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言

成熟的心态、勤奋的坚持、合理的规划

由于成绩突出,高中一入校,方清源便接触了数学和物理竞赛。虽然在比赛中并没有发挥出自己真实的水平,名次没有达到预期,但参加学科竞赛的那些经历也成为了他高中三年最难忘的时光。

高中三年除了一点遗憾,更多的是收获,收获了知识,学习能力,喜人的分数,收获了朋友,师生间的关爱,还有一些青春懵懂。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全国31个省份的60余名学霸考生发放了独家编制的问卷,并整理出了一份翔实的调查报告,试图展示他们真实的学习和生活状况,为其他的家长和考生们提供一些经验借鉴,也为高考改革的探索之路提供一些真实数据和案例的参考。

湖北的学霸考生杨庚宸从高一下学期开始就没有上过任何校外培优班了。“知识是有体系的,指望靠培优班构建整个高中阶段的知识体系,这是不现实的。”此前,他也上过物理培优班,感觉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刷题上了,很没有必要——“我可以自己做题,跟老师请教啊。”

在学习上,周言通过不断摸索和总结经验摸索出了高效学习的“三大法宝”。“错题本,积累本,计划表这三个东西很重要。”周言说,计划表是自己对一天的学习的简单规划,一般尽量按照既定计划去完成。而错题本的作用不仅仅在于纪录错题,更是警醒自己“细小的错误可能是由于一个知识点不熟练导致”,“最重要的是从中归纳出一个模型”。积累本则主要用于语文、英语的素材积累。

图片 1

“从小到大,在考试方面,我的发挥都是比较稳定的。高考的题可以通过一定量的训练、思考、总结来达到高分,但竞赛真的需要天赋和灵感,确实比我聪明的人太多了。”方清源表示,“不过我一直很喜欢竞赛,备考过程特别令人怀念,我也收获了比奖状或奖牌更重要的东西。这件事告诉我,有那个水平的时候,摆平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高考前一天晚上,抓紧时间复习了最重要的知识,跟妈妈说了一会话放松放松后就按时睡觉了。”她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自己父亲是南开大学的教授,母亲是中学老师,父母给自己创造了温暖轻松的家庭环境,他们既是父母更是良师益友。

天津理科考生周言告诉澎湃新闻,自己通过不断摸索和总结制定出了一张高效学习的计划表,以此来对一天的学习进行规划,尽量按照既定计划去完成。

根据问卷调查结果,有74.07%的考生高中阶段没有参加过课外补习班,参加多于两个仅占14.81%。而类似的,有70.37%的人高中也没有参加过课外兴趣班,选择参加过一个的,仅占18.52%。可见,学霸们更倾向在课堂上解决问题。

12年寒窗苦读画上圆满句号后,周言感慨:“以前的努力会有回报的,所以以后也要一直努力下去。”
她说,自己暂时计划大学毕业后出国读研深造,之后走一步,看一步。

方清源坚持着这种自律。他会根据不同的复习阶段制定不同的学习安排,一个月左右就会重新规划时间安排表。“计划表由一开始的每半小时,再精确到十分钟,最后精确到每五分钟。

安徽理科考生方清源表示,自己报名参加了英语培训班。他认为,当前,国际交流能力对一个人来说非常重要。作为一种世界语言,如果想在任何一个领域达到国际水平,英语能力不容忽视。因此,在这方面,方清源从小到大一直力争比同龄人多学一点。感到英语口语上有所欠缺,铜陵的教育资源又不如省会合肥丰富多元,他报名了校外英语培训班专门加强词汇量和口语交流能力,也取得了不错的收获。

在寻找自己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过程中,面对周遭寄希望于报校外培训机构快速提分的氛围,周言也并不热衷和焦虑。“我没有上过补习班。”她认为,校内老师上课质量已经足够高了,只要“上课认真吸收老师讲的知识,下课后再反复回顾,就已经足够”。

不出意料,学霸念书很拼。据问卷统计,对于高三一年每天的学习时间(除上课时间,包括早晚自习),近四成受访学霸选择了4-6小时,近三成选择了6-8小时,选择8小时以上的有两成。

他说,其实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在高中时期有被他人质疑和自我质疑的经历,更重要的是,能够很快认清自己的定位,在一个纷杂多元的环境中找到自己要走的路,并且心无旁骛地走下去。

不上补习班,学校教学已足够

面对高考压力,如何淡然处之,并保持成绩稳定?在学霸们看来,心态确实是具有决定性的关键因素。

图片 2

“我在初三时,看了一些经济金融方面的书,就开始对金融方面感兴趣。”周言坦言,当梦想照进现实,收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自己激动无比。但平静下来,她也意识到:“进大学后大家又回归同一起跑线,必须要好好规划一下自己以后的生活,为之后的大学生活做准备。”

图片 3

来自上海的考生周天嘉身上有一种超出同龄人的冷静自持。在接受《文汇报》的采访时,他就表示,作为一个在公办小学和初中接受教育后考入复旦附中的孩子,他最开始经历了一段
“被吊打”的日子。
“我进入学校后才发现,好多同学已经在初中阶段把高中课程学完了,而且很多人有竞赛经历,在之后的理科学习中也展现出了非凡的天赋。”

在同班同学王雨凡眼中,周言谦逊、基础扎实,细节做得很到位,不拘泥于课本,又会主动进行探索。

然而,高强度复习压力下,仍有81.48%的受访学霸表示,在高三时偶尔出现过焦虑、紧张、烦躁、低落等负面情绪,但都“可以自我调节”。

比如,2017年,北京考生刘浩宇获得了北京市物理竞赛一等奖;江苏考生袁梦获2017年全国高中数学联赛江苏赛区一等奖;浙江长兴考生胥嘉政高中参加了物理竞赛,拿到全国二等奖;黑龙江的崔博飞拿下了2017年第26届全国中学生生物奥林匹克竞赛的银牌,实现了学校在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中奖牌零的突破;宁夏考生廖智钊进入了2017年第34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省队成员名单,而高中三年没有参加过竞赛辅导和课外培训的浙江学霸张楚衣也几乎将数理化、英语、作文等全国竞赛的大奖都收入囊中。

谈及大学生活,周言坦言,首先想改变的是自己的性格。“因为性格有些内向,高中三年有些遗憾,参加的活动并不算多。所以进了大学后,打算参与一些社团,在自己爱好的领域有新的进步,更重要的是要提高自己的交际能力、尽量变得更加开朗。”

江西省理科考生傅林轲就有自己独特的时间分配法。他把每天的课余时间分成4个时段,一周28个学段,分段式进行学习。早上6点起来,中午午休,晚上在凌晨1点左右睡觉。

在当下,越来越多的学霸呈现出了全方位的发展态势。

学霸三大法宝:错题本,积累本,计划表

而“喜欢有竞争生活”的河北省文科考生郭家萌则向澎湃新闻强调了“从兴趣出发,随心而动”是自己收获最后高分的“秘诀”。

从收回的27份有效问卷中得到了这样有些出人意料的结果:在高中期间没有参加过补习班和兴趣班的考生超过了七成。在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谈及与“课外补习”“课外兴趣班”“竞赛”相关的话题时,学霸考生们也都有话要说。

但在进入南开中学之初,周言成绩并不算拔尖。她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慢热型选手”,也是后期“一点一点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才逐渐跟上来”。

当被问及“高考期间的睡眠状态”时,有74.07%的受访考生表示“能按计划轻松入睡”。而在高三,选择每晚12点左右入睡的占了大多数,为66.67%,其次为11点左右入睡,占了25.93%。此外,有午睡习惯的学霸占到85.19%。

虽然竞赛能拓宽眼界,丰富阅历,但并非是这些学霸在人群中凸显的关键因素。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有一次老师提了一个问题,很多人都不会,只有周言完美回答出来了。老师还天天夸奖周言的笔记本,错题本跟印的一样。记得很整齐很详细,还会有自己的批注和思考。”
王雨凡说,平常周言在班里比较安静,私下里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就会变得很有趣。

另外,学霸们的高分关键词中还包含了“计划”和“兴趣”。

来自黑龙江鹤岗一中的崔博飞和来自吉林的才泽瀛也尤为重视课堂效率。说到三年来最大的收获和感受,崔博飞表示,自己会最大限度地提升课堂学习效率,不论学习多么累,老师说的每一句话,写的每一个板书,都记在心里。

在扎实有效的学习之外,希望在高考中稳定甚至超常发挥,周言认为,“不过于紧张但也不能过于放松”的心态很重要,“适当的压力反而能激发潜能”,同时保持对自己的绝对信心。

图片 7

图片 8超八成学霸考生参加过社团活动

即使在颇具争议的高中恋爱问题上,周言的父母态度也相对宽容。“他们认为只要不影响正常学习就可以,当然前提也是对方真的适合自己。”周言向澎湃新闻透露,自己高中也谈过一段恋爱。“我觉得谈恋爱就是可以有个人来跟你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算是学习上的一种动力吧。”

福建省高考文科考生黄亦陈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每天中午准时午休,放学回家从不看书复习,倒头就睡。她的爸爸向晋江新闻网介绍,女儿从小到大,一直都保持着很好的生活和学习节奏,每天中午她都要至少午休半小时,就算是大考在即,也不会改变。

而在受访的考生中,有66.67%明确表示不赞成参加海量补习班。

注重细节的周言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有一位“注重细节”的偶像导师——波兰导演克日什托夫·基斯洛夫斯基。“我很喜欢他的电影风格。他能从生活细小的事情中挖掘出深刻的道理。”《蓝白红三部曲》是周言的最爱。

无独有偶,对谢恩泽来说,绝对的自律是此次高考成功的最大因素。老师冯晓瑜表示,私下的谢恩泽也爱打游戏看小说,但得到片刻的放松休息后,投入学习的他就像浑身充满电量一样,放下玩乐百分百投入。即使周末放学回家,谢恩泽也会严格规定自己放松休闲的时间。

对于学校的学霸群体来说,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各类竞赛之中。

7月27日,天津理科712分高分考生周言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已经收到了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9月份开学,她将正式成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新生之一。

江苏文科考生陈新就认为,最好的学习方法在于多思考,而不是一味地刷题。“刷题固然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总结,例如数学题在于纠错和反思,语文题在于归纳和整理。”

浙江省理科考生张楚衣也表示几乎没有参加过课外辅导班,无论是父母还是她自己都很信任学校和老师,上课、学习完全顺着学校的节奏走。

江苏文科考生陈新也很看重休息时间。他该休息的时候自己不会学习,而是利用充足的睡眠保证第二天高质量的课程,尽量让学习和休息都得到了最大的保障。

高考学霸们平时会参加课外培训班吗?

曾楷徽在县级高中就读,教育资源相对而言不及城市的名校。因此,大量刷题就成了他开拓解题视野的重要渠道。升入高三年级前的暑假,他平均每天就要做一套理综试题,迅速提高了他对不同题型的解题能力。

调查问卷中,超八成受访考生表示,从小学到高中时期参加过社团活动;七成参加过文艺类活动和英语竞赛,约五成参加过体育竞赛或全国、省、市、校、区级竞赛。

有午睡习惯的占到85.19%

河北文科考生郭家萌也注意到,很多同学在学校之外参加课外培训班,焦虑地希望通过延长学习时间取得成绩进步。但她向澎湃新闻提到了一个关键词——“效率”。“我不会焦虑,除了小学上过一次补习班后再也没有上过。”郭家萌认为,根据学校的安排,把学校每项任务做扎实,效率提高,这样就能够比别人做得更好,而不在于你投入的时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