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提高座位利用率,有的高校引入电子管理系统,并推出暂离制度,学生离开座位30分钟后座位便自动释放,其他人可以重新选座,便是一个办法。此外,也可以考虑适当增加巡视工作人员,看到长时间休息的学生,可稍加提醒。劳逸结合固然不错,但若是长时间在图书馆里休息,占着座位资源并不合适,不妨另劳尊驾回宿舍休息。

从时间角度入手,开放通宵阅读空间,不失为一种开源的思路,也实实在在地提高了图书馆资源利用率。

记者在非就餐时段来到餐厅,却发现自习的学生寥寥无几。餐厅的一名员工解释,即使餐厅供餐时间缩短,但是员工还要花时间打扫整理,不小心就会弄出动静,加上现在学校开学,出入的人员越来越多,肯定会打扰到在餐厅学习的学生。而且一到吃饭时间,学生们就必须中断学习。

高校图书馆座位不够用,是个问题,又不应该是个问题。校方开源节流,学生自省自律,爱读书的人终应觅到满意去处。


李帅告诉记者,为了准备28日的正式开学,学校特地于27日封楼,清空了自习室里用来占座的书籍。然而不少学生为了提前占好座位,从一楼爬窗进入教室,摆好书籍、衣服占座。李帅无奈地说,图书馆离宿舍太远,来回会多花不少时间,只能每天去教室“打游击”,教室需要用来上课的时候,里面自习的学生就会被赶出去另找教室,“考研自习本来就

从时间角度入手,开放通宵阅读空间,不失为一种开源的思路,也实实在在地提高了图书馆资源利用率。

对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来说,这段时间有个好消息:学校图书馆将一层整层设置为24小时开放区,自此熬夜复习功课便有了个好去处。据北航图书馆馆长所言,图书馆设置24小时开放区,初衷是为了解决学生早晨在外排队等待开门的难题。

2011年8月27日早上,青岛大学图书馆门前聚集了四五百名等候进馆占座的学生,由于人多拥挤,馆门口一扇玻璃门被挤碎,四五名学生被挤倒在破碎的玻璃上受伤。

当然,全靠管理,毕竟耗费人力物力成本。学生自己身在图书馆,也该拿出珍惜学习资源的自觉。自己既然获得了使用权,那么理应物尽其用,让图书馆为自我成长助力,或读书写作,或研读学业,或翻阅典藏。要想满足个人的休闲娱乐爱好,学校内则自有其他去处,不必消耗有限的座位资源了。总之,若是仅觉得图书馆网速快、人不吵,占着座位沉湎娱乐,也就违背了图书馆开放的初衷。

高校图书馆座位不够用,是个问题,又不应该是个问题。校方开源节流,学生自省自律,爱读书的人终应觅到满意去处。

青岛大学图书馆咨询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考试高峰前,“抢座大战”也进入白炽化,不少学生因为抢座发生争执。对于疯狂占座的现象,这名工作人员很无奈地表示,图书馆图书阅览、资料搜集的功能早已经弱化,变成了学生的自习室。虽然图书馆还专门设立了自习室,但是一到考试高峰期,自习室明显不够用了,抢座、占座就变得更加激烈。

高校图书馆理应给学生提供充分的学习空间。在囿于场地、资金有限,不能通过拓展空间来满足学生需求的情况下,像北航这样从时间角度入手,开放通宵阅读空间,不失为一种开源的思路,也实实在在地提高了图书馆资源利用率。

为提高座位利用率,有的高校引入电子管理系统,并推出暂离制度,学生离开座位30分钟后座位便自动释放,其他人可以重新选座,便是一个办法。此外,也可以考虑适当增加巡视工作人员,看到长时间休息的学生,可稍加提醒。劳逸结合固然不错,但若是长时间在图书馆里休息,占着座位资源并不合适,不妨另劳尊驾回宿舍休息。

青岛大学教务处的工作人员称,自今年起,应届毕业生考公务员要受限,许多之前准备考公务员的同学加入了考研大军,造成了考研人数的急剧扩张,加上本学期青岛大学师范学院的教学楼需要整修,师范学院约2800名学生将要分流到各个教学楼

学生为什么得排队等开门?相较不够安静的宿舍环境,人员流动性较大的教室,图书馆显然是最佳的学习场所。但图书馆座位毕竟有限,一旦来迟,便很有可能无处可坐,所以只能早起排队,以占先机。难怪此事一出,网上一片叫好。高校图书馆座位资源紧张,是个牵扯范围极广的老问题,但凡在考研季、考试周去过图书馆的学生,大多深有体会。

林子璐 来源:中国青年报

青岛大学机电学院大四学生李帅是今年众多考研学子中的一个,28日开学后,他和宿舍其他几名考研的同学早早起床,冒雨去自习室占座。然而,早上6点钟,李帅一行人到达自习室时,却发现自习室的座位全部被占完。李帅从其他同学处得知,不少人从凌晨4点钟就到教学楼门口排队,还有人在楼外搭了帐篷等待占座。一名当时在场排队的同学告诉记者,教学楼门一开,大家一窝蜂冲进自习室占座,自习室里每排有五个座位,一名学生抱着厚厚的一摞书撒向每个座位,一口气占了6排。

对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来说,这段时间有个好消息:学校图书馆将一层整层设置为24小时开放区,自此熬夜复习功课便有了个好去处。据北航图书馆馆长所言,图书馆设置24小时开放区,初衷是为了解决学生早晨在外排队等待开门的难题。

高校图书馆理应给学生提供充分的学习空间。在囿于场地、资金有限,不能通过拓展空间来满足学生需求的情况下,像北航这样从时间角度入手,开放通宵阅读空间,不失为一种开源的思路,也实实在在地提高了图书馆资源利用率。

凌晨4点排队 一人占了6排座

显然,单靠这份开源的设想还不够,还得配上适当的管理手段,减少占着座位不学习、对着藏书玩电脑之辈。北航图书馆安排人员夜间巡视,一方面可能是为了确保学校和学生人身财产安全,一方面也能提醒学生:既然身在图书馆,还是以充分利用馆藏资源为先。

当然,全靠管理,毕竟耗费人力物力成本。学生自己身在图书馆,也该拿出珍惜学习资源的自觉。自己既然获得了使用权,那么理应物尽其用,让图书馆为自我成长助力,或读书写作,或研读学业,或翻阅典藏。要想满足个人的休闲娱乐爱好,学校内则自有其他去处,不必消耗有限的座位资源了。总之,若是仅觉得图书馆网速快、人不吵,占着座位沉湎娱乐,也就违背了图书馆开放的初衷。

孟天运认为,学校的硬件设备都有一定的使用周期,如果采用开源的办法,即加盖教学楼,增加教室,学校会受到土地和资金方面的限制;而采用节流的办法,即专门安排时间以分流上自习的学生,会影响学生的学习效率。孟天运认为,图书馆、自习室作为公共资源,理应为所有学生共享,但由于资源有限,学生们应该自觉取缔占座的行为,学校也应当对占座现象进行控制,尽量保证每人都有机会在图书馆和自习室学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