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山东省教育厅微信公号“山东教育发布”11月10日消息:

近日,有网友在网上发表题为《新高考山东物理弃选率竟达60%》的文章。该文章及其他关于物理选科结果的消息,在关心高考的家长、学生中引起了一些讨论。对此,山东省教育厅微信公众号刊文指出,该结论“引用数据有误”,且是极端的、错误的;如果想报考理工科专业,因物理有难度而随意弃选是不明智的。

近日,有网友在网络上发表题为《10省推迟高考改革,山东物理弃选率竟达60%,新高考真是纸上谈兵》的文章(以下简称《该文》)。文中多次提到山东省高中生所谓“弃选物理现象”,为此,“山东教育发布”小编专题采访了山东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就此问题谈了他的看法。

背景:2017级高中生开始新高考

首先,《该文》引用的是我省指导高中生进行模拟选课的数据,并不是我省2017级学生实际选课的结果。据我们调研和了解,就物理选课的结果来讲,我省2017级高一学生实际选课的结果比这个数据要高。

过去山东高考科目是语数外和文综/理综,学文、理科的高中生大概是四六开。在理综物理、化学、生物“强制组合”的局面下,有些学生尽管学物理难度大,但因为整体上学理科有优势,也只好被迫选择物理。也就是说,60%的高中生选择物理,并不意味着60%的高中生全部喜欢物理。

《该文》及个别相关文章关于山东物理选课结果的报道,确实引起了一定的混乱。对相关问题,山东省教育厅微信公众号“山东教育发布
”曾以《优秀学生选考物理吃亏是个伪命题!山东2017级高中学生选课走班工作平稳实施》为题进行了回应。为了帮助大家科学理性地认识高中生选课,特别是物理选课问题,我想就以下问题与大家再作进一步交流,请批评指正。

根据教育部统一部署,山东作为第二批试点,自2017级普通高中学生开始新高考:高考科目由语数外和3门等级考科目组成,后者可由学生在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中自主确定,有20种排列组合方式。在这个大背景下,选考物理的比例出现下降,其实是一种正常现象。

“山东物理弃选率竟达60%”这一结论是错误的。

极端:文章为抓眼球下错误结论

《该文》引用我省2017级学生模拟选课结果,称学生在可供选择的6门学科中选择最多的学科地理为67.86%,后面依次是生物57.83%、化学49.79%、历史49.65%、物理39.52%、政治35.34%。并由此得出结论说:“山东物理弃选率竟达60%”。

《山东物理弃选率竟达60%》引用的是山东省指导2017级高一学生进行模拟选科的数据。

必须说明的是,这一结论是错误的。在新高考制度中,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分为合格考和等级考,统一高考成绩由国家统一高考科目语文、数学、外语3科和3门等级考科目组成。而等级考科目可由学生在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6门学科中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高校分专业选科要求、自己的专业意向以及对大学专业录取机会竞争难度的认识自主确定。也就是说,在新高考制度下,物理学科等级考试已不是学生的必考科目,人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山东省的高中生100%的必选参加物理学科的等级考试。在山东学生模拟选课中选择物理作为等级考科目的学生达到39.52%的情况下,得出山东弃考物理等级考的学生竟达60%的结论,无疑是错误的。否则,难道我们可以通过山东省模拟选课数据,得出“新高考下山东半数以上考生弃考化学、历史、物理、政治”的结论?

模拟选科结果:最多的地理为67.86%,后面依次是生物57.83%、化学49.79%、历史49.65%、物理39.52%、政治35.34%。据山东省教育厅调研和了解,物理的实际选科比例比39.52%高。

在新高考制度下,物理学科等级考选考人数与过去文理分科时修习的学生人数相比出现一定下降是正常现象。

根据“模拟选科物理占39.52%”的数据,得出“山东弃考物理等级考的学生竟达60%”的结论,无疑是错误的。按此逻辑,也可得出新高考前“山东弃考物理的学生竟达40%”的结论,看似“震惊”,实则经不起推敲。因此,这是一种为抓眼球而偷换概念的极端结论。

过去的高考科目分为语文、数学、外语和文科综合、理科综合,学生对科目组合的选择只有两种,要么选择文科组合,即政治、历史、地理3科,要么选择理科组合,即物理、化学、生物3科。由于理工科等招生计划多,多年来形成了报考文科和理科的高中生分别占40%、60%左右的局面,在这种强制分为文理两类科目组合的局面下,选择物理这个理科组合的学生自然达到了60%左右。其中,有些学生尽管自己选择物理学科学习难度较大,但因为整体上具有理科学习优势,也只好被迫选择物理、化学和生物这个理科组合,无形中拉高了物理学科学习的人数。也就是说,在传统高考模式下,并不意味着喜欢物理学科的学生真正达到了60%以上。

政策:教育部杜绝“投机性选科”

在新高考制度下,学生可以在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和生物6门学科中自主选择3科,可以有20种组合方式,喜欢理科的学生,有了将物理、化学、生物拆开选择的可能,导致将物理学科作为等级考科目的人数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是正常的。因此,《该文》简单用物理等级考人数下降得出“新高考是失败的”这一结论是不成立的。

在新高考先行试点省份,确实出现了物理选考人数下降过多、报考大学物理专业的学生不选物理、上大学后物理学业水平下降等现象。

教育部印发《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对矫正物理选科人数下降现象具有重要的政策引导作用。

出现这些现象,与高校分专业选科制度不完善、与高考志愿填报制度不匹配等因素都有关系。例如,某专业要求学生具备物理、化学的学习基础,但考生只要选科化学,就能报考这个专业。

在先行试点省份,出现了物理选考人数下降过大现象,引起了教育界和学者们的担忧。而且,人们还纷纷举出先行试点省份高考考生进入大学后物理学业水平出现下降作为实证,说明这种担忧不是空穴来风。

为矫正上述现象,今年3月教育部印发了《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要求高校必须明确各专业选科要求,学生报考该专业时必须修习相关专业指定的高中课程,否则不能报考。这将对矫正物理选科人数大幅下降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

其实,先行试点省份考生之所以出现了所谓纷纷“弃选物理现象”,出现所谓报考大学物理专业的学生不选物理的怪事,不能不说与高校分专业选科制度不完善、高考志愿填报制度与高校分专业选科制度不匹配等因素有关。当时,尽管高校分专业提出了2门甚至3门选科要求,但学生报考某专业只要对上1门学科就可以报考该专业。在这种制度设计下,即使这个专业要求学生必须具备物理、化学两个学科的学习基础,但考生只要选修化学这个科目,就能报考这个专业,致使先行试点省份的考生有了逃避物理学科,却可以选报理工科专业的可能。

深度:选科不是由单一的难度决定

为了矫正上述现象,2018年3月,教育部印发了《普通高校本科招生专业选考科目要求指引(试行)》,要求高校必须明确各专业选科要求,学生报考该专业时必须修习相关专业指定的高中课程,否则不能报考。这就为高中生的投机性选科做法关上了大门,这将对矫正物理选科人数大幅下降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

在指导2017级高一学生选课前,山东省公布了2020年新高考专业选科科目要求。其中,2020年拟在山东省招生的高校中,46.61%的本科专业对物理科目提出了“选考要求”,远高于其他科目。清华、浙大、上交等工科名校单限物理的专业数量均在70%以上,中科大更是专业100%单限物理。学生选择了物理作为等级考科目,报志愿时至少可以报考90.64%的本科专业。

学生对选考科目的选择是由多个因素决定的,不是由单一的学科学习难度决定的。

影响高中学生选课的因素是复杂多样的。山东已在高一开设了《学生发展指导》课程,引导学生依据四个要素自主选择课程:一是学科兴趣,二是职业倾向,三是大学专业要求,四是各个专业录取机会。

在指导2017级高一学生选课前,我省公布了2020年新高考专业选科科目要求。其中,“985”大学单限物理的专业(即必须选考物理科目才能报考该专业)达594个,占全部1412个专业的42%。且清华、浙大、上交等工科名校单限物理的专业数量均在70%以上,中科大更是100%全部专业单限物理。可以说,不选物理就基本和名校的理工类专业无缘了。

在“文史类考生上本科的难度远远高于理工类考生”的客观事实面前,“优秀学生选考物理吃亏”也必然是个伪命题。

《该文》强调:“那些眼下为了学的轻松点,就弃选物理的同学,会不会在高考后选专业时后悔?”这个观点恰恰说明了影响高中学生选课的因素是复杂多样的。山东省在高一开设了《学生发展指导》课程,这门课程4个学学分,包括四个模块:即学生自我认知、职业行业体验、大学专业认知、选课指导。在选课指导方面,我们引导学生依据四个要素自主选择课程。一是学科兴趣,二是职业倾向,三是大学专业要求,四是各个专业录取机会。

如果学习水平处于中低端的学生随意弃选物理,在高校本科专业选科要求确定、理工类专业投入计划相对稳定的前提下,意味着将专业选择和专业录取机会的竞争优势拱手让位于选考物理的学生,反而让选考物理的优秀学生在升学机会竞争中更具优势。

在指导我省高中学生选课的过程中,一方面,我们要求通过开设学生发展指导课程,对学生如何选课进行充分的科学的指导;另一方面,我们要求充分提供各类数据引导学生理性选课。比如,大学各个专业对高中学生选课的要求,各种选课组合可报考专业的数量,近三年各个专业招生计划的安排,等等。在此基础上,学校必须充分尊重学生的选课自主权。

相关文章