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考生们在高三时也会出现焦虑、紧张、烦躁等负面情绪,81.48%的受访考生表示“偶尔出现,但可以自我调节”。而在调节负面情绪上,逾九成选择了“自我心理调节”(92.59%)。

父母职业:教师与公务员位列第一

在各种奥数、英语、体育等校区、省市、国际竞赛中,状元们也是主力军中的一部分。有55%的高考状元曾参加过英语竞赛,52.5%的状元参加过奥数竞赛,还有32.5%的状元参加过体育竞赛。

图片 1

学前教育:就读示范性幼儿园比例上升

将数据交叉对比后,发现男女在恋爱观上有着较大差异。恋爱过的男生为10人,而恋爱过的女生为6人。对于早恋,有27.8%的女生表示反对,有1个女生恋爱过,且影响学习。而男生中有50%憧憬恋爱,41%恋爱过,且不影响学习。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有74%的考生曾参加过英语竞赛,37%参加过奥数竞赛,还有44.5%参加过体育竞赛。

学校选择:所有受访考生都选择本科到“内地顶尖学校”就读

2。
在受访状元家庭中,2017年父母为公务员的占比最高,其中35%的状元父亲为公务员,22.5%的状元母亲为公务员,远超其他行业;

家庭氛围:自由、开明,父母不过度关注成绩

而除了良好的心态,考生们在学习上的独立和自律也从数据中可见一斑。55.56%的受访考生表示平时除了日常作业,会针对薄弱环节额外给自己布置作业;有25.93%表示会尽量多多做题,而在2017年,这一数据为2.5%。除此之外,77.78%的受访考生会自己经常总结学习经验教训。

7月26日起,澎湃新闻通过对调查问卷的分析和对高考状元、老师、家长的回访,将连续推出系列高考状元调查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接受调查的所有考生的母亲都非“全职妈妈”,与2017年调查数据显示的“全职妈妈”占比7.5%相比,明显下降。

5、受访考生都表示希望本科阶段在内地顶尖大学就读,其中85.19%有读研目标。78.26%的考生更倾向于出国读硕士、博士。

父母亲硕士学历显著提升,全职妈妈职业位列第三

27位受访考生中,有7位坦言自己高中阶段曾谈过恋爱,占比25.93%。其中,除2位认为影响学习外,其余5位均觉得与学习没有冲突。另有40.74%的受访考生表示虽没有恋爱经历,但怀有憧憬。

而在2017年的数据中,有高达40%的受访考生有过恋爱经历。45%的学霸憧憬恋爱。

但2017年受访状元父母亲为本科学历的比例为35%,相比于2016年的46%,则下降了11%。专科学历2017年则为占比22.5%。

父母职业:教师与公务员位列第一

图片 8

状元也爱交际,近八成参加过社团活动,担任过班干部

2018年,出生于千禧年的孩子正是高考的年纪,他们的父母普遍受过良好的教育,生长在改革开放后的年代,因此家庭氛围沟通的畅通也更加无阻,“像朋友一样”似乎已经成为了父母与子女之间沟通方式的发展趋势。

在遇到学习瓶颈时,考生们大多选择独立解决,有81.48%受访考生选择“自己分析薄弱所在”,59.26%选择“与同学交流探讨”,66.67%选择“找老师指点迷津”。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在学习紧张、压力大的高中阶段,不少学生都要熬夜复习、写作业,然而状元们是如何管理作息的?

恋爱:四成学霸考生憧憬恋爱,两成经历过

后续采访过程中,不少考生都指出父母的教育方式偏向于“放养”。天津理科考生周言告诉澎湃新闻,尽管父母都是教师,但平时对学习几乎不会过问,“我们家的家庭氛围比较宽松,父母的教育方式都很民主,也很尊重我的想法。”周言认为,这样的家庭氛围更有利于孩子养成独立思考的习惯。

3。
“寒门状元”占比不足两成,40名高考状元中仅有6名来自农村,其余85%的状元均是城镇户口;

4.
睡眠:相比于2017年,2018年受访考生高三每晚睡觉时间普遍推迟,近七成考生每晚12点左右睡觉。相对应,考生的高三每天学习时间(除上课时间,包括早晚自习)也延长,每天学习6小时以上占比48.15%,而2017年这一数据为30%;

2018年全国高考成绩发布后,澎湃新闻全国31个省份的60余名学霸考生发去了一份“2018年高考学霸问卷调查”,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共回收27份有效问卷,涵盖19个省份的高考文理科考生。

[编者按]

图片 12

有74%的考生曾参加过英语竞赛,37%参加过奥数竞赛,还有44.5%参加过体育竞赛。

但状元们在高三时也会出现焦虑、紧张、烦躁等负面情绪,77.5%的状元表示“偶尔出现,但可以自我调节”。而在调节负面情绪上,逾八成状元选择了“自我心理调节”(85%)。

在“父母对自己学习的干预程度”一问中,有17名(62%)考生选择了“时常关心但不干涉”这一项,代表着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基本处于关心却不过度的状况,更多靠考生的自觉性。

图片 13

7。
近四成状元的平时爱好是电子游戏,15%的状元表示喜欢并经常玩网游,从没玩过网游的状元仅占5%;

图片 14

社交:近八成受访考生参加过社团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母亲职业中无业的比例占了7.5%,排名第三,根据对受访状元回访的调查显示,无业中的母亲大多都是全职妈妈。江苏省文科状元李天宇的母亲,就是一名全职妈妈,“从小到大,她都是一位全职妈妈,平时就是负责照顾我。”

这种家庭教育,在“平时与父母沟通的程度”
中也可见一斑。在该题中,44%的考生选择了与父母相处“像朋友一样,时常交流自己的想法”,48%的考生选择了“关系很好,但自己不会什么话都告诉父母”。没有一个考生选择“关系不好,几乎无沟通”。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调查详情解析:

图片 18

调查详情解析:

更多精彩:2018高考学霸调查:超半数受访者上过普通公办小学

对于未来的发展,有35位状元表示,尽管还没有入学,但已经有了读研究生的计划。谈及希望在什么高校读研,有65.71%受访状元想到“国外顶尖高校”继续深造,仅有31.43%的状元考虑在“内地顶尖学校”读研究生,这与本科院校的选择几乎相反。

有48.15%受访考生择校时最为看重“专业排名”。74.07%的考生表示已有明确的专业目标。大部分学霸考生倾向报考经济学和法学,分别占比44.44%,33.33%。

同时,学霸考生也是“班干部”收割机,在“是否担任过班干部”一题中,有超过85%的受访者都曾担任过。而在对受访考生班主任的采访中,不少老师提出这些考生在班级里也都是极受同学欢迎的学生。

图片 19

图片 20

在本科院校的选择上,所有受访考生都选择到“内地顶尖学校”就读,无人选择到“国外顶尖高校”就读。而2017年有2.5%受访考生选择到“国外顶尖高校”就读。

2017年全国高考成绩发布后,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全国31个省份的60余名省级高考状元发去一份“2017年高考状元问卷调查”,共回收40份有效问卷,涵盖27个省份的高考文理科状元。

同时,学霸考生也是“班干部”收割机,在“是否担任过班干部”一题中,有超过85%的受访者都曾担任过。而在对受访考生班主任的采访中,不少老师提出这些考生在班级里也都是极受同学欢迎的学生。

就读学校:48%的学霸考生都来自省级示范中学

而除了良好的心态,状元们在学习上的独立和自律也从数据中可见一斑。72.5%的受访状元表示平时除了日常作业,会针对薄弱环节额外给自己布置作业。80%受访状元则会自己经常总结学习经验教训。

在“学校与专业选择上,是否与父母有过分歧”这一项问题中,有78%的考生都表示和父母没有过分歧,父母很尊重自己的想法,仅有1名曾在学校与专业选择上和父母发生激烈争论。

图片 21图片 22

对于“是否有午睡习惯”一题,有80%受访状元都有午睡的习惯,并一直坚持,仅有2名状元没有午睡习惯,这一数据和2016年的状元调查基本一致。

在“高三每天睡眠时长”的调查中,考生们的普遍睡眠时间为6-8小时,占85.19%,2017年则占比80%,符合科学所规定的最佳睡眠时间。

3、父母的职业:教师和公务员占比最高,2018年近30%的受访考生父亲为公务员,超过29%的受访考生母亲为教师,远超其他行业;

图片 23

图片 24

在“学校与专业选择上,是否与父母有过分歧”这一项问题中,有78%的考生都表示和父母没有过分歧,父母很尊重自己的想法,仅有1名曾在学校与专业选择上和父母发生激烈争论。

在“父母对自己学习的干预程度”一问中,65%的受访状元们选择了“时常关心但不干涉”,这代表着状元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基本处于关心却不过度的状况,更多的靠状元们的自觉性。

图片 25

图片 26

(实习生史春蕾、陈子威、刘登辉对本文亦有贡献)

社交:近八成受访考生参加过社团活动

同2017年数据相比,受访考生们睡眠时间大体推迟,熬夜更为普遍。

图片 27本文制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龚维 制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