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正值青春的他们遭遇车祸不得不中止实习。

当年正值青春的他们,遭遇车祸不得不中止实习。26年后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们,终于走完了当年的行程补交了实习作业。28名华中科大1989级的本科生,在2018年拿到了一份特殊的“结业证书

图片 1

26年后,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们,终于走完了当年的行程,补交了实习作业。

图片 2上交作业后补发的结业证书

1992年,一场车祸中断了学生的实习之旅 2018年,13名师生补齐完整行程

28名华中科大1989级的本科生,在2018年拿到了一份特殊的“结业证书”。

一场集体车祸九死一生,养伤是他们最温暖的记忆。1992年7月20日下午,华中理工大学建筑学891班的学生实习途中集体遭遇车祸。在天龙山的盘旋公路上,飞驰的中巴车撞断了检查站设在路中的横杆冲向路边断坎……

再续芳华 迟到26年的作业完成了

图片 3

图片 426年前实习路上的合影

26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断了36名大三学生的古建实习之旅,在带队老师和同学心中留下了待解的遗憾。今年,13名师生再次启程完成了迟到26年的实习,并交上了“迟交26年的作业”。近日,华中科技大学89级师生横跨26年的实习故事引发网友热议,被赞“这才是真正的芳华”。而完成当年中断的实习,不仅意味着得到一张学院颁发的课程结业证书,更是师生们给自己的一份答案和仪式。

上交作业后补发的结业证书。本文图片 “长江日报”微信公众号

张弘当时是班上一员,他回忆:那年7月,891班暑期古建实习计划从洛阳龙门石窟开始,行经运城、侯马、平遥到太原晋祠、天龙山石窟,再登五台山,去经应县,最后在大同云冈石窟结束行程。带队老师是李晓峰和陈纲伦。

“迟交了26年的作业”引热议

一场集体车祸九死一生

前往天龙山那天,李晓峰老师因为发烧没有随行。突如其来的车祸,4位同学重伤,10余位同学轻伤,陈纲伦老师也受伤了。未完成的“古建筑实习”不得不中断。

“891古建实习,历经26年,完成圆梦之旅。”11月6日,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李晓峰在一份本科生课程作业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份“古建实习”作业的完成人并不是在校生,而是该校建筑学专业1989级的本科生。

养伤是他们最温暖的记忆

车祸后,在李晓峰的带领下,未上山的同学在晋祠工人疗养院里昼夜照顾着伤员。这段携手共度的时光,成为891班不可磨灭的集体记忆——

此时,距离该班毕业已过去25年。“这份891班的作业迟到了26年,我的签名其实代表的是26年前他们的中国古代建筑史老师。”李晓峰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

1992年7月20日下午,华中理工大学建筑学891班的学生实习途中集体遭遇车祸。

为了保证伤员的营养,王世福等几位男生凑钱,把周围村的活鸡都买光了,笨手笨脚地炖了一大锅鸡汤。

26年前,一场导致多人受伤的车祸中断了891班的暑期实习,也在当年20多岁的同学们心中留下了些许阴影和遗憾。时隔26年,当年的带队老师李晓峰提议带领同学们接着走完当年中断的实习之路,并补上了这份迟交了26年的实习作业,学院也为班上每一位成员颁发了迟到26年的古建实习课程结业证书。

在天龙山的盘旋公路上,飞驰的中巴车撞断了检查站设在路中的横杆冲向路边断坎……

平时“最讲究”的黄旻不管多脏多累的活都抢着干。

这场横跨26年的实习被华中科技大学公众号刊文报道后,引发不少网友的共鸣。有网友留言称,“这才是真正的芳华”。

图片 5

黄珊一直在帮护士打下手,累得晕倒在浴室。

被车祸阻断的实习之路

26年前实习路上的合影。

轻伤的唐勉、李华刚能下地走,就主动分担护理任务。

“太原城郊,7月20日16时。一辆中巴在天龙山的公路上飞驰,像是要挣脱一切束缚。‘咣’,汽车撞断了检查站设在路中的横杆,冲向路边断坎。‘啊’!车上的人惊异地站了起来。霎时,车飞了出去……”这段刊载在1992年10月4日《华中理工大学周报》头版的新闻,还原了891班在建筑学专业必经的“古建实习”中遭遇车祸的一幕,新闻作者张弘就是班上的一员。

张弘当时是班上一员,他回忆:那年7月,891班暑期古建实习计划从洛阳龙门石窟开始,行经运城、侯马、平遥到太原晋祠、天龙山石窟,再登五台山,去经应县,最后在大同云冈石窟结束行程。带队老师是李晓峰和陈纲伦。

……

“直到现在,国内大部分的建筑学专业还都保留着‘古建实习’的传统,当年我是他们的中国古代建筑史老师,所以由我和另一位老师带着他们在暑假期间进行实习。”李晓峰告诉北青报记者,当年的古建实习计划从洛阳龙门石窟开始,行经运城、侯马、平遥到太原晋祠、天龙山石窟,再登五台山,经应县,最后在大同云冈石窟结束行程。

前往天龙山那天,李晓峰老师因为发烧没有随行。突如其来的车祸,4位同学重伤,10余位同学轻伤,陈纲伦老师也受伤了。未完成的“古建筑实习”不得不中断。

26年后补上实习课

然而,行程刚刚过半就出了事。1992年7月20日下午,载着老师和同学从天龙山石窟下山的中巴车发生了事故,造成4名同学重伤,10多名同学轻伤。古建实习计划在天龙山脚下戛然而止。

车祸后,在李晓峰的带领下,未上山的同学在晋祠工人疗养院里昼夜照顾着伤员。这段携手共度的时光,成为891班不可磨灭的集体记忆——

有的同学已是古建专家

“出事那天,我因为发烧没有随行,我很少烧得那么厉害,心中特别不安,一直等着大家回来,谁知道等来的是灰头土脸回来报信的学生。”李晓峰用“脑袋轰地炸了”来描述得知车祸后的感受,“我到现在还能记起当时的震惊和慌乱,我那个时候还不到30岁,蒙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赶紧安排处理。”

为了保证伤员的营养,王世福等几位男生凑钱,把周围村的活鸡都买光了,笨手笨脚地炖了一大锅鸡汤。

2018年7月28日,佛光寺东大殿来了一群身着班服的“本科生”。

在那个打长途还要去电信大楼的年代,受伤的同学们被送到了当地的工人疗养院养伤。李晓峰带着未受伤的几名同学昼夜轮换着照顾伤员。

平时“最讲究”的黄旻不管多脏多累的活都抢着干。

“大家注意下佛光寺东大殿的看点很多,比如,七铺作双杪双下昂的偷心造斗栱,是承托屋身屋檐的重要受力构件;小方格的平闇天花与明栿和斗栱组合,简洁平实典雅。。。。。。”华中科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建规学院副院长李晓峰认真地给“本科生”们讲屋顶结构。

“为了保证伤员的营养,几位男生凑钱把周围村的活鸡都买光了,炖了一大锅不怎么好喝的鸡汤。平时‘最讲究’的姑娘不管多脏多累的活儿都抢着干,累得晕倒在浴室。几个轻伤的同学刚能下地走,就主动分担护理任务。”当时头部受伤的同学刘剀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年同学们照顾自己的情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