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律师认为,“艺术升”独家拥有八大美院艺考报名渠道,本身可能就会带来资源垄断问题,平台或借此机会收取不合理费用。律师徐利平告诉澎湃新闻,学校有无必要到市场上采购报考服务有待商榷。

昨日上午,西安美术学院招生办一位老师也对北青报记者介绍,因今年艺考政策调整,可以组织校考的学校较以前有所减少,考生选择范围也没有以前多,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秒钟就有几十万人报名,难免会有报不上的。”招生办老师称。

北青报记者搜索看到,目前包括鲁迅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和湖北美术学院在内的多家艺术院校发布的招生简章中,均表示需要通过“艺术升”来报名和缴费,且几家院校的报名时间也多集中在1月5日和1月6日。

集中了数十所院校报名渠道的“艺术升”到底是否涉嫌垄断?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肖江平此前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称,我国普通高校文凭教育中的招生,是行政行为或行政行为的一部分,八大美术院校统一指定一个艺考报名APP,需要全面分析统一制定报名APP的形成过程,分析其运行机制,来判定是否涉嫌违反《反垄断法》32条,即行政垄断条款。

“艺术升”App难倒艺考生?

探因

考生上传证件照时需要缴纳30元“肖像信息技术费”,3到7个工作日才可以审核通过——但如果想要快速通过审核,考生则需交50元“肖像审核加急费”。“交完50元加速费后,一天或许就能通过审核。”
唐友告诉澎湃新闻。

“艺术升”App状况频出考生报名难

“艺术升”App状况频出考生报名难

针对为何会出现大面积拥堵情况,“艺术升”官微1月6日发布公告称,“报名系统访问量过大,超出了艺术升报名系统的承载负荷能力”。次日,艺术升官方微信号发布《艺术升报名系统开通3天的情况说明》,称6日早晨6时,西安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同时开通报名,开通瞬间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28万,持续增加至晚上23时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达到34万,远超出2019年报考人次预期。

1月7日,教育部新闻办公室在微博上对此事发布声明称,目前,2019年高校艺术类校考的报名工作正平稳有序进行。该项工作由各招生院校负责组织,绝大部分都是在本校网站进行报名。近日有考生反映,个别高校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报名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无法顺利报名。教育部高度重视,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等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在此,教育部也提醒有关考生及时关注招生院校发布的公告。

但对于App昨天又出现的肖像信息采集失败的新问题,北青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艺术升”,但其公布的10个咨询电话始终处于占线状态。

此次“艺考报名难”风波中,最受争议的便是针对考生收取的增值服务费用。唐友告诉澎湃新闻,“艺术升”APP以“独家”报名平台的名义,鼓励考生购买相关增值服务,比如50元的肖像审核加急费、以及598元VIP套餐费用。

进展

虽然有部分考生已经在6日顺利报名,但在1月7日,有考生称这个App又出现了新问题。小吴对北青报记者称,他这两天一直在尝试报考新疆艺术学院但都没成功,不仅系统崩溃,昨天在肖像信息采集时,又被告知“该服务已经下架”。另一名考生也说,同样遇到了没办法采集肖像的状况。

重庆从事美术培训的画室老师李海(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其所在画室学生受此影响较大,“有些学校根本报不上名”。他认为,“报名”对考生来说颇为重要,倒在这一关有点“冤”。

艺考报名平台故障 教育部指导有关高校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等
确保有意愿的考生都能报名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对于今年艺考报名过程中出现的意外状况,也有美术院校相继发布了应对措施。如湖北美术学院发布公告介绍,报名系统恢复后,武汉点报名时间由1月8日18:00截止顺延至1月9日18:00截止。

“艺考报名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考生,怎么能随意委托呢?”徐利平称,行政机关或法律规章授权的公务服务组织,比如高校,必须注意“向社会采购服务时应有法律依据”,不能影响到“执法的严肃性”。

1月7日,教育部新闻办公室对此回应称,近日有考生反映,个别高校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报名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无法顺利报名。教育部高度重视,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点等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

天津美术学院发布通告称,经研究学校将延长每日报名时间,调整为3点至24点;与此同时,学校将积极与各考点协商扩充考场容量,尽全力解决考生的报考意愿。鲁迅美术学院也在昨天发布公告称,会增设徐州考点,桂林、杭州和郑州考点按实际条件增加一定数量考位,大连考点不设置报考人数上限,以确保每位考生顺利报考。记者
郭琳琳 统筹编辑 池海波

“我不会鼓励我的学生购买这些服务。”李海告诉澎湃新闻,“艺术升收取费用的行为不太合理”。在他看来,艺考报名本是学校或政府应该提供的公共服务,将其委托给营利性质的第三方公司,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

对于考生所反映的无法正常报名美术校考的情况,1月7日,“艺术升”在微博上回应称,今年已经提前准备了较去年4倍报名人数的资源配置。根据“艺术升”提供的数据,1月5日凌晨6点,鲁迅美术学院开通报名后1小时内,三大考点均已报满,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5.7万;9点湖北美术学院开通报名,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12.5万,至中午12点主要考点全部报满。1月6日凌晨6点,西安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同时开始报名,开通瞬间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28万,持续增加至晚上11点每秒最大并发连接数达到34万。由于排队人数过多,服务器的响应能力严重不足,导致“艺术升”报名系统出现了拥堵。

图片 1

唐友介绍,自己从1月5日一直守在艺术升报名系统前,1月6日6点西安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报名系统同时开通,自己等了6个小时,“网页面刷不出来,全是问号”。耗费多时,自己最终报上了鲁迅美术学院和天津美术学院,同一个画室的朋友则“一个都没报上”。另一位来自湖北的艺考生则称,1月5日早上,湖北美术学院开启报名的第一天就无法登陆“艺术升”APP。

但对于App昨天又出现的肖像信息采集失败的新问题,北青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艺术升”,但其公布的10个咨询电话始终处于占线状态。

多名艺考生截图表示,在报名中遇到系统崩溃或加载缓慢的情况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称,高校将报考平台委托给企业的前提,应是“选择的第三方平台技术成熟”。此次“艺术升”系统崩溃一事,表明相关院校在选择合作机构时,对合作方技术能力以及可能存在的问题风险,缺乏充分的预判和评估。

“艺术升”同时表示,拥堵发生后已立即启动技术紧急预案,由于之前系统在线排队用户较多,消化用户队列需要一段时间,此过程考生体验略慢,截至1月7日凌晨2点,报名通道及“艺术升”App已完全恢复正常,目前系统稳定,考生可正常进行报考。

近两日来,多名考生反映,通过App“艺术升”进行美术校考报名时遭遇系统崩溃,一直无法报名,而“艺术升”又是多所美术院校指定的唯一报名渠道。“艺术升”对此回应称,因艺术校考院校减少、考点缩减,考点容量限制等原因,造成大量考生集中报名部分考点的情况,导致报名系统卡顿。“艺术升”启动技术紧急预案,增调服务器,截至1月7日凌晨2点,报名通道及App已恢复正常。但有考生反映,“艺术升”昨天又出现了肖像采集信息“下架”的新情况。

此事随即引发各方关注,1月7日下午,教育部通过官方微博回应此事称,个别高校自行委托的第三方报名平台出现技术故障,导致艺考学生无法顺利报名。对此,教育部高度重视,已指导和督促有关高校采取措施,确保有意愿参加校考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

图片 2

“艺术升”称人数过多导致系统拥堵

根据网友的反映,在艺考报名的关键时刻,“艺术升”APP始终显示“加载中”的状态,甚至有人排队两天都无法进入院校报考的页面。2019届美术艺考生唐友(化名)1月6日晚告诉澎湃新闻,通过“艺术升”报名时系统不停崩溃闪退,能不能报上全凭运气。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对于今年艺考报名过程中出现的意外状况,也有美术院校相继发布了应对措施。如湖北美术学院发布公告介绍,报名系统恢复后,武汉点报名时间由1月8日18:00截止顺延至1月9日18:00截止。

进展

另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地点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街道。这家成立于2015年8月的新企业,其产品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不少艺术类院校招考的唯一通道,3年后,自称扩张至包括“八大重点美术学院、五大重点艺术学院、三大重点传媒学院、十大省级艺术校考考点等在内的100多所重点艺术校考院校”的报名系统。

教育部督促高校妥善处置报名问题

昨日上午,西安美术学院招生办一位老师也对北青报记者介绍,因今年艺考政策调整,可以组织校考的学校较以前有所减少,考生选择范围也没有以前多,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秒钟就有几十万人报名,难免会有报不上的。”招生办老师称。

李海也承认,以前艺考生“报名较为麻烦”,需要登录各个院校自己的报名网站,而现在有了统一的报名渠道,“简洁方便”。“但方便也不意味着可以‘垄断市场’。”李海称。

近两日来,多名考生反映,通过App“艺术升”进行美术校考报名时遭遇系统崩溃,一直无法报名,而“艺术升”又是多所美术院校指定的唯一报名渠道。“艺术升”对此回应称,因艺术校考院校减少、考点缩减,考点容量限制等原因,造成大量考生集中报名部分考点的情况,导致报名系统卡顿。“艺术升”启动技术紧急预案,增调服务器,截至1月7日凌晨2点,报名通道及App已恢复正常。但有考生反映,“艺术升”昨天又出现了肖像采集信息“下架”的新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艺术升”所属公司为杭州亦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4日,距今仅3年多的时间。有专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各级地方考试院无法跨地区管辖外地院校,“艺术升”则可以使院校共享数据,免去考生分别到各大院校注册报名的繁琐。

“相关供应商应在中标后保障平台的顺利运维,如果没有相关资质或开发能力而中标的,相关部门应追查整个采购招标的流程是否存在违法违规之处。”律师周铭认为。

回应

报考人数增加或因校考学校、考点减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