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震局原副局长岳明生研究员应邀来北京国家地球观象台做报告

研究所教育中心组织青年科研人员和研究生参加地震预报战略论坛

摘要:
四川512大地震,早在今年四月底就有人预测到但中国地震局不予理睬的传言,现在终于在中国媒体上间接得到..四月底已准确预测
为何中国地震局不重视?四川512大地震,早在今年四月底就有人预测到但中国地震局不予理睬的传言,现在终于在中国媒体上间接得到证实。中国《财经网》6月4日刊出网友从亚洲周刊转贴来一篇对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耿庆国的专访。就是他,耿庆国,预测了汶川大地震!耿庆国预测准确到1)七级以上地震,2)五月八日前后10天之内。耿庆国:密件送国家地震局
石沉海底耿庆国在四川震灾后痛哭,因为他早在四月底就预测今年五月至明年四月,兰州以南,四川、甘肃、青海交界附近,可能发生六至七级地震。他的密件曾送给国家地震局,但却无人重视。学者认为,地震预测的信息应当完全公开。中国地震局前研究员、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审耿庆国等人,对四川大地震曾作出预测,文字报告于四月三十日密件发至国家地震局。一批学者和网民纷纷要求国家地震局公开相关信息,耿庆国等人的密件目前在哪个档,是怎么处置的?处置的理由何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五月一日实施。这标志着各级政府要迈向信息公开时代。根据《条例》规定,及时公布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是官方的责任和义务。汶川特大地震发生三十九小时后,六十七岁的耿庆国在北京接受亚洲周刊访问。他说,刚过去的几十小时内,他痛哭好几回,为汶川灾民忧伤,为自己的研究成果没能拯救人命而悲痛。这是毕生的遗憾。在接受采访时他多次抽泣而中断谈话,他说:国内外的地震专家长期来都有一个说法,强地震、大地震是无法预测的。他们异口同声说,目前地震是不能预测,谁预测就是骗子,不能预测才是科学家。他说:每年全球大小地震五百万次,其中小地震四百九十五万次,三级以上有感地震五万次。这有感地震中,有破坏性的五级以上地震八百次,其中,六级以上一百二十次,七级至七点九级十八次,达到八级的是一、二次。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强烈地震,越是特大地震,就越容易预测、容易预报。曾出版《中国旱震关系》(科学出版社)一书的耿庆国,早在2006年,他根据旱震关系提出中期预报,近年阿坝地区将发生七级地震。2008年四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经集体讨论,作出“2008年五月至2009年四月的一年内,应注意兰州以南,四川、甘肃、青海交界附近,可能发生六至七级地震”的预报,明确提出阿坝地区七级以上地震的危险点在五月八日(前后十天以内)。下页:触犯地震界当权者利益
耿庆国被排挤触犯地震界当权者利益
耿庆国被排挤耿庆国说:地震局的工作人员没有执行贯彻当年周恩来总理的“预防为主,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的准则,认真开展地震预测。他们放弃了,觉得地震不能预测,工作重点放在震后评估,这样还能拿到专项经费。中国现在的地震预测水平比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地震那年代,非但没有提高,反而下降下滑了。2008年五月十五日上午,亚洲周刊电话拨往中国地震局,要求陈建民局长办公室回答关于耿庆国这次大地震预测有关问题,接电话者回答说,局长和其它负责人都不在局里,有关问题无法作答,香港传媒要采访总得有个程序。2008年五月二十日上午,亚洲周刊再次电话给地震局,地震局总机始终无法拨通,后转拨地震局值班室,值班室礼貌地请记者转拨地震局新闻处。新闻处阎先生听了采访要求,平和地回答说:“局领导人目前公务繁忙,拖后一些时间会安排记者采访,请你将采访要求和联系方法传真告诉我们,到时我们一定通知你。至于关于耿庆国的事情,不久我们会有相关信息发布。”中国科学院工程地质力学重点实验室李世辉,于汶川大地震当晚,即十一点五十二分在新浪博客上贴出文章称,在中国,一批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地震工作者,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包括充分利用历史文献记载和“取象比类”的方法等,取得遥遥领先国际的科研成果。一九七二年,地震工作者耿庆国提出“旱震关系大地震中期预报方法,根据这一规律,他预报了一九七五年海城地震,特别是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这些成果触犯了地震界当权者的利益,耿被调出地震预报队伍”。耿庆国的研究领域是从旱震关系开展大地震中期研究的,旱震关系尚无法针对短期临震预测。七三年起,他潜心研究短期气象要素指标问题,七五年撰写了第一篇有关论文,正式提出地震前三十天短期临震气象要素五项指针异常的概念、特征及其震例,对地震作出短期预测和临震预测。耿庆国的地震探索在中国地震界处于非主流派。尽管学术界对他的研究方法争议很多,但他始终坚持探索,问题的关键是,他的地震预测结果一而再,再而三证明是准确的。耿庆国师承著名地震学家傅承义教授,耿氏旱震理论是研究地震与气象的关系,他认为,在大地震的孕育过程中会有气象效应存在。如震前一至三年半往往是旱区,如果一年内震,那是小震,如果两三年内震,就极有可能是大震。上世纪七十年代,他的研究成果受到国务院重视,周恩来多次听取他和地震科学家的汇报。下页:中国地震局预警若已失职
隐瞒便错上加错中国地震局预警若已失职
隐瞒便错上加错日前,国家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说:每次地震后都遇到这种情况,就是社会上有一些爱好者,也有一些是专家、科学家,他自己用某种方法常年做一些工作。但是这个意见应该报给有关地震工作部门,地震工作部门有一套工作程序,会研究他的意见、分析他的意见,根据综合的判定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有些个人最后认为他是有道理的,很坚持,只是根据他自己一些单向提法,专家集体很难作出这种判断。比如有的意见可以说的尺度很大,时间很长,范围很广,这种意见可能对长期的判断有参考价值,但真正有减灾效果的短期和临震预报,是无法参考这种意见的,因为政府作出这种决策是需要一个明确的意见,而且预报有工作的程序和发布规定。国家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张国民认为,地震预测是一个全球性的科学难题,它主要难在三方面:地震过程的复杂性;地壳深部的不可入性;地震事件的小概率性。目前,还只能是在某些有利的条件下,对某种类型的地震作出一定程度预报的可能。这次没有成功预报,非常愧疚。但要成功预报地震,还需要不断努力,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中国地震台网中心副主任张晓东也认为,对于有人说这次地震事先有预报,这事情已经注意到了,情况正在调查和进一步核实中。地震预报有一套地震预报发布规定,地震预报意见要经过评审之后进行发布,有一道程序,其实在这之前都是专家研究的意见,不是预测的意见。专家研究的意见有很多,包括国内外都有很多专家研究,它不是一种地震预报的意见。五月二十日,中国地震局监测预报司副司长车时透过中国地震信息网说,这次地震前,中国地震局没收到任何单位、个人或团体提交的有关这次地震的短临预报意见。至于网上发布曾经有人提出过关于这次地震的预报意见的信息,是不符合实际的。地震预报是公认的世界科学难题,中国地震局收到短临预报总体水平很低,准确的短临预报意见非常少。中国地震台网中心今年共收到二十六份,目前尚没有正确预报的短临预报意见。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说,震前的预测信息应当完全公开。在现代互联网时代,想隐瞒巨大灾难真相的人最终肯定会弄巧成拙;即使若干年后也会有人披露、追问、调查,甚至会问责。胡认为,应追查地震预测预警是否存在失职的问题。失职本来是一错,如今还要隐瞒、甚至对准确预测者进行诋毁,这是错上加错;不对失职进行反省,连承认失误的勇气都没有。众网民质问地震局众多网民在互联网上表示意见说,
“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不重视耿庆国这样的地震科学家?害苦了无辜的老百姓!”
“如果地震局的官员都像耿庆国这样一心为人民、不处处为自己的官帽着想、具有高度的责任心的科学家的话,总理就不会整天这样劳累!”下页:耿庆国档案耿庆国档案一九四一年生,北京人,满族。1965年八月中国科技大学地球物理系地震专业毕业。分配到地质部物探研究所,六八年任地质部物探所地震预报室技术负责人、北京管庄地震前兆预测台站首任台长。1970年起在北京地震队工作。1980年起在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从事预报应用研究。现任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联合国行政管理与减灾全球计划项目科学顾问

在唐山大地震39周年、海城地震成功预报40周年之际,2015年7月28日上午,中国地震局原副局长岳明生研究员应邀来到北京国家地球观象台为研究所新入所的青年职工和在读研究生作了题为“我对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认识”的专题报告,研究所党委书记乔森研究员到场并主持此次报告。这也是我所研究生论坛百期系列活动的第三次活动。

2007年11月28日,北京大学—中国地震局现代地震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在北京中苑宾馆举办了为期一天的地震预报战略论坛,邀请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地质科学院、中国地震局及部分省地震局等单位众多专家学者出席,陈运泰院士和中国地震局原局长陈章立研究员分别在上、下午主持了论坛,中国地震局岳明生副局长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岳局长通过几组40年前海城地震后建筑破坏的图片开始此次报告。他通过三个方面介绍了海城预报的实际内容:第一方面主要介绍了海城地震的预报过程,分步介绍了海城的长期预报、中期预报、短期预报以及临震预报四个过程以及每个过程相应的地震前兆信息;第二方面介绍了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意义和经验,一是有效的减轻了地震灾害、二是进一步认识到充分发挥政府职能的重要性、三是初步形成了渐进性的预报模式、四是促进了地震事业的发展,海城的成功预报也为我们对地震预报的研究带来了宝贵的经验,包括强震活动的成组性、地震活动性研究是经验型地震预报的支柱、突发性大幅度异常是临震预报的重要指标、宏观现象不容小视以及人才和对人才的重用缺一不可等;第三方面岳局长主要谈了自己对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认识。

会议期间,多位院士和众多知名专家对我国30多年来的地震预报事业发展的历史进行了回顾,对当前我国的地震预报事业所面临的社会问题和科学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探讨,并通过对当前国际、国内地震科学一些最新研究成果和研究方向的交流讨论,从战略的角度和历史的高度,对我国的地震预报工作提出一些建议,对我国地震预报事业今后的发展和前景进行了展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