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这些数据指标为何会有前后出入,专家表示,由于取样点、取样环境、取样手法不同等原因,检测结果可能会出现数据差异。

张波说,跑道塑胶由环保颗粒制作,项目施工前后,相关原料及成品样品送至浙江省体育用品质量检验中心检测,均符合国标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以下简称“2011年国标”)要求。

但这份报告并未打消一些家长的疑虑。去年10月初,部分家长委托杭州普洛赛斯检测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检测,该检测报告显示甲醛释放量为0.23mg/(m2﹒h),按照“2011年国标”限值为0.1mg/(m2﹒h)是超标,而按2018年11月1日施行的“新国标”限值0.4mg/(m2﹒h),则是不超标。同时,若以“新国标”为参照,部分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含量超标,而“2011年国标”则未将此类物质列入检测范围。

那么,学生身体出现不适症状,究竟与跑道有没有关系?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赶赴涉事学校——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实验小学,展开调查采访。

只要出现一项数据超标,就铲除跑道

跑道建好后,部分学生出现不适症状

1月5日,记者来到三门县实验小学。该校总占地面积11亩,四周高楼环绕,类似“四合院”结构,操场位于中央,像“天井洼地”,是学校唯一的运动场地,也是教学楼的过道。部分家长认为,学校周围建筑布局不够空旷通透,可能会影响塑胶跑道味道散发。

记者看到,校园里跑道已被铲除。学校老师反映,目前该校教学秩序正常,由于操场正在修整,为确保学生安全,周围用砖块垒起约1米多高的围墙,并下挖30公分铲除水泥地基层,现已重新进行水泥地浇筑。

据三门县教育局副局长李宗田介绍,校方和教育部门于去年11月27日邀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相关专家赴三门,指导三门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为全校学生体检,包含血常规、尿常规、肾功能、肝功能、胸片等七个体检项目。

近日,一则“浙江校园现‘问题跑道’”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记者了解到,目前,该学校的塑胶跑道已铲除,相关责任人被处理,但部分家长对孩子健康仍存担忧。

对家长最为关心的学生健康问题,教育部门表示,将组织医院专家对体检指标有临床意义的学生予以持续跟踪密切关注,根据学生身体情况开展下一步复查诊断,对学生的健康负责。

也有家长表示,基本上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胡正平的孙子在该校读六年级,孙女是该校一年级学生,两个孩子都没有出现不适症状。

记者看到,校园里跑道已被铲除。学校老师反映,目前该校教学秩序正常,由于操场正在修整,为确保学生安全,周围用砖块垒起约1米多高的围墙,并下挖30公分铲除水泥地基层,现已重新进行水泥地浇筑。

针对跑道问题,三门县政府成立专项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结果,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在建设管理中存在违约行为,县实验小学作为业主单位存在管理不力的问题,县教育局基建科指导监督不到位。

当初,这条跑道的施工方是否具备资质、有无合规施工?塑胶跑道材料有无超标?都成为关注的焦点。

2018年7月,三门县实验小学运动场地改造工程在网上发布招标公告,要求投标人资质是“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三级及以上”,后三门县中诚建设有限公司中标,中标价格77.73万元。据记者调查了解,该项目施工所用原材料来自于广东东莞市华体体育设施有限公司,该公司具备研发产销体育场地铺装材料的营业执照。

近年来,北京、江苏等多地发生校园塑胶跑道不合格事件。2018年11月1日开始,交付使用的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必须执行“新国标”,塑胶跑道建设将更为规范。据报道,与相关的“旧国标”相比,“新国标”不仅从“国家推荐标准”变为“国家强制标准”,还对校园塑胶跑道建设中可能产生的18种有害物质的限定做出规定。

对家长最为关心的学生健康问题,教育部门表示,将组织医院专家对体检指标有临床意义的学生予以持续跟踪密切关注,根据学生身体情况开展下一步复查诊断,对学生的健康负责。

为进一步查明孩子异常症状的原因,7位家长把孩子带到北京做全面身体检查,均未检查出毒素残留,但部分孩子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咳嗽变异性哮喘等疾病。

据三门县教育局副局长李宗田介绍,校方和教育部门于去年11月27日邀请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相关专家赴三门,指导三门县人民医院的医生为全校学生体检,包含血常规、尿常规、肾功能、肝功能、胸片等七个体检项目。

三门县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1777名学生中有1594人参加体检。体检结束后,两家省级医院的专家组进行集体会诊。根据会诊结果,专家组认为,56名学生的指标异常存在临床意义,目前无法确定与塑胶跑道有必然关联性。

华中科技大学化工与化学学院教授钟芳锐表示,由于跑道是暴露在室外环境下,测试环境、取样手段等会影响检测结果,所以这些物质对学生危害有多大还需视个体情况来看。

跑道建好后,部分学生出现不适症状

希望孩子的健康不受影响、“消失的跑道”早日归来

“开学一个多星期后,孩子出现了头痛咳嗽的症状。”“最近两个多月我女儿在家,去了几次学校回来后身体起红疹。”“孩子本来体质很好,但从9月中旬到现在断断续续流过好几次鼻血。”三门县实验小学家长王芳、陈丽、赵晨(以上均为化名)这样描述2018年秋季开学后自己孩子身体出现的“怪现象”。

记者走访周边居民和该校老师了解到,与塑胶跑道同步施工的,还有校园教学楼外立面翻新项目,去年9月中旬邻近小学的另几处建筑也有一些装修工程在进行。

针对跑道问题,三门县政府成立专项调查组对事件进行调查,根据初步调查结果,三门中诚建设有限公司在建设管理中存在违约行为,县实验小学作为业主单位存在管理不力的问题,县教育局基建科指导监督不到位。

为进一步查明孩子异常症状的原因,7位家长把孩子带到北京做全面身体检查,均未检查出毒素残留,但部分孩子被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咳嗽变异性哮喘等疾病。

张波说,跑道塑胶由环保颗粒制作,项目施工前后,相关原料及成品样品送至浙江省体育用品质量检验中心检测,均符合国标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以下简称“2011年国标”)要求。

“开学一个多星期后,孩子出现了头痛咳嗽的症状。”“最近两个多月我女儿在家,去了几次学校回来后身体起红疹。”“孩子本来体质很好,但从9月中旬到现在断断续续流过好几次鼻血。”三门县实验小学家长王芳、陈丽、赵晨这样描述2018年秋季开学后自己孩子身体出现的“怪现象”。

也有家长表示,基本上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胡正平(化名)的孙子在该校读六年级,孙女是该校一年级学生,两个孩子都没有出现不适症状。

记者辗转找到该公司副总经理、项目负责人张波,他说,近年来
“问题跑道”屡屡出现,公司比较谨慎,但由于前期检测审核手续复杂,加上三门夏季台汛期多雨,跑道正式施工时间确实稍晚,在跑道完工后的第二天,学校就迎来了开学。

据了解,行业主管部门根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建设工程勘察设计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已对该工程的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进行立案。同时,三门县教育局免去梅强县实验小学校长职务及张斌县教育局基建科科长职务。三门县监委对梅强、张斌以及项目联系人方才征、包丛华、马骁等五人进行监察立案。

1月5日,记者来到三门县实验小学。该校总占地面积11亩,四周高楼环绕,类似“四合院”结构,操场位于中央,像“天井洼地”,是学校唯一的运动场地,也是教学楼的过道。部分家长认为,学校周围建筑布局不够空旷通透,可能会影响塑胶跑道味道散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