱用的网络语言,可以看到在网络语言的使用上,儿童与青年人的差异非常小。如:“666”“秀”来自电竞圈的吐槽以及调侃,“扎心了,老铁”来自于东北方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来自TVB电视剧台词,“社会人”“小猪佩奇”等用语是因为短视频软件的火爆而流行。

在2011年上海高考前夕传出了对网络语言“格杀勿论”的消息,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热议,对此,有关负责人澄清:“禁用网络用语”的新闻报道存在媒体误解的成分。而语言专家也表示,在高考答题时,对网络词汇的使用,应有所选择,区别对待。那除了中、高考,其他年级的学生在平时写作中是否可以使用网络用语,如使用,老师在评分时会否对这篇作文“区别对待”呢?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网络流行语风行不衰。虽然其中不乏鲜活的东西而为民众所认可,但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其折射出的社会的文化危机、道德危机和教育危机,越来越为人所担忧。临近年末,随着各类热词盘点的展开,众多专家和记者调查了网络流行语的使用状况,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和建议。

对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少年儿童正处在思维最活跃的时期,好奇心强,喜欢追求新鲜事物和现象,而网络语言不似常规语言的表达方式和特点,正符合孩子的心理需求,所以,网络语言在学生群体中流行起来,并不奇怪。

[网语体看板]

流行语与流行病

除了心理角度的分析,很多语文教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网络语言的流行是互联网时代必然的产物,不可回避。

每两个月就有一种“新文体”出现

(来源:长余,人民日报,11月1日)

北京市第八十中学语文教师、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王学东从语言发展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从表情达意的角度看,在熟悉此类词语的人群中,沟通极其顺畅,简单明了的几个字就传神得表达了内涵丰富的意思;从词语流传的空间和时间范围看,词语有一定的试用范围和使用频率;从语言学发展的角度来看,语汇联系人们的生活最为紧密,因而变化也最快,最显著。由此可见,网络流行语因其实用性而成为一种独特的语言现象是语言发展的必然。

网络语言体汇总:“私奔体”、“淘宝体”、“丹丹体”,以及“羊羔体”、“咆哮体”、“凡客体”、“红楼体”、“琼瑶体”、“校内体”、“装13体”、“蓝精灵体”、“Hold住体”、“TVB体”……几乎平均两个月,就有一种新的流行体出现,成为80后、90后、00后的日常用语。

在近期网上热传的“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的帖子中,与“蓝瘦香菇”一同入选的还有“洪荒之力”、“老司机”、“狗带”等等。如果说“洪荒之力”还是源于现实社会中的新闻事件的话,那么其他的绝大部分都是源于网络“原生态”,而且常常具有这样的特性:突然爆发、病毒式传播、寿命大多很短——就如同一场流行病。网络流行语,到底是不是一种语言上的“病症”?这个话题似乎已争论多年。如果说它们都是语言的“毒瘤”,显然有一棍子打死之嫌,因为毕竟有一些网络流行语已在口耳相传中“扶正”,得以登上大雅之堂,成为语言丰富性的有益补充,如“给力”、“蛮拼的”等等。但无论如何,过度使用网络流行语对于我们的一大影响是,终究患上了“语言贫乏症”。

北京市朝阳区高中语文教研员何郁也认为,语言的发展是开放的,而非封闭的;是动态的,而非静止的。在汉语言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语言本身也在不断丰富、完善,从而变得更加博大、健康,更加有活力。“互联网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手机。而且现在的学生,作为网络的原住民,网络语言一定是不可避免地进入孩子的视野,这是无法封闭的。要引导学生在开放、发展的环境中去进行语言学习。”

■银镯体

“微时代”的“网络成语”——对传统成语的戏仿与文化意义的消解

■态度

“银镯体”是一种以辞藻空洞华丽、使用生僻词语、频繁地利用句号、表现出使人感到浅薄多余的情感(矫情)为特征的文体。“银镯”一词源于大陆女作家安妮宝贝的作品。安妮宝贝的作品由于其表现的所谓“小资情调”(如“无病呻吟”、故作“淡然”)、反复的主题与词句(“诵经。参禅。”、“又静又好”、称呼男性、女性时都模仿佛经的语言作“男子”、“女子”)、刻意错用的词语(如形容人时用“凛冽”一词,而“凛冽”在《新华词典》、中国台湾国语词典中均作“寒冷刺骨”解)以及不恰当地引用术语及经典等问题为一部分人所诟病。

(来源:陈曦,天津日报,11月8日)

要引导学生“与时代同步”

这种文风极大地影响了90后的作文风格,这类风格的文章大量地出现在中国青少年喜爱的社交网站上。如QQ空间、人人网、校内网。

网友们把最流行的网络用语语句,提炼为类似成语形式的四字词语,用来表达生活中的种种情感。网络成语的形成是“微时代”作用的结果,在形式和内容上的特点,显现着“微时代”的特征。例如“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被简化为“人艰不拆”等。这种“极简”表达方式的出现,与“微时代”信息爆炸所造成的快餐式阅读有关。“网络成语”不遵守传统汉语语法,是一种缺乏语言逻辑的个性化表达,被嵌套在一个成语形式中,是对传统成语的有意戏仿。而在“网络成语”对传统成语的戏仿中,在“网络成语”的流行程度甚至超过传统成语的情况下,成语神圣的文化意义在某种程度上被消解。

在网络语言盛行的今天,该不该让学生去接触这类语言呢?采访中,多位一线语文教师给出了正向的答案,一致表示要正视,而非回避。

■TVB体

“网俗”有了负面清单

作为一名语文教研员,何郁对于网络语言是持绝对支持的态度。在他看来,应该让网络语言、网络词汇进入孩子的学习领域,让孩子在学习中学会研讨、辨别、选择。这也与当前课程改革的理念是一致的,倡导学生在生活中学习,在发展中学习。当下的学生处于新的时代,也是未来的接班人,所以要引导他们与时代同步,引导他们正确、积极地面对和处理网络语言的“爆炸”。何郁还提到,老师作为教育者,还可以适当地引导学生参与到网络热词的评选过程中,比如在试题中加入相关的网络热词题目,引导学生关心国家及社会的发展、关注生活的变化。

TVB体是指大量套用TVB电视剧中的经典台词来“吐槽”或者寻求“安慰”,这种新的网络文体被赞语言平实却“很疗伤”,成为新的“吐槽”方式并在网络上走红,受网友追捧。“TVB高三体”:呐,读高三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最后能不能考到重本呢,是不能强求的;这次摸底考尽考了我们没有复习的知识点,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不开心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舒服点;你肚子饿不饿啊?我煮碗面给你吃,吃完了就去做作业。

(来源:吴姗,人民日报,11月17日)

儿童文学作家张菱儿也是一位童书编辑,作为一个给孩子写故事的人,张菱儿在她的作品中,会尽量避开网络流行语。但并不是完全不用,偶尔也会有选择地用,例如点赞、给力、酷等这些能给孩子们带来正能量或无伤大雅的词。张菱儿提到:习近平总书记在一次讲话中曾说道:“我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就用到了网络热词“点赞”,掀起一阵“点赞风”;《人民日报》头条标题,也曾用到过网络热词“给力”,也掀起一阵“给力风”。她认为,这些网络流行语丰富了我们的语言文字,它们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应运而生,或风趣幽默,或机智讽刺,是人们智慧的结晶和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

[调查结果]

近日,中国记协把“卧草”“我日”等一批网络不文明用语列入负面清单,倡议媒体和网站不使用、不传播。有专家指出,由于互联网的虚拟性以及自媒体“缺少把关”的特性,聚集社会戾气的网络低俗用语大量涌现,已到了非治理不可的程度。此次中国记协明确列出网络不文明用语负面清单,体现了向“网俗”亮剑的决心和力度。有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卧草”“我日”等低俗网语在纸媒近乎绝迹。近日,部分偏中性的新词“蓝瘦香菇”等持续刷屏,尤其在微博、微信、门户类网站中高频出现,比如《蓝瘦香菇凭么又扣我工资?》等。

■追问

50%网友认为“网络语言可出现在高考作文里”

让语言之河澄澈明净

网络语言会影响语文学习吗

曾有一项主题为“网络语言能不能出现在高考作文里”的网友投票中,在24小时内就有3300多人参加投票,网上留言有近10万条。其中,约50%的网友认为“可以,网络语言是汉语言生机勃勃的表现”;34%的网友认为“不可以,网络语言对母语是一种恶搞和污染”;还有16%网友表示“无所谓”。

(来源: 史晓韵,人民日报,11月17日)

那么,孩子过多地使用网络语言会影响语文学习吗?

支持“可以使用网语”的网友认为,汉语言文字是与时俱进的,高考对网络用语不应排斥,而是应该包容对待。反对者们认为,高考试卷与互联网论坛博客不同,是规范用语的一个样板,高考作文对网语说“不”理由很充分,将一些网络词汇判为错别字并扣分,也完全可以理解。

新语汇的形成,需要沉淀和研磨,大浪淘沙才能出现“信达雅”的新概念。君不见,曾经的网络热词,很多早已消失在了词语的密林之中。不过,这绝不意味着,对于“野蛮生长”的网络热词,可以一意纵容、曲意逢迎,乃至培土追肥,助力稗草疯长。有不少词汇,起源低俗、意义恶俗、表达粗俗,如把国骂“翻译”成谐音的文字之类,已经可说是“网络脏话”了。当此之时,应加快制定相关法规,建立起“话语约束”的有效机制,确保在国家机关、学校、新闻媒体、公共服务行业等重要领域,正确、规范、有序地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这正是汉语在我们时代能够保持生机活力的根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